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浙江考古启动“启明星”计划 揭示中华文明灿烂成就


时间:2021-12-3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众信。com杭州12月30日讯(严格感谢潘潘佟晓宇)近日,浙江衢州发现疑似3000多年前的西周谷米王墓入选2021年中国十大考古新闻。考古学家距离土墩墓还有6公里,又新发现了一处当代城市遗址,判断它可能是顾美州的首府。

考古发现带给浙江的“惊喜”远不止于此。

“浙江,以前被称为‘蛮夷之地’,由于考古学家的努力,一次又一次让我们大吃一惊。”中华文明探测工程首席专家、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伟认为,浙江不仅是五千年文明的发祥地,也是史前文化发达的地区。目前,中国已知的9000年前的早期遗址有近一半在浙江。通过考古论证,浙江先民为中华文明、世界发展乃至人类进步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是中国考古学的杰出代表。

“如果说中华文明的起源是‘似星空’,那么浙江就是最早、最亮的星星之一。”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党组成员、浙江省文物局局长杨建武表示,浙江启动考古“新星”计划,进一步彰显中华文明的辉煌成就。

小莫角山遗址。 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管理委员会供图

小莫焦山遗址。图片由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管理委员会提供

一座城市苏醒了5000年

浙江位于浙江东部沿海,与文化发达的中原相比,历史上曾一度被认为是“蛮夷之地”。浙江为什么要展示中华五千年文明?这个问题的答案与一个城市有关。

2019年7月6日,良渚古城遗址成功申请世界遗产。

长期以来,国际学术界认为中华文明始于约3500年前的商朝,远短于古埃及和古希腊。

在杨建武看来,良渚申遗成功。“考古学改变了已知的东西。现在中学的历史课已经改了。中国五千年的文明是从良渚开始的。”

良渚为什么是中华文明的源头?良渚古城遗址的重要考古发现者刘斌说,从出土的墓葬和良渚古城的规模来看,良渚神与王是一体的,阶级划分明显,组织管理能力高效,文明标准即国家的塑造。

从考古发掘的结果来看,这个国家的辐射范围相当广。杨建武提到,整个长江三角洲流域发现了1000多个良渚时期遗址。他笑着说:“5000多年前,长三角一体化的中心在良渚。”

上山遗址出土的炭化稻米。 童笑雨 摄

山场出土的碳化大米。童小羽

良渚对中华文明的影响绝不仅限于此。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方向明表示,良渚玉作为中国新石器时代最完善、最先进的玉器礼制体系,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中“藏礼带器”观念最早的物质载体。它作为主人身份、等级和地位的象征,作为聚落等级、规模、中心和外围的反映,拉开了中国仪式文明的帷幕。良渚文化中的良渚玉礼器是中国前青铜时代的“器物”。

5000年前的良渚,又出现了一个举世瞩目的“超级工程”。自2009年发现第一座良渚大坝以来,良渚境内已确认有11座大坝,最远的大坝距离良渚古城十余公里。

这些大坝有效利用了整个地区的水资源,无论是用来灌溉稻田和农作物,还是为居民提供日常生活用水,都没有问题。

“这个大型水利工程比传说中的大禹治水工程还要早1000年。这也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早、规模最大的水利系统。”杨建武透露,通过遥感影像,考古学家最近发现了一些新的疑似坝体,——不是一个,而是三四个。

科林伦福鲁

“浙江的历史远不止5000年。考古学证实,它必须向前推进一万年。考古学彻底颠覆了认知。”杨建武说,世界水稻种植的源头已在浙江得到确认。

一粒碳化的大米静静地躺在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道源祁鸣——浙江商山文化考古特展”的展柜里。

它是在浙江浦江发现的。虽然它很小,只能用放大镜观察它的细微之处,但它的重量不亚于一个大国。这是一种驯化的水稻,经过一万年的考验,被誉为“世界第一稻”。

“这是世界上最早的水稻驯化证据。我们

也在上山遗址普遍发现了栽培稻遗存,以及水稻收割、加工和食用的完整证据链,是迄今已知世界上最早的稻作农业遗存。”上山文化发现者蒋乐平所言,正如“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所书:“万年上山,中华稻源”。

  自万年前起源,稻作文明在浙江生根。余姚施岙遗址首次发现的河姆渡文化早期、晚期和良渚文化时期的大型古稻田,是目前世界上面积最大、年代最早、证据最充分的古稻田遗存;临平茅山发现的良渚文化时期古稻田遗址,根据稻田土壤植硅体与稻谷的重量关系推算,亩产可达141公斤。

  一系列的考古发现,证明了浙江毫无疑义是世界稻作文化的发源地。同时,上山更多的“最早”,在浙江被不断挖掘。

  上山发现的木构建筑遗迹和环壕,是迄今东亚地区发现的最早的初级村落;上山文化的彩陶,是中国迄今发现最早的彩陶。

  杨建武还分享了一个细节。上山遗址曾出土一具完整的人骨。人骨腹前还随葬着一只红色陶罐。在陶罐中,研究人员检测出了一种加热产生的糊化淀粉,与低温发酵的特征相符,而低温发酵是酿酒的基本原理。也就是说,这很可能是中国最早的酿酒的证据。

  “上山文化把长江下游和中国南方地区的文明史提早至一万年前。”杨建武如此评价。

上山遗址出土的大口盆。 童笑雨 摄 上山遗址出土的大口盆。 童笑雨 摄

  一颗星解码文化浙江

  从灿烂的史前星火到辉煌的古代文明,从风云激荡的近代变革到全球瞩目的当代发展,浙江文脉源远流长,是百万年人类史、一万年文化史、五千多年中华文明史的实证地。

  杨建武说,将浙江比作中华文明史上的“启明星”,毫不为过。凡是过往,皆为序章。在他看来,浙江考古的下个任务,是继续探索未知。

  让这颗星更耀眼,进一步展示中华文明灿烂成就,是浙江实施考古“启明星”计划的初衷,也是加快打造新时代文化高地的必由之路。

  “从上万年到七八千年,再到五六千年,浙江的考古学文化谱系就要先构建好。”杨建武报出了一串浙江的地名:上山、跨湖桥、河姆渡、马家浜、良渚、好川、钱山漾、肩头弄……它们都是以地点命名的考古学文化,几乎涵盖了长江下游史前至青铜时代的全貌。

  对于这些遗址地的考古、挖掘、整理,浙江一直在继续,并提出将围绕世界稻作农业起源、史前文明、浙江大历史等重大课题开展专项攻关。

  宁波余姚井头山遗址是长三角地区发现的第一个贝丘遗址,也是目前中国发现最早、埋藏最深的贝丘遗址。在该遗址地出土的两件木器,被确定为中国最早漆器。这一发现将中国乃至世界使用漆的历史提早到8000多年前。

  为还原万年上山生活图景,义乌桥头遗址、台州仙居下汤遗址的考古工作也在推进。

  “考古从一开始就不是挖宝。”方向明说的一句话耐人寻味。

位于浙江衢州的西周土墩墓群。 张森 摄 位于浙江衢州的西周土墩墓群。 张森 摄

  他说,未来浙江将加强出土文物和遗址等考古成果的挖掘、整理、阐释,讲清、讲透其中蕴含的浙江文化基因,推动考古新发现、研究新成果走出库房、走出实验室,走进博物馆、走进群众。深化考古领域国际交流工作,讲好浙江历史故事。

  日前,10项2021年度浙江考古重要发现揭晓,浙江从史前到明清的文脉传承、文化交融,都被一个个遗址所还原。

  如杭州余杭跳头遗址首次发现了晚商时期比较清晰的青铜铸造聚落遗址;绍兴兰亭野生动物园一期墓地揭示战国至明清当地经济发展水平。

  “考古其实就像福尔摩斯,本质是探秘、解码。它的最高境界,是复原当时的生产、生活和社会创新。”杨建武说,在浙江还留有很多未解之谜需要考古去解答,就好比万里长征,只走了第一步。“终极目标,就是展现浙江的历史文化,构建起浙江的文化自信。”

  解码历史、构筑文化自信,这也是文化浙江建设的必由之路。

  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强调,要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坚定的文化自信,实施新时代文化浙江工程,书写忠实践行“八八战略”、奋力打造“重要窗口”文化新篇章。(完)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