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梵天东土,看大足石刻烙上的中国印


时间:2021-12-2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位于重庆大足宝顶山中心的释迦牟尼涅槃图,出土于南宋时期,躺在卧佛头的北侧,闭着眼睛,笑得像一轮圆月,熄灭时呈现出宁静肃穆的表情。用这段话来形容它位于印度那加达摩涅槃寺的“原”——卧佛石像也是完全合适的。其实东西两座涅槃佛像在时空上相隔六个世纪三千公里。但是,如果你亲眼所见,你会发现古普塔王朝的佛的五官、高远的身材、单薄的衣着等特征,在南宋已经被美学所取代。大足卧佛的特点是眼睛大,衣服厚,装饰华丽,这已经成为佛陀在所有中国人心中的涅槃模样。大足石刻彻底完成了佛教艺术的中国化进程。

石窟艺术作为佛教艺术中极其重要的表现形式,正处于中国化的进程中,与南北不同民族和地区的世俗文化交融。从南北朝、隋唐、五代,一直到宋代,中国石窟的发掘犹如星星之火,覆盖大江南北。西起新疆,经敦煌、云冈,东至龙门、辽宁;沿内蒙古,北至陕西,南至四川、云南.石窟艺术在历史情境中实现了中国化的进程。而继承了这一过程的大足,也在特殊的历史条件和社会文化环境中悄然崛起。

大足位于嘉陵江水系沱江流域。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盛产粮食和盐的地方,也是巴蜀文化的交汇点。安史之乱以来,这里成为中原人相对稳定的避难所。公元892年,大足北山石刻由晚唐常州刺史投资发掘,拉开了中国石窟艺术史上最后一次大型石窟雕塑的序幕,五代前后,蜀王崇佛,相继雕刻了许多龛位。大足石刻响应斧凿声和战鼓声,为建造中国石窟新碑作出了巨大贡献。北宋初,大足升为尚贤,其政治、经济地位和影响与日俱增。随着南宋政治重心向东南转移,位于长江上游的重庆成为重要港口,大足的官办作坊和民间作坊也随之兴盛起来,汇聚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众多工匠,大足也掀起了开凿洞窟、开龛的新高潮。

  石篆山,三教合流后的人间信仰

北宋儒学吸收佛道之义开启理学,佛教也迎来儒、释、道的融合,走向世界宗教,呈现出“儒、释、道皆圣”的社会思潮。大足西南的石砖山,为历史记录了这种思想交汇的奇妙新风。石砖山石窟发掘于北宋中后期,以三教共存为题材。佛龛按照儒、释、道的顺序排列,让孔子、佛祖、老君可以并排而坐,弟子们四周分开,比如神仙聚会、三教说法。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由同一捐赠者和同一批工匠按同一形状雕刻而成。这是中国石窟全新的创举,三教的宗教界限变得淡漠,多元信仰的相互渗透渗透到世俗世界。

  宝顶山,密宗道场里的孝道故事

在大足宝顶山石刻中,从观世音菩萨到马头王铭,从觉远道场到毗卢寺,随处可见中原罕见的深奥主题,神秘色彩闪烁。印度金刚乘密宗佛教于北宋末年传入中国。经过宋、辽、西夏、吐蕃、大理等地域文化的交融。到达大足时表现出世俗化和理性化。宝顶山,作为Vaj

  北山,镜花水月间的秀美观音

大足,一种以强烈的世俗信仰为主流的雕刻技艺,在北山的造像中也有所体现。北山作为大足石刻开启第一轮热潮的地方,一直是各个时期民间流行门派开龛的首选。从密宗、三阶派到净土派,北山摩崖造像鳞次栉比。自唐代以来,观音菩萨地位上升,取代了佛陀本人,成为北山造像的主旋律。从祝寿观音到水月观音,大足的造像工人们用自己的思想为后人留下了许多美丽、宁静、华丽、典雅的观音造像。走进136号洞,跑者穿过藏洞,狭窄黑暗的空间随着眼球对光线的适应瞬间变成了一个神圣的殿堂。东墙开一坛一佛二弟子二菩萨,南北墙开三龛各三组菩萨,从日月观音到玉玺观音,从如意珠观音到空锁观音,从纯瓶观音到白观音,八身菩萨都是以女性示人。无论是坐还是站,脸还是侧,都生动而美丽,气势恢宏而宁静而庄严。从不同的角度和距离,观者可以感受到雕像之间相互呼应、生出疏离感的微妙变化。工匠丰富、繁复、简洁的两种雕刻技艺并行不悖,让人沉浸在完美的意境中。

从梵天到东土,以石窟艺术为代表的佛教艺术遍地开花。从天上的净土,到红尘中的人间烟火,大足石刻成功终结了中国佛教艺术的进程,自此大足石刻竖立的中国石窟艺术最后一座丰碑,从题材到审美,都深深烙上了中国印章,闪耀着中国智慧的光芒。

12月21日晚21: 00,在《佛说父母恩重经》第二季第五期《黄金档》中,跟随大足石刻艺术馆首任馆长郭的脚步,我们走进了9至13世纪中国石窟艺术史上最宏伟的杰作3354大足石刻,体验了其背后强烈的世俗信仰。

鲜明的生活气息和集“三教”造像精华于一体的艺术魅力。(作者:李小奇)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