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东西问 | 杨庆祥:世界读书日,如何“让莎士比亚找到你”?


时间:2022-04-2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新社北京4月23日电题:杨:如何在世界读书日“让莎翁找到你”?

中新社记者高垲

“听书是‘读书’吗?”“随时随地的信息泛滥会影响阅读的本质吗?”“碎片化阅读会毁了阅读吗?”……又是一年的世界读书日。在日新月异的人类社会中,被认为“与文明共存”的阅读也呈现出与以前不同的面貌。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文学评论家、诗人杨在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时表示,读书是一种非常个人化的行为。随着信息浪潮的涌动和来源的不断扩大,在阅读更加日常和方便的同时,真正的读者需要在能力上接受新的挑战。他坚信自由阅读会“让莎士比亚找到你”。

现将采访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德国美学家姚斯曾说,一个作品即使已经印制成书,在读者阅读之前只是半成品。您认为读者与文本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杨庆祥:是接受美学的代表,他认为所有文本的最终完成都必须基于读者的阅读理解,因为读者是无限的,所以文本的可解性也是无限的。这就类似于我们常说的“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在不同的状态下都会有不同的情绪和判断,即使是对同一个文本,文本也会带给他不同的价值观。因此,阅读是一种具有高度主观性和自由方向性的人类行为。

比如,读者在某个时刻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可能会感到生硬,但在另一个时刻读,可能会感到作品的伟大和丰富。阅读体验与读者的年龄、阅历、日常生活经历,甚至当天的心情、天气都有着微妙而密切的关系。

读书是一种可以不断重复的个人行为,但永远不可能完全重合,也无法取样。这正是我认为阅读最吸引人的地方。——极具个性和体验性。正因为如此,读者与文本的每一次“相遇”都能获得独特而美妙的体验。当读者被一本书吸引时,那是一种强大而深刻的生活感受,就像两情相悦一样美好。有时候我们身处其中,甚至不想看完一本书。

当然,这种体验的出现绝不是每一次阅读的必然,需要我们在大量的阅读中去寻找和等待。无论时代如何发展,阅读的魅力是永恒的。自由泛读,就像评论家布鲁姆说的“让莎士比亚找到你”——经典对你产生了效果,你的兴趣和鉴赏能力会不断提高。

参观者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内观看展出的莎士比亚作品手稿。<a  target='_blank' href='/'>
</p>
<p>
中新社记者应妮摄' src=' 3358i2.chinanews.com.cn/simg/cmshd/2022/04/23/E9F4 a4 ebf  38 e  4867 a  9498d  96 e  57 e  9d  5 . jpg  ' style=' border  : px  solid  # 00000 '中新社记者应妮摄'/
</p>
<p>
参观者观看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展出的莎士比亚作品手稿。中新社记者应妮摄
</p>
<p>
<strong>中新社记者:有数据显示,近年来图书阅读率和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呈上升态势,尤其是“听书”人群成倍增长。请问不同介质的阅读会对阅读本质产生影响吗?</strong>
</p>
<p>
近年来,有声读物在<strong>杨庆祥:</strong>经历了爆炸式的发展,但事实上,严格来说,它们并不是全新的。中国人听评书由来已久,也是大范围的有声阅读的一种。但随着网络和各种智能设备的发展和普及,“声音”的方式得到了普及和扩展。
</p>
<p>
「听书」的「阅读」意义和效果是什么?我觉得不同的媒介,不同的内容,不同的阅读状态和心情,有时候就像生活中的情感体验。很难说一个一定好,一个一定不好。没有非此即彼的事情。所谓良好的阅读体验,其实是一种与文本建立共同情感空间的状态,可以是阅读或听到一句话的瞬间,也可以是一次深入阅读的漫长体验。
</p>
<p>
当然,有声书也有其局限性。目前一些通俗小说、励志作品、人物传记、历史科普等。的共同点是它们相对容易理解。
</p>
<p>
总的来说,我对阅读媒体的拓宽持非常积极的看法。有声书和纸质书满足了不同的阅读需求,所以不会存在有声书挤压纸质书发展空间的问题。相反,随着科技的发展,会出现不同的媒介,这符合人们对阅读更加个性化、多元化的期待。
</p>上海书展上的数字智能阅读“听书体验”。<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发陈玉宇 摄 2020年上海书展上的数字智能阅读“听书体验”。中新社发陈玉宇 摄

  中新社记者:人们每天生活在海量的信息潮涌中,当知识变得唾手可得之后,读书的原有功能比如求知、修养等似乎都受到影响。您如何看待人们的阅读能力?

  杨庆祥:过去我们多少对阅读有一种精英式的、人文主义式的想象,其实阅读本身有多种面向,有时是为获取实用信息,有时候是为了娱乐或者放松身心,有时候甚至是为了社交。每一种阅读面向都有其情感逻辑和价值获得。

  多媒介的传播方式让我们对世界的认识理解变得非常开阔,但信息的大量涌入和读取也极有可能导致信息的单方面传导,形成所谓的“信息茧房”状态,大数据的筛选和推送则让情况变得更糟。比如在手机端,读者读到的可能只是大数据认为读者想看的,这实际上会导致阅读信息的自我封闭。这一点是当代人在目前阅读环境中特别需要警惕的。

  对阅读者而言,关键是要培养一种鉴别能力来处理海量信息。这其中的悖论是,如果读者想获得准确信息,就必须拥有更海量的信息。在“后信息化时代”的语境中,首先应该做的不是去拒绝,或者刻意切断一些信息接受渠道,而是应该通过更多没有成见的自由阅读去获得更强的判断能力。这种判断力决定了一个人是否能成为一个有能力的阅读者。

  过去,判断有能力阅读者的主要依据是能够获得多少知识和信息,现在判定的标准已经发生改变。能够从不间断海量信息里区别哪些是有价值的信息、哪些是跟自己真正有关系的信息,这才是一个真正有能力的阅读者,也是时代的阅读状况对每个阅读者提出的挑战。

北京地铁车厢里的乘客们。<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记者 侯宇 摄 北京地铁车厢里的乘客们。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中新社记者:触屏时代,太多信息在吸引阅读的同时也在分散人们的注意力,您对“碎片化阅读会毁掉阅读”的说法持何观点?

  杨庆祥:我本人不太认同这个观点。首先,我不认为所谓碎片化阅读是触屏时代造成的,阅读本身就有各种形式,这是阅读个体化的必然表现。

  其次,对标所谓的碎片化阅读,什么是完整化阅读呢?如果理解为真正沉下心完成一次大体量的阅读,那么这样的阅读形式其实一直以来都不属于大多数情况,这种阅读状态值得追求,十分珍贵,但因为方方面面的原因,实际上在很多人身上并非能经常发生。所以,现实中并不存在所谓完整阅读和碎片化阅读的二元对立。

  我始终认为,形式上的东西不会影响阅读的意义。无论情感上还是认知上,真正有效的阅读是让人与文本获得一种亲密关系,不应对阅读进行等级的划分。(完)

  受访者简介:

  杨庆祥,诗人、评论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作品有批评集《80后,怎么办》《社会问题与文学想象》,诗集《我选择哭泣和爱你》《世界等于零》等。主编有大型青年作家研究丛书“新坐标书系”、科幻小说丛书“青科幻系列”、英文版“80后”短篇小说集The Sound of Salt Forming.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