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潘鲁生:守护民间艺术 传承文化根脉


时间:2022-01-1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五颜六色的绣花枕头、活泼可爱的木偶和老虎玩具、栩栩如生的年画、皮影木偶和富有想象力的社交消防面具.当你走进中国国家博物馆的“——潘鲁生民间民间艺术展”时,你会被这些热情、朴实、活泼的民间艺术品所打动。展览集中展示了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潘鲁生教授的民间艺术收藏、民间艺术研究和艺术创作。展出传统民间艺术作品和当代艺术创作500余件(套)。通过行走千里、采珠帛、丰富精神、追逐荣耀、传承匠心五个部分,系统生动地展示了民间艺术的收藏、研究及其在当代艺术创作中的转化与发展。

围绕此次展览,本报记者采访了潘鲁生,聆听了他“走向民间”的初步想法和感受,并谈及传统民间艺术在当代的传承及其对艺术家创作的滋养。

抢救保护民间艺术

是我们的使命

记者:你第一次开始实地考察是什么时候?你有什么感觉?为什么后来一直坚持?是什么驱使你不断去民间?

潘鲁生:20世纪80年代初,我开始调查民俗。记得1981年暑假去山东烟台石岛、大屿写生时,看到当地渔民贴在窗户上的窗花特别生动活泼,还有日常生活用的大鱼大肉。我非常喜欢它们,收集了一些作为创作素材。后来在寒暑假期间,我先后考察了安徽菏泽、济宁、滨州、高密、亳州、河南商丘等地的年画、剪纸、面塑、玩具、泥塑等民间手工艺品。当时的民间手工业并没有像今天这样商业化,充满了乡土气息和朴素的生活情感。工作之余,在、张、孙长林等老师的鼓励下,我进一步走上了民间艺术调查研究、抢救保护的道路。

***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中国美学强调以物托志,以情抒理,言简意赅,言简意赅,形神兼备,意境深远,强调知行合一。”民间艺术是生活美的创造,是中国审美精神的集中体现。只要你进入这个领域,你就会被蓬勃、简单、温暖、美好的情感所感染。其中,我在1990年完成了第一部专著《论中国民间美术》。延安画派老一辈文艺家王朝文在序言中写道,这本书的出版“有助于消除民族文化虚无主义的负面影响”。这句话对我影响很深。此后,自发的实地考察逐渐转变为保护民族民间文化的自觉行动,调查收集范围也从山东逐步扩大到全国。民间艺术向善美的理想和老一辈文艺家的鼓励,给了我坚定的力量。

记者:您在实地考察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故事?如何感受时代的变迁对民间艺术发展的影响?

潘鲁生:实地考察直接面对民间艺人和他们的作品,给我带来了丰富的感受和灵感。本次展览中的每一件藏品都有难忘的回忆和故事。学生在业余时间没有收入,收藏的主要方式是用练习来交换。胶东剪纸、年画等。在早期,收藏品被用来交换农民朋友的肖像。还有一些看似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却被丢弃后又被捡了起来。民间艺术收藏不像古董收藏。它收集日常用品。重要的是用心去发现,用心去感受,去发现其中的价值。

时代变迁和社会转型给民间艺术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拯救民间艺术,延续民族生活脉络,是文化学者的历史使命。

从乡土器物中

汲取温情和灵感

记者:本次展览展示了大量民间艺术藏品,包括传统刺绣、纺织、木刻、印染、年画、泥塑等

潘鲁生:民间艺术品作为手工制品,来源于生活中情感交流和表达的需要。展览中有一组陶瓷儿童模型。在我的家乡菏泽,它是一个供孩子们玩泥巴的陶瓷模型。它们既有信息又有趣。“打童模”是儿童娱乐生活的一部分。孩子有了童模之后,总想在同龄人中有一个竞争,谁的童模故事多,谁说得好,谁做得好得多。在交流或沟通中,孩子自然增长知识,学习历史典故或神话传说,内化仁、义、礼、智、信的道德观念,吉祥图案的寓意,美好的期许和乡土生活的人性,成为他们长大后个人价值的基石。我想这是记忆,是乡愁,是生活在乡土器皿里的延伸。没有他们,这种故乡和生命的情感如何维系和寄托?我们需要民间艺术,它是纽带和桥梁,可以通向更广阔、更远的时间和灵魂境界。

记者:展览中也有你的艺术创作。请介绍一些有代表性的作品。他们从民间艺术中获得了哪些创作灵感,汲取了哪些养分?

潘鲁生:艺术就像生命长河中的波浪。从人们的生活和实践中汲取创作营养,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基本路径。《去民间艺术展》中的《鲁班线》1《中行有距》等系列作品,灵感来源于民间木工工具墨斗,我收藏的墨斗就陈列在这些作品旁边。它是中国传统木工在墨斗制作的重要工具。与西方标准化测量工具不同,线的延伸是灵活的,包括人与物、物与物的创造性。通过墨斗弹线的纵横交错和无限延伸交叉,转化为当代构图意义的图式表征,隐含着传统价值观的当代启蒙意义。

《大匠丝路》以“丝绸之路百名工匠作品”为主题,以长卷的形式描绘了丝绸之路上传统工匠技艺的场景,包括海上丝绸之路上的手工业生产、贸易、风俗文化,以及珍珠采集、贸易、造船技术等,展现了人们在

漕船、海舟等运输工具上运载丝绸、陶瓷、香料的情景。丝绸之路不仅是连接东西方的商贸之路,也是中华传统工艺文化的传播之路,这件作品通过表现丝路大匠劳作场面、技艺传承、风俗习惯等,突出丝路百工匠作的传播历程,展现丝绸之路上的传统工艺发展与变迁。

  创新传播激起

  更广泛的精神共鸣

  记者:展览现场播放的视频提到了您参加的海外交流活动。在交流过程中,海外观众如何看待和评价中国传统民间艺术及在此基础上创作出的当代艺术品?

  潘鲁生:好的艺术作品,能够激起观者精神情感的共鸣。此次展览中的丝绸、陶瓷、金属媒材绘画作品曾于2014年在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展出。海外观众对充满中国美学观念的作品表现出极为浓厚的兴趣,惊叹于深邃的中华文化所迸发出的创造活力。意大利威尼斯大学安娜·玛丽亚教授说:“晶莹剔透的鲁班线,在如大脑构造般的迷宫地图里寻找方向和道路,沉默地、无休止地奔跑,时而断裂,时而延续,跳跃着旋绕在巨大的瓷瓶上,在无尽的延续中盛开了鲜活生命之花。”从民间艺术出发,回归生命本源,探寻艺术的表现空间,也为东西方艺术在精神层面上的对话提供了可能。

  记者:以民间艺术为主题的展览,对于年轻人有吸引力吗?怎样让更多青少年认识和感受我们民族文化的根脉?

  潘鲁生:乡土民间艺术里,有中华文化的根脉,具有天然的亲和力。现在,中小学乡土教材吸纳民族民间文化艺术,孩子们从小接受爱乡爱土的教育,认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已经具有某种程度上的文化自觉。这个展览中比较受年轻人欢迎的是由年画转化的《门神》装置和《天地》系列纤维作品,他们在这两组作品前停留并合影留念。我们的文化艺术有根基有传统,也在不断演化和发展,生活的脚步、时间的流动不停歇,一代代新人在成长,我们要传递的就是一种行之久远的精神力量,亲切绵长。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