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海派“奇崛书家”,无尽翰墨芳华


时间:2021-12-30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以书法与病魔抗争,用笔墨谱“命运交响”

“这似乎是最不寻常和最奇怪的,但这很容易,但很难。”12月27日上午,著名书法家周慧珺在上海家中安详辞世,享年83岁。

这位与疾病抗争了一生的“非凡”女性,在20世纪70年代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字帖,销量达数百万册,引起了全国一阵子的追捧。然而,当有人热衷于用书坛作为追求名利的场所时,她却甘愿无动于衷,甚至捐出2500万个人报酬成立书法艺术基金。

言语圆滑,行动敏捷,不为名利所动,不装大师,只爱书法.周慧珺的艺术道路是“特立独行”。她将中国人对书法的热爱与书法联系在一起,用浑厚朴实的生活态度诠释了什么是“君子自强不息”。

奇崛人生

“对我来说最幸运的是,——选择了书法作为终身职业。”周慧珺从小就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似乎注定要对书法产生兴趣。

受父亲的影响,周慧珺从小就学习汉字,并开始学习赵孟頫,赵孟頫亭亭玉立,风流倜傥。但她爱上了文笔泼辣、体态优雅的米菲。后来她进入上海少年宫书法班深造,受到了沈、白姣、龚等一批书法家的影响。而且越来越好。

20世纪60年代,由于风湿性关节炎的发作,周慧珺不得不在家休息。他住在蜗居里,饱受贫穷和疾病的折磨,每天只能“痛苦地吊着胳膊和手腕写字写字”。她用书法与命运抗争,在“写”中找到精神慰藉和生命价值与意义。

多年后,周慧珺在作品集的序言中,回忆了这种被困在命运困境中的状态:“过去被重病困扰、苦苦挣扎的生活境遇,造就了我拒绝向命运屈服的倔强性格.正因为如此,我的文风力求刚健,文风追求豪放明亮!”

用生命书写书法的周慧珺,很快迎来了传说中的“起点”。1974年,35岁的周慧珺应哆云轩之邀,出版了他的第一本字帖《—— 《鲁迅诗歌选行书字帖》。在字帖稀缺的时代,这种脱胎于世、书法风格蓬勃的字帖迅速风靡全国南北。短短几年时间,印了100多万册,在书法艺术萧条的时代掀起了前所未有的热潮。

20世纪80年代后,上海凭借文化、出版、人力资源等优势,在书法领域走在了前列。上海书法的逐渐繁荣,靠的是一批中青年书法家的“骨气”。周慧珺也成为了上海书法界的一面旗帜。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她曾获得中国书法兰亭奖终身成就奖,先后获得2014年、2019年上海市文学艺术奖杰出贡献奖、终身成就奖。

据弟子周慧珺所言,周慧珺担任上海书协主席时,类风湿关节炎越来越严重,带来了巨大的身心痛苦。但是当周慧珺谈到疾病时,风是轻的,云是轻的。她更关心的是书法艺术如何改革创新,海派书法是否有传人。任职期间,她牵头出版了团队编辑的《上海代表性书家系列作品集》,并获得中国政府图书奖。2007年在北京举办的上海书法展也备受关注。

但是疾病并没有就此停止。2019年,上海文艺奖授予周慧珺终身成就奖。在这一点上,周慧珺一直不擅长做事,所以他只能坐轮椅上台。2021年冬至,这部用书墨写成的《命运交响曲》突然停了下来。

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潘告诉记者:“周先生晚年身体每况愈下,不能与人交流。一两天前他还是老样子,直到27日早上6点多去世。”

筋骨与温度

从周慧珺刚健的书法风格和刚健的文笔来看,人们可能很难想象她是一个患有严重

其实,受疾病影响,她的四肢关节都变形了,但她的书法作品总是有筋骨,可谓“人书合一”,精神意志力远超常人。

2014年,上海文艺奖时隔12年重启。76岁的周慧珺站在颁奖台上,手里拿着一张小纸条。纸条上,平时不善言辞的老人用楷书写下了自己的获奖感言:“我的生活很简单,简单到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书法。”两三句话,最简洁,但确实动人,激起了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

写字有筋骨,人有温度。一位文艺界人士说:“周慧珺老师一辈子只等中国文化。”她记得在1984年的中日青年联欢晚会上,很多日本朋友排队问周慧珺的墨宝,他们都想让她写唐诗《枫桥夜泊》中的名句《夜半钟声到客船》。周慧珺努力工作,出了很多汗,但他没能完成。看到日本朋友急哭,她平静地安慰道:“回家挑灯夜战给你写信,明早送过去!”

海上艺术界的一对书画“女英雄”周慧珺和陈佩秋,曾经组成了一个温暖的群体。每当京剧的年轻艺人有特别的演出,都是掏钱买票送人,还常年补贴年轻演员的生活费。

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上海举办了一场慈善捐赠活动。据现场一位人士透露,周慧珺直接拿出30万元,低调放入存款箱,并未公布姓名和金额。

2018年,周慧珺捐赠2500万个人报酬成立书法艺术基金会。与一些热衷于用书法立人、追求名利的人相比,这样的捐赠是前所未有的。

书道“苦旅”

“我想象自己是一个寻求书法的旅行者。这是一条艰难的路。目的地在哪里?我注定要在这条路上艰难前行。”周慧珺生前总是把自己比作书法艺术的苦行僧。

在一些人看来,周慧珺是成功的。

名就、何苦之有?然而,艺术家的灵魂淬炼,正在于艺术上的不断进取、不断突破,所谓“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周慧珺曾说:“体力、思想力、观念都束缚着你,限制着你,不是我不想变,而是很难达到升华程度的蜕变,所谓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大变。你知道该变,但是你不清楚该如何变,突破不了……这种‘苦’将伴随终身。”

  在一次次的彷徨迷惑中,周慧珺产生了对传承和创新关系的理解。她认为,凡在书法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大家,无一不是独辟蹊径开一代风气的,但独特鲜明的风格并不是可以迅速“创新”出来的,“刻意的做作、摆弄翻出来的花样,显然与真正意义上的书法风格创新相去甚远。”

  周慧珺因而提出,回归传统,重温经典,应该成为当下书法艺术创作的主流——自然、朴素、刚健、清新,雅俗共赏,为大众所接受喜爱,走出一条雅俗共赏的新古典主义书法之路。这样的作品,才是真正的优秀的作品,才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

  2021年年末,这个骤然寒冷的冬日里,对书法艺术孜孜以求的周慧珺先生悄然离去了。朋友圈里掀起怀念的浪潮,人们感动于她对书法纯粹的热爱、对艺术无我的奉献。

  “您所理解的完美书法是什么样的?您最想达到的理想的书法境界是什么?”据说,曾有人这样追问周慧珺。

  而周慧珺回答:“世上的事情本没有完美。书法正是因为没有完美,才充满了魅力。中国的书法艺术集宇宙之大成,静中寓动,犹如天空,看似湛蓝,它已经包含了所有的色彩。”(孙丽萍)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