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钱学森给VR取名“灵境” 科技名词“中国味”的战略考量


时间:2021-12-27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科技名词“中国味”的战略考量

——从钱学森给VR的译名“灵境”谈起

作者:彼得裴亚君

在最近公布的“2021中国盘点”结果中,“元宇宙”入选年度国际词汇,可见这个词的受欢迎程度。前不久,在纪念钱学森诞辰110周年之际,钱学森曾将VR(虚拟现实)命名为“荆灵”的话题也引起了热议。元宇宙,由英文metauniverse翻译而来,是英文Meta(本义“beyond”,在计算机领域翻译为“Meta”)和宇宙的浓缩词。元宇宙源于美国科幻小说《雪崩》,描述了一个叫元宇宙的虚拟世界。人们可以通过公共入口连接,作为虚拟化身进入其中,开始另一种不同于现实世界的生活。

审视各界描绘的“元宇宙”蓝图,发现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相互映射和互动是其典型特征,而VR是其不可或缺的关键技术。近日,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透露,著名战略科学家钱学森先生在90年代初给VR起了一个名字“荆灵”。事实上,在同一时期,他还相继命名了遥操作、遥感、远感、网络空间等。如果把这些新概念有机地结合起来,就像是“元宇宙”的蓝图。这个蓝图是钱学森30多年前绘制的。

对“灵境”的八年执着

钱学森是一位非常重视科技术语命名的大师。1990年11月,钱学森给时任“863计划”智能计算机专家组组长王成写了一封信,首次提出了VR的翻译建议:“人工景物”或“精神景物”,并强调“我特别喜欢“精神景物”,有浓厚的中国味”。1998年6月,钱学森给国家科技术语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家科技术语委员会”)回信。在比较了“荆灵”和“荆灵”之后,他认为“用荆灵是现实的”,最后推荐了“荆灵”。不为人知的是,在这两封信之间的8年时间里,他在给研究人员、期刊编辑部、语言工作者和他的亲属的10多封信中,提到并热情推荐了他为VR创造的新名字——“荆灵”。

虽然“精神境界”在当时的学术界并未使用,但显然这一术语极大地引发了战略学家钱学森的丰富想象。1994年10月,他写信给戴、王成、钱,说:“技术是继计算机技术革命之后的又一次技术革命,它将引发一系列震动整个世界的变化,它一定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他还在信中附上了自己想象的蓝图:“精神技术”引发“形象思维”和“灵感思维”推动“创造能力大提升”,而“大成智慧”和“信息网络”推动“科学大发展”和“文艺大发展”,甚至引发“科技革命”等等。

钱学森将VR命名为“荆灵”,这与他对科学术语“中国味”的痴迷有关。1993年8月,他给朱光亚写信时,提到“翻译出来的文字应该是带有一点中国味道的中文。”1994年5月和9月,他两次写信给王,说:“过去人们随便翻译成‘虚拟现实’”,这“太泯灭中国文化了”,“对外来名词的汉译英要慎重,要永远展现中国几千年的文化。我们爱国!”同年11月,他致信杨:“我一直认为我们国家有自己的文化传统,外国名词不能直译,所以没有中国味,需要中文!”

据笔者调查,《古语》对“精神境界”有三种解读:一指“梦幻境界”,见柳宗元《界围岩水帘》:“精神境界看不见,鬼工难求”,描绘了梦幻般的瀑布风光;二是指“虚幻境界”。比如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在《纪梦十首》中提到:“精神境界在哪里,今天梦游好几次”;指的是“少人的境界”。比如《入唐求法巡礼行记》描绘了唐武宗会昌寺门毁佛四年后的荒凉景象:“精神境界周围无人,无人来往,无人送礼。”很难说钱学森锁定了某一种解释,而更像是综合选择了“精神”虚无缥缈的奇妙含义,并与“境界”含义相结合,形成了押韵的“精神境界”一词。“令”和“经”是偏结构,语义虚实,构词巧妙。

在钱学森心目中,“精神境界”并非没有挑战。1994年5月,他写信给王,说:“我建议一种诗意的‘精神境界’。现在我觉得可能太‘字面’了。“林箐”听起来和“荆灵”一样,但它更容易理解,也有它的优势。”的确,VR技术是虚拟与现实的结合,人们可以在虚拟世界中获得贴近现实的真实感受,而“亲近”一词也表达了经典的——“在那里”。最终,钱学森虽然放弃了“林箐”“因为这种情况是虚的,不是实的”,毕竟他没有把“林箐”归为一个完全没有中国味的词。

“灵境”因何没被采纳

国家科技术语审定委员会是经国务院批准、国家授权的审查和发布术语的权威机构。为保证科技术语命名的权威性和通俗性,国家科技术语委员会原则上将尽可能采用当时专家共识较高的命名意见。当时科技界对“荆灵”这个名字并没有广泛的共识,这也是当时这个备受推崇的科技名词没有被国家采纳为标准名称的主要原因。

VR的中文名,仅1996年和1997年的《光明日报》,就包含了“虚拟现实”、“虚拟现实”、“虚拟现实”、“虚拟环境”和“精神环境”等。由国家科学技术命名委员会主办的出版物《科技术语研究》(现为《中国科技术语》)于1998年开始出版,并设有专门专栏讨论虚拟现实的中文标准名称。当时的学术界

的近20种译名建议,包括“虚拟现实”“虚拟实境”“虚拟实在”“虚拟境像”“零境”“临境”“拟真”“拟实”“拟境”“虚实”“幻真”“幻境”“虚境”“虚真实”“虚现实”“犹真现实”等。当时参与专栏讨论的专家阵容强大,但也众说纷纭。比较典型的定名意见包括钱学森院士的“灵境”,汪成为院士的“虚拟现实”或“灵境”,何祚庥院士与金吴伦的“虚拟实在”等。胡启恒院士对“灵境”提的三点保留意见比较有代表性:“与英文原意相距太远”,“可能引起现代科学技术里头已经产生了玄妙而神异的境界的误解”,“无法应对大量同族名词”。

  当专家们对某个定名意见存在较大分歧时,往往备选方案中共识度更高的定名意见(如“虚拟现实”)就会在讨论中胜出,被国家采纳,成为全国各科研、教学、生产、经营和新闻出版单位遵照使用的规范名。

  科技名词的“中国味”

  钱学森创造的汉语科技新词很多,他曾这样评价自己:“外文名词中译,的确要慎重,总该从中显示出中华几千年的文化。我在这方面是在不断努力,有成功的,如:激光、航天、航天飞机、空天飞机,也有失败的,如我原建议‘黑洞Black Hole’译为‘陷光星’。”钱学森在书信中谈及对科技名词定名的意见时,常常提到“中国味”“中国风味”“中国文化味”“中国化”“汉语化”“中国文化传统”“中国范”等字眼。他非常希望中国的科技新名词能更好体现中华科技文化传统和中国语言文化传统。

  钱学森所提倡的科技名词“中国味”,与全国科技名词委科技名词审定原则中的“中文特性”原则异曲同工。该原则位列于“单义性、科学性、系统性、协调性”等原则之后,与“国际性”原则并列,意在强调科技名词定名要符合中文特点,善用体现中华传统文化和中文特点的科技名词来表达科技概念,如天文学名词“Venus”“Jupiter”定名为“金星”“木星”而不是“爱神”“大力神”。此外,近30年来全国科技名词委组织海峡两岸科技专家共同为新元素定名,采用既有古字中选择或者新造形声字的方法,如115-118号元素的中文名“镆”等,也是中文特性原则的另一种例证。

  科技名词有科学技术和语言文字双重属性,而科技发展水平和语言表达能力在共同影响着一个国家科技语言的国际地位。钱学森在引领科技创新发展时,总念念不忘及时为新概念创造好的中文名,他创造的诸多经典命名为这些前沿科技概念的迅速普及发挥了不可估量的重要作用。笔者呼吁,在新时代建设科技强国的伟大征程中,中国科学家除了埋头钻研科技创新以外,还应该多花点心思给科技新概念尽早取个好名字。与此同时,在科技领域自信地用中文交流,在科技期刊自信地用中文撰写文章,充分发挥中文术语的独特魅力,讲好中国的术语故事,也都应该成为新时代中国科技界增强文化自信,推动中国术语走出去,进而把握世界科技话语权竞争主动性的战略自觉。

  优化科技新词的定名

  30多年过去了,“元宇宙”突然异常火爆,而钱学森的译名“灵境”也随之重归大众视野,备受推崇。这一现象触动我们思考,如何引导科学家群体在新概念尚未固化时形成相对合理的推荐性意见?如何优化科技新词的定名工作?在世界科技话语权竞争愈演愈烈的当下,这恐怕已经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时代课题了。

  笔者认为,一方面国家要从体制上保障在科技规划和项目实施中同步关注科技新词定名及发布试用工作,为国家将科技名词工作向科技前沿纵深推进,从科技创新的源头上把好新概念的入口关,及时掌握科技新概念的定名主动权创造积极条件;另一方面,要在广大科学家群体中发现一大批活跃在科技一线,兼具科学技术素养和语言文字素养,擅长科技概念命名及科学普及工作的高层次专家,及时发现、研究并推进科技新概念的及时命名与推广普及,各有关单位也应将科学家群体参与科技名词工作的贡献纳入国家和单位对科技人才的评价体系。

  近来,以“灵境”为代表的科技名词命名理据的本土科学文化来源,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共鸣。而钱学森或许是受到“灵境”的启发,形成了关于“形象思维、灵感思维”的思考,进而产生了关于“思维科学”与技术引发“科学大发展”“文化大发展”的战略构想。由此来看,在科技前沿领域与核心概念层面,科技名词定名的战略意义不容小觑。我们需要更深刻地领会钱学森先生在孜孜以求科技名词“中国味”时,那举重若轻的战略考量和对中华传统历史文化深沉的爱。

  (作者:张晖、裴亚军,分别系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事务中心副主任、主任)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