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从“长安”到“洛阳”:马伯庸配方的复刻与消耗


时间:2022-01-10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林贵

观点提要

《长安十二时辰》的成功,让马伯庸的小说成为市场寄予厚望的IP资源。不仅有已经出版的《古董局中局》103010,还有更大数量的影视作品等待与观众见面,甚至包括综艺节目、纪录片、网络电影、动画电影、主题酒店、沉浸式剧本等对马伯庸宇宙构建的多媒体深度开发。但是《风起洛阳》和《古董局中局》的很多问题,向我们展示了马伯庸公式面临的一些危机。

目前,传统文化已经成为文化市场的热门话题和卖点。一方面,它与重新确认文化身份和传统价值的文化需求密切相关;另一方面,也是资本逐利的产物。马伯庸小说的走红和电影改编的热潮,包括雄心勃勃的跨媒体马伯庸宇宙建构,都是这种背景下的产物。然而,当代传统文化转型的实际操作并不容易,而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

由马伯庸小说改编的电影《风起洛阳》、网剧《古董局中局》相继出版,市场反响不尽如人意,向我们展示了这个过程中的挑战,值得认真探讨。

马伯庸配方:

  悬疑推理+历史物料+奇幻想象

与传统历史题材创作相比,马伯庸的创作属于网络时代才有可能出现的新型历史题材。

首先,马伯庸的创作是在借鉴和整合不同文化资源中的一种跨时代、跨媒体的互联网采风理念。他敞开心扉,通过幻想的想象,自由地整合不同的文化资源。电影、动画、游戏、文学等。可以全部放入自己的作品中,形成拼凑的作品,在其中读者可以获得各种快感。比如《风起洛阳》借鉴了反恐美剧《长安十二时辰》的剧情结构,其中波斯王子的形象灵感来源于经典电竞游戏《24小时》;《波斯王子》是对丹布朗曾经风靡一时的小说《古董局中局》的研究。

其次,马伯庸作品对过度信息和史料的强调,也是互联网思维的产物。在互联网思维中,各种过度信息和晦涩知识的积累不亚于传统创作所关注的情节和人物,甚至可能成为人物和情节的独特印记,能够进一步吸引读者的追求和讨论,成为作品魅力的重要组成部分。马伯庸以其良好的知识储备,在作品中提供了大量的“物”。《达芬奇密码》的静安公司和《长安十二时辰》的莲舫正在利用大数据调查案件。《风起洛阳》中炫目的古董文物和神秘的密码设置,《古董局中局》和《长安十二时辰》中的当地美景、美食和手工艺品,都为读者提供了丰富的信息和素材,供读者欣赏和探索。

马伯庸公式的第三个成分是悬疑推理情节。它不仅能把史料和幻想想象融合成逻辑清晰的故事结构,而且作为经典类型,它还提供了大量的类型资源,带来丰富多样的故事变化可能性。在马伯庸的作品中,史料和奇幻想象可以进入悬疑推理的内在结构,而不仅仅是作为局部装饰或商业噱头。从史料来看,马伯庸公式中的很多史料都能在历史中找到真实的对应物,观众对案件的推理无形中增加了史料的维度,带来了更多的推理乐趣和虚实兼备的美感。从幻想想象的角度来看,一方面,从幻想想象中借用的各种文化资源可以丰富悬疑推理的内容;另一方面,史料的真实性和悬疑推理的逻辑性也能纠正幻想想象可能带来的过度荒诞。于是,马伯庸的公式在历史真相和幻想想象之间构建了一个经得起推敲的悬疑推理世界,传统文化也在马伯庸的公式中默默地找到了自己的表达。《风起洛阳》恰恰是这三种成分的恰当组合,给观众带来了新奇而丰富的审美体验,从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马伯庸宇宙:

   《长安十二时辰》 的套路还能用多久

《长安十二时辰》的成功,让马伯庸的小说成为市场寄予厚望的IP资源。不仅有已经出版的《长安》103010,还有更大数量的影视作品等待与观众见面,甚至包括综艺节目、纪录片、网络电影、动画电影、主题酒店、沉浸式剧本等对马伯庸宇宙构建的多媒体深度开发。但是《古董局中局》和《风起洛阳》的很多问题,向我们展示了马伯庸公式面临的一些危机。

悬疑推理、史料和幻想想象其实有很大的文化差异和距离感。如果这些异质元素没有很好的结合,就有可能成为相互冲突的内容,导致工作的失败。在马伯庸的公式中,悬疑推理情节是三个成分中最关键的组成部分。因为它提供的故事结构是马伯庸公式的基础和土壤,如果这个基础站不住脚,土壤不够肥沃,就没有史料和幻想想象的地方和空间。从马伯庸的个人能力来看,他对史料的驾驭能力最强,他的幻想想象大多借鉴成熟成功的作品,但仍能保持水准,但悬疑推理是他最大的弱点。《古董局中局》带来的新鲜感消失后,《风起洛阳》中悬疑推理中有很多经不起推敲的重伤,让观众彻底失去了推理的乐趣。《长安十二时辰》中的悬疑推理思路非常常规,给人神秘感和平淡感。

然而,人物塑造的问题更大。目前,在出版的作品中,角色已经变得常规化和工具化。比如双公主结构可以反复使用;男反派几乎都是能力超群,恩怨分明的人物,气场太强,同质化严重。女性角色完全是男主的附庸和崇拜者,没有个性。《古董局中局》阻止观众入戏,只是因为剧中所有的人物都有工具人的特点,为剧情提升服务,没有一个人能如愿。

观众的共情。而人物塑造恰恰是观众进入影视作品的入口,观众只有觉得人物是可信的,并且能够与人物形成共情,才能建立起与作品的纽带。

  成功的有传统文化元素的影视作品,都是首先有坚实的故事结构和让观众可信和共情的人物形象,然后才能考虑将传统文化内容恰切安置于作品之中。比如《千与千寻》将日本民间传说融入千寻的冒险故事,《哪吒之魔童降世》将中国神话故事融入哪吒的成长叙事等。这也让我们看到,传统文化当代转换的关键问题,还是携带传统文化元素的当代作品自身能否具有稳定的质量和品质。

  市场对传统文化题材的热情是一柄双刃剑。市场的热捧有可能会催化这类作品的增加,并从中产生优秀的精品。但资本逐利也可能会过度消耗一些本来很好的资源,使其不仅无法健康长大,甚至可能被扼杀。目前所热炒的跨媒介马伯庸宇宙建构,就是商业逐利需求所创造出来的概念,并不一定符合跨媒介故事世界建构的规律。跨媒介故事世界建构强调的是为欣赏者提供一个更加广阔,更可供自由流动玩赏的故事场域,其中多个文本的相关性和共同建构性多于相似性。

  跨媒介故事世界的建构自有其规则,比如需要有领军性的核心作品和相关的贯穿性内容,还需要建立起不同故事文本之间的互文性关系等。如果说《长安十二时辰》从其作品质量和市场热度来看,有能力承担起马伯庸故事世界领军作品的话,接下来的作品如何与它构成互文性关系则是马伯庸故事世界建构的重要问题。比如《风起洛阳》,更多是《长安》的复刻版本,其中的情节、人物、场景等都是按照《长安》的配方进行再次制作,但从品质上却比《长安》有很大的下降。这样的作品问世,根本不是跨媒介故事世界的建构思路,实际上还是传统的类型操作思维,即试图将热门作品的成功内容复制以再次获利。这样一来,不仅没能为故事世界带来新鲜元素,而且还会消耗《长安》所积累起来的观众热度,破坏马伯庸配方的观众影响力。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如果马伯庸配方接下来的作品不能解决情节和人物问题,这个配方的魅力就无法真正发挥出来。而且目前资本逐利已经在过度消耗这一IP的观众影响力,对它的健康成长构成威胁。这也为其他传统文化当代转换的项目带来警示,传统文化当代转换的具体操作是复杂艰巨的工作,不仅需要尊重艺术创作的诸多规律,也要防止资本逐利所带来的急功近利,才能产生出真正优秀的作品。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文学院教授)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