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腊肉和臘肉 你肯定搞混了


时间:2021-12-27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你一定和培根混淆了。

人们常说:“一口腊肉就是一年。”每当进入寒冷的冬季,人们都在忙着腌制腊肉。随着年关的临近,腊肉的味道似乎越来越浓。

培根在普通人中很受欢迎。今天,人们吃熏肉,古人也一样。中国人做腊肉历史悠久。然而,在最早的时候,培根的命名不是因为季节,而是因为它的制作方式。

在古代,“腊”最初的读法是“xi”,指的是一种肉类加工方法:鲜肉用盐或酱腌制后晾干,称为“腊肉”。比如唐代文学家柳宗元在《捕蛇者说》中提到:“得之,可为饵”,这里的“蜡”就是风干的意思。“la”这个词就是我们今天所谈论的意思。腊月准备的肉叫“腊肉”。因此,在古代,“腊肉”不可避免地与“腊肉”有些不同。

至于腊肉的来历,现在很难考证,但传说很多。比如4600年前,黄帝部落在古代涿鹿之战中加入了颜地部落和蚩尤部落。最后,蚩尤败于南方,逃到湖南,他的军队带着咸熏咸肉在山里游荡。从此,腊肉的做法在西南地区流传了下来。

毕竟传说不可靠。但在没有保鲜技术的古代,制作风干熏腊肉可以延长肉类的储存时间,而且携带方便,因此“腊”成为人们加工肉类时使用最广泛的加工方法。

先秦经典《易经》中提到“晒火即称腊肉”,即把肉晒干后放在火中烤,称为腊肉。《易经》写于西周初年。可见,保守估计腊肉至少有3000年的历史。春秋时期的孔子非常喜欢吃腊肉。《论语述而》提到:“孔子说,‘我教给自己的不止这些。’一串有十块熏肉。所以,孔子的意思是:“凡是提出送我十块腊肉作为见面礼的人,我从来没有不教的。”然而,“捆绑”的含义一直存在争议。有学者认为,捆可能只是象征性的礼物,但不一定非得是十块腊肉。

然而,南宋大儒朱却认为这捆是十块腊肉,说:“这捆是最薄的。”意思是拿“十块腊肉”给老师交学费。真的太便宜了,所以是“礼物”。然而,孔子生活的春秋时期和朱生活的南宋时期,却有着1500多年的差距。或许我们可以推测,在生产力水平不高的春秋时期,拿出“十大腊肉”并不容易。

但是,通过朱的话,我们至少可以推测,在朱生活的南宋时期,腊肉已经进入了寻常百姓家。宋代有个叫郑的官员曾写过一首诗:“吃腊肉还是小气,菜特别好吃。”据说连吃腊肉都很抠门,在饮食上更省钱。吃腊肉可以用“小气”来形容。由此可见,对于宋代的很多人来说,腊肉可能并不是真正有价值的食物。

另外,也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今天概念中的“腊肉”早在宋代就已经出现了。宋末元初的陈在《岁时广记煮腊肉》中写道:“去年腊月的烂豚肉挂在灶上,凉拌着吃,或蒸或煮,味道十分珍贵。”南宋诗人杨万里也写过一首歌《吴春卿郎中饷腊猪肉,戏作古句》,里面描述了腊肉的形状:“霜刀斩断黄水精,月斧斩断红松艳花。君猪的红蜡以前的作品是雪不在吴山脚下的时候。”这里提到的腊肉的形状似乎和我们现在吃的腊肉没有什么不同。更重要的是,腊肉是在腊月和下雪天制作的。这不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培根”吗?

明清时期,腊肉越来越受欢迎。小说《儒林外史》第一章,元代才子王冕提到:“或者在秦家为他煮点腌鱼腊肉。”第二十八章,我写了村民诸葛天神不懂香肠,只说:“这是腊肉!”由此可见,在明清时期,腊肉确实是一种常见而贴心的食物。

如今,人们心目中的“腊肉”和“腊肉”似乎没有区别。也就是说,古人制作腊肉是为了储存。如今,人们吃腊肉更多的是为了品尝它的美味和风味,同时也是为了品尝一年中浓郁的风味。文/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