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守护城镇文化遗存 创造美好人居生活


时间:2022-01-15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守护城镇文化遗存 创造美好人居生活(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纵横谈)

核心阅读

古镇遍布全国大江南北,保存着历史和传统特色,蕴含着深厚的技艺和文化积淀。

保护城市历史文化建筑,不仅是发展旅游文化活动,更是保存城市的历史风貌和文化记忆。

那些陪伴我们跨越时空的历史文化建筑和传统民居,体现了古人巧借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蕴含着古老的建筑智慧。今天,当我们提倡诚信和创新时,我们需要进一步探索和改造它们。

古镇、城市、民居保护是文化传承创新的重要组成部分,应遵循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原则。保护城镇历史文化遗存,关系到我们的乡愁,关系到创造美好生活的需要。半个世纪以来,我参与了100多个历史城市(包括历史街区)和70多个古村镇的规划保护,见证和参与了当代中国城市文化遗产的保护。这一时期积累的经验可能对未来的城乡建设和文化传承有所帮助。

照原样修复,保持原样,保护我们的古镇。

说到城市文化遗产的保护,人们往往会想到全国各地的古镇。时至今日,这些古镇保留了自己的历史传统特色和丰富深厚的文化积淀。它们不仅是中国的建筑遗产,也有一部分进入了世界遗产名录,成为全人类共同的文化财富。比如江南水乡古镇善于借势造化,往往被水包围成为街道、道路、房屋。总的来说,中国古镇的房屋多为二层堂屋式砖木结构,一排排,或在商铺前、后院,或在房屋前、商铺下,街对面有拱廊,护岸上有石栏杆。不同的古镇根据自己的水土有不同的风俗和特产。

在古镇保护方面,我主张恢复原样,老样子不变,以保存其真实性,并反对假古董。我具体细化为“四个特征”:真实性、完整性、可读性、可持续性;“五源”:原材料、原始工艺、原始风格、原始结构、原始环境;“四旧”:老木、老砖、老形式、老法式。提倡修复或修复旧建筑,而不是以旅游经营为目的,用快速的现代材料和技术来开新灶。

江南的周庄、乌镇、同里、甪直、南浔、西塘、六镇都依此进行创造性保护,培养了一批传承传统建筑技艺的优秀工匠。例如,周庄使用了许多旧木梁、旧木柱、旧门窗、旧石板等。修复原来的房子。乌镇也是如此,为各种旧材料建仓库,修的时候随时可以用。乌镇的东闸、扎西用明清时期的石板铺路,同时在地下埋设排水管、电线、电话线。沿街的人行道和老房子也是用传统方法用桐油抹过油的旧木头制成的。更换墙上的烂砖后,杜绝重新粉刷,而是将黑灰和白粉混合在一起,呈现原貌。我们还采用了古建筑搬迁的方法,将一座废弃的古石桥搬到镇中心,取代了清代的应家桥,改为水泥桥,用真正的古董丰富了古镇景观。

平遥古城,其整个古城都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也是按照这个原则进行保护的。平遥有完整的古城墙和数百间保存完好的明清民居。为了在不影响当地群众改善生活需求的前提下,将整个古城作为“大文物”保护起来,我们提出了“不动古城,开发新区”的思路。在不破坏古城格局的前提下,规划设计环形单行道,布局排水、电力、通信网络等。打开u

福州有“三山两塔一河”,常熟有“七溪一水皆通海,十里青山半入城”………………保护城市历史文化建筑不仅是为了发展旅游产业和文化活动,也是为了只有保护传统建筑和历史遗迹精华的城市,才能孕育出充满地方文化特色的新建筑和新风貌。

上海北外滩曾经面临拆迁改造。北外滩是虹口提篮桥周围的区域。许多历史建筑保存至今,这是上海珍贵而独特的城市遗产。我们对这一地区进行了专项调查,最终促成了提篮桥被纳入上海历史文化风貌区。对于已经转为保护区的城区,也需要细致、细微的工作。苏州城总体规划是吴先生设计的:古城在中心,按原样保护;古城周边有科技开发区、商业行政区、文教区和居民区。在保护古城区的过程中,我对比了宋代的《平江图》,发现古城平江路一带还保存着古街坊脉,于是我向苏州有关部门建议,这个区域要完整保存。15年间,我带领学生们制定了“平江路历史街区”保护规划并付诸实践,保留了明清以来的面貌,保留了历史文化遗存,同时内部生活设施现代化。

传统建筑的比例和形式经过几千年的锤炼,达到了一个群体的和谐之美。新建筑应该从中学习,继承这种美,并与之协调。苏州古城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当代建筑师能够利用当地的材料,向传统学习。然后,对传统的塔、亭、窗、廊进行了创造性的改造,出现了苏州丝绸博物馆、苏州图书馆等与旧建筑相协调的新建筑。

目前很多城市已经进入存量改造的发展阶段,城市中的旧工厂、旧仓库也可以进行新建和再利用,从而释放出新的价值。比如上海泰康路街区有很多老弄堂工厂。现在这些工厂要么关闭,要么搬走,有的工厂彻底改造。

造为艺术家工作室、展览馆、美术馆等。北京、苏州等地也有许多这样的群落,既保存了工业遗存,又充实了城市的功能和体验。

  重视民居保护,化城镇历史文化保护于日常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无论是古镇保护,还是城市历史文化遗迹保护,都离不开当地居民。只有把原来的居民留住、把那里传统的生活方式留下来,城镇历史文化保护才能永葆生命力——这就离不开对传统民居的保护。民居是城镇历史文化遗存重要组成部分,直接体现着不同地区的建筑风格和风土人情。同是民居,北京四合院、安徽四水归堂、云贵的四合五天井和三坊一照壁、陕西的窑洞、福建的土楼等等,各不相同。

  石库门是上海的特色民居建筑,被划为二级里弄,细分的话有十几种类型和样式。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对上海里弄房子进行摸底调查,对400多个地块、上千条里弄进行现场调查后,建议新增和扩大以里弄为主的历史文化风貌区。对石库门,既保护建筑形态特征,又疏解人口,更新基础设施,从而切实改善居民生活。

  在苏州,具有一定传统特色但不属于保护对象的民居数量巨大。处理好这些民居对于最大限度维护古城区风貌、避免大拆大建至关重要。我们学习古人,对这些民居进行街坊划分:把古城区划分为54个街坊,确定每一个街坊的用地面积、人口容量、建筑容量等指标。这样,每一个街坊的规划管理都有了依循,每一户居民都可以清楚了解自己老屋的状况和前景。具体规划和建筑设计紧密联系实际,居民参与改造全过程,我们也探索出适合古城区民居改造的规划设计方案。

  城镇更新与发展,说到底离不开居民的呵护。如今,在扬州、苏州等地,出现了一种新潮流:在居民自发改建或营建的房子中,人们开始有意识地修缮老宅、恢复传统园林之美。有人自家天井设计半壁假山,有人开池建园,还有人专门成立公司,为喜欢传统民居的人家进行改建。人们在用自己的行动找回乡愁。

  在生机勃勃的当代城镇生活中,那些跨越时光陪伴我们的历史文化建筑与传统民居,体现着中国古人巧借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蕴藏着古老的建筑智慧,在提倡守正创新的今天,有待我们进一步深入挖掘与转化。与此同时,时间会积累沉淀出新的“历史遗存”,需要我们继续具体分析对待,不断将传统活用在现代生活中。

  期待相应规划保护措施、人才培养、学科建设不断加强,使越来越多城镇涵养出独一无二的面貌,为人们提供诗意的人居生活。

  (作者为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本报记者徐馨整理)

  图片来源:影像中国

  制图:赵偲汝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