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当代文学如何表达乡愁?仅靠想象和书写经验是不够的


时间:2021-12-3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近年来,随着新农村建设的发展,乡村为作家提供了全新而广阔的文学写作空间。新时代文学如何写乡村?如何刷新传统的“乡愁”主题?12月24日,第一期《十月苍劲瓯海》大家文学论坛在线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王、杨、刘、丁柳、苏强生、孙良浩、董军、绿茶、周继民、顾禾等近20位作家、学者、文学评论家,围绕“我的乡愁与你的不同:新时代乡村振兴的文学表达”这一主题发表了自己的见解,网络文学论坛也通过多个平台在网上直播,累计浏览量超过25万人次。

乡土题材出现某些书写惯性和审美疲劳

本次网络论坛的主持人《十月》杂志副总编辑、文学评论家季亚雅提出了一系列值得深思的问题。她提到,乡土写作和乡村建设一直是中国文学和社会实践的重要内容。进入2000年后,特别是近几年,情况发生了变化。一种是文学中所谓的从乡村到城市的空间位移。从目前的出版发行情况来看,乡村题材作品的比重明显在下降,即使有,也往往集中在非虚构作品上。另一方面,现有的乡土题材存在一定的写作惯性和审美疲劳,“乡村压抑”的情感表达在作品中颇为常见。真正的乡村是什么样的,乡村的组织形式、生产方式、文化方式、交往方式、情感方式都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谁在深入本土写作现场和一线?而文学如何结合乡村振兴实践谱写乡村振兴新篇章?当下的体验如何刷新传统的“乡愁”主题?其中,作家的主体性和个性特征应该如何体现?

浙江一批散文家在纸上构筑自己的江南

作家、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艾薇分享道,对他来说,“乡愁”就是中国文化,也就是《红楼梦》。在他看来,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人开始意识到我们自己的生活和传统。他相信今天的中国作家会明白这一点,他们会有更好的关于农村的文学表达。比如浙江有一大批散文家,他们在纸上建造了自己的江南。

评论家刘目前在北川工作。近年来,他走访了许多基层村庄。他用眼睛看到的村庄与文学作品中的村庄不同。“现在的村庄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由此,他觉得“当下的文学表达具有很强的滞后性,无论从观念到情感,还是从审美到形式,都与当代乡村完全脱节。”

以“良庄”系列著称的作家、教授洪亮,对农村改革有着深刻的体会。她说自己写良庄不是因为“乡愁”,而是作为一种当下的写作,这种写作还在进行中,也就是当下的村庄。

仅靠经验想象书写今天的乡村肯定不够

书评人绿茶是温州人。由于种种原因,他已经三年没有回温州了。对他来说,读书是一种解除乡愁的方式。他还列出了那天关于温州的各种书籍。

《作品》杂志社社长、总编辑王十月说,今天有太多的作家还在延续前辈的传统。“我们很多作家不知道农村、不知道农民,不知道农民在经历什么,不知道农民在想什么。他们写的农民,不是鲁迅的,就是沈从文的,不是贾平的,就是莫言的。”他认为,今天的乡村变化是巨大的,日新月异的,这不仅指乡村建设之美,还在于人们对传统认知的巨大变化。另一个问题是,今天的作家能否建构一些新的乡土意向和新的乡村美学?这是乡土文学写作可以努力的方向。

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申年说,“乡愁”已经演变成一种文化情结和人们对乡村的怀念。最近两三年,申年集中走访了湘南的一些村庄,梳理这些村庄的扶贫建设进程。他认为,只有真正走在路上,才能看到中国农村为摆脱贫困发生的大事,才会对其有新的认识和信念。仅仅依靠过去的经验来想象和书写今天的农村肯定是不够的。走在地上比坐在书房更有勇气和真情。

今天的作者能否写出正在生长的、当下的现实?

《当代》杂志执行主编徐臣良提到了知识结构更新的问题。同时,他特别关注今天的作者是否能写出成长中的当下现实。另外,城市作家,他们的视角能深入到乡村生活吗?比如北师大教授张宁的一篇文章《巴金英来电》,写了一个特别有趣的新人物。

今年的新书《纸上》,作家苏老生,通过“观光”“观察”“无用”“有用”等主题词,谈了自己的观察和体会。她希望“用沾满泥土和温度的文字,表达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山川之美、风景之美,尤其是劳动之美、人民之美。”在新书发布会上,她还邀请了几位主角出席,他们的发言都“闪闪发光”。由此,她认为,“乡村振兴的主题非常宏大复杂。它不仅丰富了传统意义上的经济生活,也丰富了当代农民的精神生活。”

诗人何故说,近年来,他去过很多建设精美的新农村,可以看到建设者们的“匠心”“是中国文化传统的延续和对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哲学的理解,很好地反映了基层群众心中生态意识和文化意识的觉醒。几年前,他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写了一首1000行的非虚构诗《周庄传》,更多地关注和尝试写生活在周庄的许多活着的个体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命运。

封面新闻记者杰森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