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年近花甲的《故事会》:越来越像一个互联网媒体


时间:2021-12-2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本报首席记者石晨露

“对目标读者新鲜”“1970年,目标读者的父母大概还没出生,年龄感太强了。”.在微信群里,很多人的语音通话从早上8点持续到将近下午1点,在4个多小时的时间里,6位编辑轮流发言和评论了40多个故事。“目标读者”这个词在收听的记者耳中出现频率最高。

这是12月下旬《故事会》蓝色版(校园版)的研讨会。对于这份成立近60年的《国家杂志》,三审通过的稿件,通过集体审阅和讨论,决定是否出版以及如何进一步加工。这种“慢剪辑”的过程也是多年来一直坚持的传统。

从《隐秘的角落》的原作者子金晨在推理小说中提到《故事会》对自己创作的影响,到主唱PeopleSoft小时候看《故事会》的同名专辑.近年来,《故事会》不时回归网民的视野。关于这本旧杂志的另一个消息是,与上海儿童医院联合成立的“儿童健康书店”本月在儿童医院(泸定路)门诊部三楼大堂开业,为小患者和家长提供包括《故事会》在内的阅读资料。

互联网时代的《故事会》还是“不变公式”吗?60年代初的《故事会》如何进入新的读者群体?“我们不希望《故事会》只是读者心目中怀旧的‘后刊’。每期都是新的“第一期”。”上海故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故事会》总编辑夏回答了这个问题。

跟着市场变,故事“核”不变

故事靠“芯”,描写和情节是次要的。每个故事的“核心”都是独一无二的。这要看这个“核心”是不是够新、够奇、够巧。

走进位于高建闵行区濠江路世纪出版园的《故事会》新办公室,副总编辑介绍,几列立式办公桌分别是红色版、绿色版、蓝色版的编辑区。这样,版本就区分开来了。—— 《故事会》封面上,书法家周慧珺题写的标题下有不同的色块:红色版和绿色版为《故事会》半月刊,蓝色版为2014年推出的抽象版,今年7月起改为校园版。

高建,1968年出生,2015年加入《故事会》,目前是蓝版掌门人。“说实话,一开始,我很鄙视这个故事。”到目前为止,给高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在加入俱乐部的前六个月里,他提交的报道几乎没有一篇被审查过。

到底什么是故事?一次又一次被杀后,答案逐渐清晰。“作为一种口头叙事文学,如果用一棵树来形容,故事没有小说那样的多枝,但故事本身就是树干。”高建描述了这一点。

夏,比大几岁,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说书人。1991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获硕士学位,进入《故事会》。他经历了《故事会》纸质杂志出版的高峰期。邮寄的稿件用麻袋包装,“每天专门安排两个人拆信”。在夏看来,与其他文学杂志的编辑不同,《故事会》的编辑更像是导演。每一期的责任编辑,就像导演一部戏一样,要让这一期杂志“活”起来。

在高建看来,《故事会》的编辑特色是精挑细选,与时俱进。甚至在摘要版,发表的故事都被《故事会》的编辑刻下,让很多作者觉得“之前没看到的缺陷被改了”。

蔡美峰是“80后”。她在《故事会》工作了六年。“《故事会》一直在市场上,试图随着市场的变化而变化,比如蓝色版,一开始是针对年轻读者的,改版到校园版后目标读者的画像更清晰了”。

“《故事会》自诞生以来就以需求为导向。”夏益铭提到,《故事会》成立于1963年7月,当时的宗旨是“出版基本上可以直接提供给说书人口述的故事剧本”,第一本书就印刷了20多万册。改革开放后,《故事会》进入快速发展期,1985年2月发行量达760万份。90年代中期,《故事会》逐渐建立品牌

目前《故事会》的编辑平均年龄在30岁出头,最小的出生于1997年,——。故事的评判标准会有代际差异吗?“肯定有代际差异和不同的语言体系,但故事的‘核心’不会变。”夏说,读故事要看“核心”,描写和情节是次要的。每个故事的“核心”都是独一无二的。作为一个编辑,你应该能看到这个“核心”是否足够新、足够奇怪、足够聪明,最好能玩得开心。

夏说,如果说新时代的故事和过去有什么不同,那可能涉及的范围更广。“比如校园版需要专业严格把关,通过故事传递知识、做科普。”

进军互联网,让故事“上云”

我有自己的微信官方账号,App,Tik Tok,和哔哩哔哩的“梦幻联动”,和阿基米德的“故事云”.《故事会》越来越像互联网媒体。

长期以来,《故事会》是我国发行量最大的期刊。2010年后,纸质期刊发行量普遍下降是不争的事实。但横向来看,《故事会》始终停留在中文期刊的“第一方阵”。

《故事会》的对手是谁?夏毫不掩饰短视频抢了《故事会》的读者。”有人说,Tik Tok是此前的“故事会”;知乎上很多栏目都很像“故事会”。你印象最深的一个问答故事是什么—— 《故事会》?读数达到1.3亿。”

03010也打开了Tik Tok。去年5月,第一个视频——发布。为什么新出土的文物让大家大吃一惊?内容是介绍社徽“说书俑”。目前,《故事会》 Tik Tok有3家

8万粉丝,但夏一鸣坦陈:“二次创作内容比较少,很多粉丝就是冲着‘故事会’这三个字关注的。”

  年末,《故事会》微信公众号发出一篇头条文章,介绍杂志在“互联网时代的生存之道”。标题中“单期700万发行量”记录了《故事会》高峰期的发行盛况。

  创建于2013年的《故事会》微信公众号目前订阅数超过90万,2017年上线、2018年改版的《故事会》App下载量超150万,“《故事会》App多元内容立体化分销云平台”入选2020年度全国新闻出版深度融合发展创新案例,《故事会》App获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组织测评的传统期刊类移动产品英雄榜TOP10第二名。

  再往前追溯,《故事会》在2006年就设立新媒体部,2007年上线“故事中国”网站。可以说,《故事会》进军互联网阵地的意识颇早。

  “《故事会》正在努力变得‘越来越像一个互联网媒体’。”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凯介绍,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故事会》微信公众号推出“头条故事”“魔都故事眼”两个新栏目。“头条故事”取材于近期社会事件,以故事形式呈现;“魔都故事眼”精心挑选当天热点资讯,方便读者以很小的时间成本掌握全天重要资讯,这两个体现《故事会》编辑能力的原创栏目受到读者欢迎。

  “梦幻联动”是《故事会》微信公众号推文里最容易引起网友兴趣的字眼。与《故事会》“梦幻联动”的有B站——今年B站百大UP主的故事登上今年第2期《故事会》杂志;与阿基米德合作的故事音频栏目“故事云”今年11月底上线,将高拟人声AI智能音频技术融入虚拟主播“阿俑”,正是“说书俑”在听书时代的全新亮相。

  “随着数字技术的进步,阅读,早已不是欣赏作品的唯一选择。当代读者尤其是年轻群体,更习惯可听、听看、可互动的新媒体表达方式,而故事本就拥有多种表现形态,作为口头文学,与音频等形式更是有着天然的结合点,可以和所有与故事有关的平台展开合作。”在张凯看来,《故事会》拥有优势的自有版权内容,通过建立有规模的电子书刊、开发制作听书产品、筹建网络课程、创立自主销售平台等形式对接用户,以线上流量反哺纸刊并非遥不可及,也唯有这样,《故事会》的品牌才能在新的传播环境中不断延续。

  改版校园版,讲求“真实感”

  对今天的孩子来说,《故事会》是为他们打造的新刊——用故事的思维学习,用故事的思维生活,用故事的力量疗愈

  被夏一鸣和“故事会人”寄予厚望的,还有改版后的《故事会》校园版。

  今年初,《故事会》蓝版酝酿改版,经过近半年准备,7月号校园版出刊。随着“双减”政策落地,如何用轻松愉快的故事,为学生们提供合适的青春读本、知识读本、趣味读本、情感读本,“故事会人”感到新的机遇来了。

  翻开《故事会》校园版,“趣事”“主题故事”“身边事”“议事”“心事”“奇异事”“从前事”“名家叙事”“知事”“天下事”等围绕着“事”展开的栏目,来自编辑们的精心策划。2022年1月号还将新推“学习方法故事”“十万个冷知识”。夏一鸣最看好“故事大课堂”这个栏目,其中的子栏目“时事报告”“不一样的写作课”“我的第一个笔记本”等,都紧贴学生需求。“如今三四十岁的读者会说,自己是看《故事会》长大的。对今天的孩子来说,《故事会》就是一本新刊。我们希望让他们感到,这是一本为他们专门打造的刊物——用故事的思维学习,用故事的思维生活,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不同阶段的压力,故事的力量也能提供纾解与疗愈。”

  “如果说以前的《故事会》给人的印象更多的是传奇色彩,蓝版初创时就定下一个原则——真实感。改为校园版后,我们提出‘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注;有趣、有料、有观点,篇篇好看’的口号,提供更契合校园目标读者需求的内容。”高健说。

  “希望把‘故事会’塑造成一种文化力、一种分享的形式。”夏一鸣说,这些年,读书会在城市盛行,“故事会”可以成为读书会的形式之一,“包括在儿童医院开办‘儿童健康书屋’,也是因为故事是儿童喜闻乐见的文学形式。小故事大趣味、小故事大智慧、小故事大道理,‘故事会’里,也有这座城市的人文温度”。

  多年来,《故事会》一直维持32开的小身材,每期96页。沿着骑马钉翻开,是经典栏目“3分钟典藏故事”。对不少《故事会》的老读者而言,拿到手中,甚至不用翻看页码就能熟门熟路翻到喜欢的内容。

  也有人与它“失联”多年,在手机里“重逢”——“报刊亭越来越少,以为《故事会》已是过去式,居然在微信读书中看到了,很意外、也很惊喜。”读者小钱写道,尽管媒介变了,但手机里的《故事会》还是那本面向大众、具有浓郁民间文学色彩,又充盈时代气息的通俗文学刊物。

  《故事会》不只是一本小刊物。从畅销一时的历史文化丛书《话说中国》,到为56个民族打造文化“名片”的《中华民族文化大系》,多年来,《故事会》团队还编写过不少“大书”。它们与《故事会》有着一致的特点,通俗易懂,“眼睛向下,情趣向上”。

  “看《故事会》的人不会坏。”夏一鸣提到网友的这句“民间谚语”,“不光是奇特的故事,《故事会》的故事有很多不同面向,横跨古今中外,传递为人处世的道理和解决问题的智慧。老读者对《故事会》延续多年的好感,可能正源于此”。

  “故事与人类的语言共存”,民俗学家钟敬文多年前所说的这句话,一直鼓励着“故事会人”。故事是一种力量,在新媒体赛道上寻求合作空间、努力奔跑,走进校园深耕、为新一代读者描摹生活的滋味与色彩,红、绿、蓝三色的《故事会》如何书写新的故事,这可能就是故事本身。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