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在湖湘大地上探索古代中国——张春龙与里耶秦简发掘


时间:2022-01-10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在沈从文先生的笔下,家乡湘西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有着淳朴的民俗和神秘的魅力。

2002年6月3日,就是在这里,——,在湘西龙山县酉水河边,里耶古城遗址1号井的遗址负责人邹伯平在一块木片上发现了奇怪的墨迹。于是,李冶秦简的发掘和研究拉开了序幕,有人称之为“21世纪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春龙年仅37岁。他经历了这次考古研究的全过程,这次经历成为他考古研究的一个光辉记录。

  “湖南的重大考古,他都赶上了”

1986年,张春龙从北京大学考古系毕业,加入湖南省博物馆考古系。同年,像全国各地成立文物考古研究所一样,考古系从省博物馆中分离出来,更名为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从那以后,张春龙在这里扎根。

曾参与湖南省临澧县胡家屋场新石器时代遗址、礼县澎头山、城头山遗址、龙山县里耶古城遗址的考古发掘和研究,主持过张家界古堤遗址、重庆江东嘴遗址和麦拓古墓葬、郴州苏仙桥古井群、益阳团子山遗址、湘乡三眼井遗址等的发掘工作。

年复一年,风中沉睡后,他的考古足迹遍布湖南,他出土了一串珍贵的文物。其中有古稻田、古村落、古城墙、古房屋、古米粒和古陶器,还有大量珍贵史料的古竹简,让一批深埋地下的古遗址和文物再现了过去文明的光芒,展现了湖湘文化的独特价值和魅力。

有同事说:“湖南各大考古他都赶上了!如此丰富的考古经验和难得的机遇,非一般人所能及,在考古界实属罕见。”

张春龙自己说,可能是因为他一直待在湖南考古研究所这个岿然不动的地方,就像“等他”一样,自己也遇到了。

礼县车西乡城头山古城遗址考古发掘,令张春龙深感幸运和震惊。

这个遗址是1991年至2000年挖掘的。它是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最早的一座古城遗址,距今约6500年。遗址中发现了保存完好的城墙、房屋、祭坛和窑址。此外,还发现了拥有原始灌溉系统的大片稻田。“城头山古城遗址有300米见方,周围还发现了城外的护城河和稻田。在新石器时代就能实现如此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实在令人惊叹!”张春龙动情地说。头山古城遗址的发掘和研究两次被评为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随着考古实践的积累,张春龙的专业基础更加扎实,眼界更加开阔。20世纪90年代,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竹简的保护和整理还很薄弱。1997年,在竹帛研究专家胡平生先生的推荐下,张春龙回到母校北京大学,拜师李家浩先生,研究战国文字。

努力是有回报的。叶琴简牍的诞生和湖南一批古简牍的发现,为张春龙的事业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使他能够大量利用在回鹘北大学习的古文献学,逐渐成为一名既能挖掘遗址文物,又能解读、整理古简牍的综合性考古专家。

  “里耶秦简的发现,改变了我的工作重心”

在沈从文的文章《湘西白河流域几个码头》中,他细腻地勾勒了里耶、黔灵等地的风土人情,尤其是用长字,描写了历史上曾经以一水之清著称的白河。从湖北经重庆进入湖南后,在湘西的山野间游荡,最后汇入洞庭湖。

里耶是湘西龙山县的一个古镇,位于酉水河畔。用当地土家语解释,里耶这个词的意思是开拓这片土地。2002年,

令人惊讶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偏僻的小镇,意外发现了大量秦简,让李冶仿佛一夜之间回到了两千多年前的秦朝历史舞台,成为考古研究的热点。有人说“北有Xi安兵马俑,南有李冶秦简”,一点也不夸张。

“里耶遗址出土的3.8万余枚秦简,是秦代洞庭县黔灵县的档案。它们数量庞大,涉及面广。它们是继秦始皇兵马俑之后,秦朝考古的又一重大发现。”张春龙说。

据专家介绍,这些秦简是2000多年前地方政府留下的日常公文,涵盖了人口、田地、物产、赋税、仓储、邮政、军备、司法、医药、教育等各个方面,集中反映了秦朝从建立到解体的全过程,极其珍贵。

李冶遗址发现3口古井,秦简集中在1号井。这口古井井口距离地表约3米,井深14米以上,挖掘工作难度很大。“如果冲下去会很危险。如何搭建支撑进行加固,如何将堆积物从上往下挖运,都是难题。现场没有工具,甚至连一个小轮滑都是从老乡家借来的.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由、龙景沙等同事解决的。《003010》主编、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张中雨说。

秦简的发现极大地丰富了以前几乎空白的秦代历史文献。比如秦朝“书里写同文馆”的政策,大家都知道,但当时是如何落实到全国的,后人却很少知道。叶琴竹简出土的“改名方木”为“同书同文”提供了具体的实物证据,使人们更真实地还原了它的本来面目。

以里耶遗址的发掘和研究为标志,张春龙的考古事业有了新的目标。“过去我主要做新石器时代的考古学。李冶秦简的发现改变了我的工作重心,我的工作兴趣逐渐转移到简牍的保护和整理上。”张春龙说。

p>  益阳兔子山遗址发掘,是继里耶秦简出土之后又一重大考古发现。2013年,张春龙主持展开了兔子山遗址发掘工作,共出土战国后期至三国时期的古简15200余枚,其中一批简牍可往前追溯至战国时代的楚国,为首次发现楚国县衙文书档案实物资料。张春龙认为:“这次考古发掘可以明确兔子山遗址是楚、秦、两汉、三国吴各朝益阳县衙署所在地,各时期的简牍弥补了历史文献的不足。”

  兔子山遗址还发现了大量当时古人的生活遗物,在张春龙和他的同事们眼里,这同样是极其宝贵的。他解释说:“其实这些东西并不高级,不过是被古人当作垃圾扔到井里的废弃物,比如陶盆、瓦罐、锥子和锄头什么的,但能够真实反映当年的实际生产水平和生活状况。在考古发掘中,由于这些杂物同简牍混在一起,所以我们不能用锄头刨,只能用手一点点地去扒。”

  “考古发掘很平常,但发现很重要”

  日前,为纪念里耶秦简发掘20周年,中西书局出版了《里耶秦简研究论文选集》。作为里耶秦简的发掘者、保护者、解读者之一,张春龙很欣慰地说:“将近20年了,当时对里耶秦简还有不少弄不清楚的地方,现在基本上看得明白了。”

  把考古挖掘的东西看明白,是张春龙从事考古工作一以贯之的追求。

  “考古发掘很平常,但发现很重要,而且各种考古发现都有自身的价值,是不可互相替代的。这些年虽然我有了一些发现,现在单位安排新的发掘工作也常常派我去,但这并不是自己的工作水平有多高,只是说明我的运气不错,经验多一点。”张春龙谦虚地说。

  在整理秦简时,张春龙总能通过一些看似平常的现象而有所发现。

  在里耶遗址一号井发掘出一种刻齿简,它的形状与一般简牍没有什么差别,不同的是在左侧或右侧刻有刻齿。

  长久以来,在整理简牍资料时,学界多聚焦于文字。张春龙则不然,他对器物本身的特征也给予关注,这也许是他出身于考古训练的专业素养使然。他敏锐地察觉到,刻齿简上切割而成的符号,很可能与简文所见数字存在某种对应关系,所以在整理简牍释文时,他特意做了标注。

  这个重要发现,在后续研究中得到了印证。

  在整理益阳兔子山简牍时,关于汉律的记载也引起张春龙的关注。他注意到木牍将汉律划分为“狱律”和“旁律”两大部分,并记录有44种汉律篇题,大多数是此前闻所未闻的。据此,可以超越以往关于秦汉遵循“九章律”的认识,从整体上进行新的分类研究。

  回顾自己从事考古工作的经历,张春龙有着这样的感受:“这些考古发掘工作,是一个积累经验和增长知识的过程,每件事都很平凡,但又都有其价值。这就像是一棵历史文化的大树,有的是枝干,有的是叶子,有的是根部,哪一项都不能缺少。”

  (本报记者 计亚男)(本文图片均为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