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聚焦新时代农村书写 首届“十月·活力瓯海”大家文学论坛线上举行


时间:2021-12-27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本报北京12月26日电(记者高垲)新时代文学如何书写乡村?当下的体验如何刷新传统的“乡愁”主题?24日下午,来自全国各地的近20位著名作家、学者参加了以“我的乡愁与你的不同:新时代乡村振兴的文学表达”为主题的首届“十月活力瓯海”文学论坛,并在论坛上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据悉,本次“十月苍劲瓯海”大家文学论坛由《十月》杂志社、温州市瓯海区委宣传部、瓯海区文联联合主办。参加当天活动的著名作家、学者有:王、杨、刘、丁柳、苏强生、孙浩良、董军、绿茶、周继民、顾赫等。

《十月》杂志副总编辑季亚雅指出,乡土写作和乡村建设一直是文学和社会实践的重要内容。进入2000年后,情况发生了变化。文学中出现了所谓的从乡村到城市的空间位移,乡村题材作品的比例不断降低,现有的乡土题材存在一定的写作惯性和审美疲劳。“乡村抑郁”等情感表达在作品中颇为常见。真正的乡村是什么样的,乡村的组织形式、生产方式、文化方式、交往方式、情感方式都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文学如何结合国家政策层面的乡村振兴实践,谱写乡村振兴新篇章?当下的体验如何刷新传统的“乡愁”主题?其中,作家的主体性和个性特征应该如何体现?基于对上述问题的考虑,主办方组织了本次论坛,邀请活跃在创作一线的专家学者畅所欲言。

著名作家、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艾薇认为,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人意识到现代性不是唯一的上帝,他们应该充分认识到自己的生活和传统,认识到一个更加复杂的中国。他相信,今天的中国作家会明白这一点,他们也会对乡村有更好的文学表达。

以“良庄”系列著称的作家、教授洪亮,对农村改革有着深刻的体会。她说自己写良庄不是因为“乡愁”,而是作为一种当下的写作,这种写作还在进行中,也就是当下的村庄。对于农村正在发生的变化,她觉得无论用什么方法,作家都不应该忽视如此巨大的社会转型。这是历史上一次巨大的结构性变化。

近年来,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乔叶计划写一部与当前农村现实有着密切对话的小说,于是他去全国各地的村庄收集民歌。她觉得那些村庄正处于新的变化之中,作家不从精英的角度傲慢地框定村庄是非常危险的。

诗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杨注意到,在中国古典文学传统中,今天普遍理解的“乡村写作”非常罕见。古代书籍很少写我们今天所说的“农民”。在古典文学传统中,所谓“乡村”,基本上是文人的情感和政治理想的投射。今天的作家可以在纸上,在写作和想象中,建造一个符合我们审美和个人品味的村庄。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学的写作、艺术的写作、文艺的想象成为时代的重要创意。

《作品》杂志社社长、总编辑王十月说,今天有太多的作家还在延续前辈的传统。他认为今天的农村变化是巨大的,日新月异。今天的作家能否建构一些新的乡土意向和新的乡村美学?这是乡土文学写作可以努力的方向。

湖南省作协副主席、作家申年认为,“乡愁”演变至今,实际上已成为一种文化情结和人们对乡村的乡愁。最近两三年,申年集中走访了湘南的一些村庄,梳理这些村庄的扶贫建设进程。他认为,“只有真正走在路上,才能看到此时中国农村正在发生的摆脱贫困的大事件,才会对其有新的认识和信念。”

作家刘汀从雷平阳的诗《亲人》开始他的演讲。在他看来,“乡愁”这个概念很早就有了,其实这个词的内涵和概念并没有被理论家或批评家更新和取代。此外,他还问了一个问题:农民有乡愁吗?如果农民没有乡愁,这个概念在什么意义上具有普遍性?他还指出,结合自己作为文学编辑的经历,无论从文学观念还是写作现实来看,本土题材越来越少,但仍有写作空间。

03010杂志主编陈东杰最后从“乡愁、乡土文学、新时代乡村建设的文学书写”三个维度对本次论坛进行了总结。他说,乡愁是家乡的概念,可能是一个村庄,也可能是一座城市。乡土文学是一个与现代化进程相适应的概念。近年来,随着城市化和新农村建设的发展,相关文献的写作,旧的秩序基本被打破,新的秩序正在重建。这种重建不仅具有政治和社会学意义,而且具有文学意义。那么作家如何在它们之间找到平衡呢?为文学提供的写作空间非常巨大,充满了各种可能性。(结束)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