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带“歪果仁”去大唐 只需一局剧本杀


时间:2022-01-1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唐朝贞观年间,李世民登基之初,唐朝与大漠再次发生纷争.这一天,一批沙漠部队抵达赣州市,双方开始和谈。“我是大唐的君主。谁敢欺负大唐百姓,就是与我为敌。”“我誓死捍卫赣州城,军旗往哪里去,我的心就往哪里去,我永远不会后悔。”“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希望家乡的孤儿有足够的粮食。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有战争?”……

唐朝的故事,唐人的台词,乍一看,还以为是唐朝背景下的古装剧;但仔细看看。哎,为什么这些唐朝的皇帝和将军都是一群肤色和口音不一样却穿着唐装的“歪果仁”?在最新一期的《Z世代青年说》中,来自中国、美国、德国、俄罗斯、马来西亚等国家的年轻人,在这部名为《长歌行》的剧中,梦回大唐。

搭上剧本杀的船,沉浸式游览中国文化的长河

剧本是从英国进口的产品,但在中国,非但没有水土不服,反而如鱼得水。在中国,这种游戏形式最早进入大众视野,是在2016年推出的一档推理真人秀《明星大侦探》中。2019年,全国剧本杀博物馆数量从2400家飙升至1.2万家。截至2020年底,这一数字已超过3万。

剧本正在火上浇油。后来发现,除了娱乐,还可以有更大的舞台。这个剧本杀了DM(地下城Maste,意思是游戏控制场——记者注),北郊不仅是故宫文物的修复者,也是剧本杀的创作者,《长歌行》的剧本就是他写的。

北岳说:“我修复了这么多文物,却很少有人关注它们背后的故事,于是我开始创作游戏脚本。其实我不想当剧本杀手。我只想用身临其境的方式讲故事,把属于中国文化前世今生的故事告诉世界。”

《长歌行》年“飞花令”游戏设置为北方风格。这款中国古代文人游戏曾因《中国诗词大会》而风靡一时,成为青少年和年轻人的新游戏。对于北郊来说,剧本杀就像一艘小船,载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一路乘风破浪,让他们在各种有趣的环节和精彩的故事中欣赏中国文化长河两岸的风景。

文化传播强调润物细无声,正巧注重身临其境体验的剧本杀与之不谋而合;文化在人际交往中也是相互影响的,剧本杀只是年轻人喜欢的一种线下社交方式。

中国传媒大学传播研究所副教授龚表示,社交网络无法及时、准确地看到别人对自己的反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逐渐不满意线上社交网络模糊的自我认同,而线下社交网络可以为他们提供更清晰、多维度的自我认同。

自称有“社交恐惧症”的马来西亚女孩Aarthee,在剧本杀中“搅和”了。“你能相信吗?我其实很害怕和陌生人交流,但我还是花了半天时间扔掉手机,玩剧本杀。因为在别人的生活中,我看到了自己不同的可能性。”阿塞尔说:“从心理学上讲,经历别人的故事会让你想成为那样的人。我很喜欢那些古代英雄的故事,一有机会就想试着演一演。真的希望马来西亚多开剧本杀博物馆。”

博物馆剧本杀展现一个生动立体的古代中国

崔浩楠是编剧,还经营着编剧博物馆。他介绍,现在很多新兴行业,比如剧本杀,都在蓬勃发展。“只看书,这次我们玩的是古体沉浸书,而其他的都是情感书、机制书和综合书.剧本杀还与博物馆合作,“活”历史,让中国多彩的故事走出去”。

近年来,国潮涌入青少年生活的方方面面,传统文化元素、历史人物原型、无形技能实践等经常被运用到游戏领域。也有人尝试专注于文化艺术领域的娱乐和沉浸,希望更接近年轻观众。

无论是中国年轻人还是外国年轻人,想要了解中国历史,去博物馆是最快捷、最直观的方式之一。博物馆与剧本的“联姻”让这种方式从单方面的“观看”变成了身临其境的“体验”。博物馆剧本杀作为博物馆文学创作的新品类,在各个博物馆悄然生长,展现了一个生动立体的古代中国。

长沙博物馆的《法门梦影》,以“法门寺唐宫文物地宫珍品——特展”为蓝本,讲述了唐朝会昌年间(唐武宗,841-846年)发生的一次穿越,当时朝廷派出特务寻找文物(法门寺地宫出土释迦牟尼舍利——记者手记);洛阳博物馆的《洛阳东风几时来》,故事发生在金代。五胡十六国的英雄儿女,爱恨交加,轰轰烈烈。“金贵驿王虎”的金印、雕龙玛瑙墙、金狮串饰等文物,都成为剧本杀人的关键线索。

长期致力于博物馆学学术研究的上海大学教授潘守勇曾说:“截至2020年底,全国登记的博物馆有5788家。就硬件条件而言,我认为至少有一半具备做博物馆剧本杀的条件。”

当然也要注意,杀剧本最重要的是剧本质量,不仅能让玩家产生共鸣和沉浸感,还能很好地讲述中国故事。博物馆的剧本扼杀最终是为了服务于博物馆的展览和教育功能。如果观众只穿着古装,不知道背后的故事,效果会大打折扣。

经典文本具有巨大的阐释空间,讲述人类共同的命运

虽然讲述的是古代的故事,但北岳认为古代题材的剧本杀戮最终指向现在和未来。“这个游戏就像一扇窗户。当你打开它,你可以看到历史和今天的时代之光。历史和现实相互呼应。”北岳说:“比如我们这次玩的唐朝的历史背景叫‘贞观之治’。在中国人的语境中,这已经成为政治清明、经济复苏和文化繁荣的代名词。

而观察我们现在社会及各行业的发展,也会发现确实越来越繁荣、越来越自信。”

  北溟在剧本中创作的故事,也展现了中国人的品格,“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中国人都讨厌战争,崇尚和平与统一。我们希望在安定的环境下追求共同的富裕,也都非常踏实肯干、团结一致”。这些东西,不用讲出来,玩一局剧本杀,外国年轻人也许就体会到了。

  玩了一局《长歌行》,一群外国年轻人见识了中国古代的英雄。Aarthee想起了马来西亚古代一位被史书记载过的女王,“她总是打扮得像一个战士,是女性榜样”;俄罗斯小伙儿Maxim想起了“三勇士”,“他们热爱人民,抵御外敌”;德国小哥Adrian想起了一位被放逐的公爵的故事,“他聪明勇敢,在孤岛生存”……

  有趣的是,这群因剧本杀聚在一起的各国年轻人,居然都认识哪吒,“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小孩,但是他好火!”看来,年轻人的话题,总是相似的。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从来不缺好故事,而好的故事可以跨越时空界限。经典文本具有巨大的阐释空间,讲述人类共同的命运。比如,“哪吒”讲的是反叛,“我命由我不由天”依然是今天年轻人的心声;“白蛇”探讨爱情、友情,拷问信任、追求。

  这些“故事新编”都已经在大银幕上获得了成功,得到原本对“老故事”并不“感冒”的中国年轻人的买票认同。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互联网已经拉平了世界,把中国故事讲给外国年轻人听,同样需要的只是好故事和好方式——剧本杀,不妨试试。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