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历史中最生动的是人物——读王子今新著《秦史人物论稿》


时间:2021-12-27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秦历史悠久,但对人们来说却是一种享受。没有他,秦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建立了统一的中央集权王朝,延续了两千年。秦朝虽然只统治了15年,但是秦国自立东进,却是经过了几百年的努力。虽然秦的统一为皇帝和祠堂做出了贡献,但空前的成就包括英雄、勤政官员和普通民众的贡献。透过人看事物,从人看历史,是了解这段重要历史的好方法。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学院教授王子今的著作《秦史人物论稿》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这本书通过考察在秦国历史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的历史人物,加深了我们对秦国历史和文化特征的理解。

用人物考论构建秦史新图景

历代对人物的评价很多。回顾《苏轼文集》,一定对东坡《秦始皇帝论》 《韩非论》 《论商鞅》等“论”人的散文印象深刻。近代以来,人们容易想到张恨水《论始皇汉宣李斯》和王昆仑《水浒人物论赞》。这仍然是一个文学人物的集合。事实上,人物研究也是历史学的一个重要学术领域。方世明《红楼梦人物论》(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孟《三国人物散论》(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秦汉人物散论》(山东大学出版社,2019)为历史人物论文集,教授也出版了《秦汉人物散论续集》(之前专门研究秦史人物的学术专著应该是第一部。

由于人物及其活动的独立性,在以人物为题材的作品中,常常使用“随笔”的书名。这本书与众不同,尤其是在篇章设计和顺序安排上,体现了作者对秦国历史的整体把握和深刻思考。全书共25篇,基本按时间顺序涵盖了秦朝封建王公与世融合的历程,构建了一部与重大事件相关的秦朝建立史。第一章选取《秦文公与石墩》,给人一种新奇感,但作者的意图并不止于此。《秦汉闻人肖像》是研究秦史的基础书,司马迁的相关核心史料是《史记》。至于《秦记》的出现,与秦国第二代国君文公有着密切的关系,“十三年,初有史书记载,人多”。史盾是秦文公梦寐以求的对象,是《史记》中出现的第一个秦国官员。在理清历史叙述和历史学家的活动之后,秦史的大幕缓缓展开。第十一章和第十二章讨论战国末期的白起和郭征。乍一看,这与此无关。如果分析一下,前者使用士兵,后者使用房间。前者反映了秦国的对外战争,后者则呈现了秦国的内部建设,一个是进攻,一个是引进。农业和战争是相辅相成的。二十四、二十五篇考察“避秦商山”的司皓和“秦非吾友”的孔琦。作为反对秦征的人,他们的思想和行动代表了道家和儒家的态度和立场。两部完整的百科全书不仅状况良好,还可以与李斯的百科全书相比较,看三大流派的兴衰。历史光束过去未能充分照出的东西,被作者敏锐地捕捉到了,秦史的景观更是东拼西凑。

历史人物的活动离不开特定的历史阶段。除了时间线索,作者还充分关注了地理空间、地域文化、交通路线等与人有关的因素。《商鞅与咸阳》、《白起与昌平》、《老艾与太原县》、《吕不韦与河南》、《赵佗与龙川》、《四好与商山》等论文设计体现了作者对人物与历史空间关系的洞察。

一旦时间和空间确定,人物就会出现。周太师见了,预言周、秦会统一,霸王会出来。我的儿子萧公即位后,“恩将仇报,鼓励孤儿寡母,招兵买马,奖励功勋”,认真求贤。秦真的能崛起吗?商鞅能说明他学到了什么吗?国家的命运和个人的命运在这一刻交汇。孝宗时期,秦斗已由西向东由林牧带进入农耕区边缘。商鞅抓住了秦国发展的关键方向,“种草”是变法的第一要务。至于迁都咸阳,秦都是从农耕区边缘移到中心的。荀子云的“所以第四代赢了,但是不幸运,也算了”,这就是它的开始。统一后,秦朝烧坏了《秦记》1《诗》,追求功能,并引起关东士人“秦飞我的朋友”的普遍反对。陈胜惊起双臂,起兵反秦,回家投奔孔子——孔子的后人,称“我是无用之学”,不惜一死。在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一位学者令人钦佩地写出了自己积极、有为、无悔的心声。

由个体描摹追寻秦史大问题

作为一部缜密的学术著作,这本书谈的是什么,多么丰富和独到,举了几个例子,做了一些补充证据。

秦武王与力士。《书》卷5 《史记》云:“王武是实力派戏剧,施立任弼、吴火、孟烁都是大官”。作者分析了力士早期的故事,指出秦史中记载的力士故事最为密集,凸显了秦文化中“尊力”、“倚力”的传统。作者不仅认真关注“对力士文化局限乃至力士文化倾向对错的认识”,而且出现在秦人的言论和文字中或发表在用秦书写的作品中,同时给出了历史分析。”“力士”的风格也在奖励“李耕”中凸显出来“力士”地位的上升和影响力的扩大是由于有趣的是,我们发现秦“力士”的历史命运并不相同,活跃的舞台并不局限于武王一世,任弼时在赵翔国王统治时期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03010卷5 《秦本纪》卷1 5 《史记》,记录秦军对外进攻,记录王十三年“任彪守汉中”。这个略显突兀的记录很有意义。在这个阶段的开始,魏冉实际上使用了两个重要的武将:白起和任弼。白起负责攻打三晋的战争和主力进攻;任彪负责防御楚国,是主要的防守者。这与魏冉主政之初的“攻晋备战楚”战略密切相关。赵襄王十九年(前288年),相关章节记载了“任标卒”。除了著名的人物之外,镇守汉中的重要性显然是主要原因。马《秦本纪》说:“一般来说,在秦国的那一天,当每个国家都在掌权的时候,它必须有自己最亲密的心腹。如果说魏冉是相,那么任举就是将军”,论精准度,似乎只有白起能够弥补下一个轻视。

作为统一前夕秦国在郑国渠的命名。修建的著名水利工程,郑国渠闻名于世。然而,作者采取了一种独特的方法,只注重命名。这本书建议

“以设计、规划、组织者的姓名命名工程,‘郑国渠’有始创的意义”。作者进而分析“因命曰”三字的表述,推知命名“应当是秦国执政当局”,“体现了秦始皇的行政风格”。这为认识秦文化的特征,提供了新鲜又别样的例据。我们还注意到,《史记》卷二九《河渠书》云“韩闻秦之好兴事,欲罢之,毋令东伐,乃使水工郑国间说秦”。“秦之好兴事”一语,同样不宜忽略。《初学记》卷六《泾水第九》引《史记》曰“韩闻秦之好兴利”。《长短经·七雄略》注“韩惠王闻秦好事”。从后者注引省略“兴”而存“事”字,原作“兴事”,含义与“兴利”通。《礼记·王制》“司空执度度地……量地远近,兴事任力”,“兴”为“作”义,指兴建土木之事。战国时期,秦较他国尤为重视土木、水利建设,兴建工程设施较多。秦重视实用之学,关注技术因素,以及统一后修筑多种大型工程,由此可以获得新的启示。

  抑商与秦地商贾。作者考察秦史上的著名商人,实际关切到商鞅是否压抑商贾,“抑商”是否是秦经济政策的核心等重大问题。本书提示“‘抑商’政策在秦行政方针中其实并不占据特别重要的地位。‘抑商’曾经是‘重农’的辅助策略,其力度远不如汉初刘邦时代强劲。秦的‘市’曾经相当繁荣”,予人启迪。我们认为,商鞅及其学派承认农、商各有功用,反对的主要是弃农从商。《商君书·弱民》云“农、商、官三者,国之常食官也。农辟地。商致物。官法民”。考虑到秦向来重视对国有资源及官府手工业的掌控,所批评的“商贾之士”或偏重个体经营群体。而睡虎地秦简《秦律十八种》、岳麓书院藏秦简都发现了《关市律》,说明秦注重对商贾的管理及控制,而非压抑。

  刘统曾说“历史中最生动的是人物,人物最生动的情节来自关键时刻”。商鞅、宣太后、甘罗、白起、郑国、吕不韦、始皇帝、李斯、赵佗、孔鲋在历史的关键时刻、个人的关键时刻,作出了重要选择,开展了积极实践,共同绘写出秦史的斑斓画卷。二千年前,太史公发掘纪传体之优长,通古今之变。今学人细加考论,拭去旧尘,重彰往昔人物的风采。

  (作者:孙闻博,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教授)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