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探访青阳下草埔冶铁遗址:宋代“铁骨”遗风绵延至今


时间:2022-04-2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泉州,中新。新华网安溪4月24日电(记者曾福志孙红)天气晴好的时候,青山绿水环绕的安溪青阳下草铺冶铁遗址展厅,远看就像一幅白墙黑瓦的油画。展馆与附近的遗址、周边的山川、民居融为一体,向游客讲述世界遗产背后的动人故事。

“如何把专业性强、难度大的考古成果用一种人们能够接受和理解的语言或方式表达出来,是我们反复思考的问题。”福建安溪县博物馆馆长易树峰说。

展示馆内重现古人冶铁场景。 孙虹 摄

展厅里再现了古代冶铁的场景。孙红摄

回望前世 铁锤声声响千年

2021年7月,“泉州:宋元时期中国的世界海洋贸易中心”项目《世界遗产名录》成功挂牌。对于很多人来说,22处遗产之一的庆阳下草铺冶铁遗址有点陌生。它既“老”又“新”,它的“老”不是旧,而是泉州冶铁手工业千百年传承的珍贵见证;它的“新”是基于文化积淀的再出发。

在武夷山南麓,安溪县上清乡青阳村的俞氏家族世代生活在这里。大多数村民都听说过,古时候村里有个冶铁厂,不过年代太久了。没有人能说出我们的祖先是在哪里以及如何闻到它的。

直到2019年10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考古队的到来,让小村庄热闹起来,村民们好奇的冶铁史一点点被揭开。

“一开始我找炉子,挖了一个多月。都是渣。”易一峰告诉Zhongxin.com,考古队每天早上6点起床,吃完早饭就去现场开始工作,晚上回到驻地召开集中会议,交流分析当天的考古发现,往往熬到第二天凌晨一两点,一觉只睡四五个小时。

随着发掘工作的深入,一个包括冶炼遗址、古矿井、祖屋、古道、为冶炼提供柴火的山体等面积上万平方米的遗址逐渐被世人所见。

目前,考古队已经完成了前四次发掘。在发掘的6座熔炼炉中,有5座判定为块状熔炼炉,1座为锻造炉。此外,在考古现场还发现了11世纪初铸造的硬币、钉子、铁片和铁块等铁制品、矿渣、矿石、烧土和炉衬等冶炼遗物以及8万多件陶瓷碎片。

经过考古发掘和再现,这座千年冶铁厂“躺”在峡谷中,北高南低,三面环山,南面有个缺口,清风徐来,形成了一个天然的风口。气候比较干燥,便于冶炼活动。遗址周边还有铁矿洞穴、森林植被、古道、水系等资源,一条从原料到加工再到运输的产业链呼之欲出。

"这是炼铁的天然场所。"易树峰介绍,庆阳下草铺冶铁遗址入选2020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初评名单。今年,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考古队将继续进行第五次考古发掘。

青阳下草埔冶铁遗址发掘现场,600多平方米的保护棚依山势而建。 孙虹 摄

在杨霞草铺冶铁遗址发掘现场,根据山势搭建了600多平方米的防护棚。孙红摄

 无心插柳 泉州申遗添“铁”证

泉州用了20年时间申遗,期间几经波折多次调整主题。而安溪冶铁遗址的发现,虽然是“无意”的,却让泉州成为了通商口岸之外的制造中心,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贸易脉络越来越清晰,故事越来越精彩。

上世纪70年代,沉船南海一号出土,船上发现的铁是仅次于瓷器的最大货物。根据考古界的主流观点,“南海一号”沉船应在泉州港出海,沉船上的瓷器主要来自德化窑、磁灶窑和安化窑

《2019—2020年度安溪青阳冶铁遗址的发掘和初步研究》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沈表示,安溪青阳下草铺冶铁遗址是我国第一个科学考古发掘的冶铁遗址。14世纪碳测年和陶瓷类型学研究表明,其生产集中在宋元时期。当时,这里生产的铁制品成为海上丝绸之路贸易中的重要商品。

根据考古发现,安溪冶铁有完整的生产链。安溪冶铁产品可分为熟铁(块状炼铁)、生铁、天然钢,多为“售入海”、“销远广”,通过泉州港源源不断地销往海外。

正如沈所说,青阳下草铺冶铁遗址是泉州世界文化遗产的代表性遗产元素,体现了世界海洋贸易中心的出口商品生产。它的发现在中国乃至世界冶铁贸易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申遗成功后,庆阳下草铺冶铁遗址受到更多关注。在发掘现场,依山搭建了600多平方米的防护棚,保护考古发现的火炉、地层和重要建筑遗存。易宜峰介绍,“对于

了和本地传统民居建筑风格相吻合,保护棚采用仿古的‘人字形’坡状屋檐,每片屋檐上加装了水槽和引流水管,防止雨水对遗址的破坏。”

  此外,安溪还配置了管理团队,完善安全防护设施,加强日常管理维护,通过购买服务方式对展示馆及文物库房实行全年无休24小时监控监管。

安溪藤铁家居现代工艺品远销海外。 孙虹 摄 安溪藤铁家居现代工艺品远销海外。 孙虹 摄

  薪尽火传 藤铁工艺扬四海

  宋元之后,随着海洋贸易活动的减少,泉州地区的冶铁手工业逐渐衰落,以下草埔冶铁遗址为代表的青阳铁场退出历史舞台。但与铁有关的技艺并未中断,而是在代代传承中延续了下来。

  在青洋村,仍不乏十里八乡有名的打铁匠,成为这一传统产业的活态见证。青洋村所在的安溪县,手工艺人传承创新竹藤编技艺,使其在这片炉火兴旺、铁水流淌的热土上与铁再续前缘,将寻常的材料变身一件件精美的藤铁家居工艺品,销往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9年8月,安溪被世界手工艺理事会授予“世界藤铁工艺之都”的称号。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借助藤铁工艺这一独特的产业优势,原本外出务工的青年纷纷返乡创业,助力产业发展。

  在尚卿乡福林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开有淘宝店。一边是有序加工的藤铁工艺作坊,一边是如火如荼的网络销售,几乎成了村民们的日常。

  “2021年底,环村公路开始设计动工,预计两年后建成投用。”安溪合兴工艺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福林村党支部书记吴江南告诉记者,目前,福林村藤铁工艺年产值约2亿元(人民币,下同),环村公路投用后,将促进福林村电商产业二次腾飞。

  截至目前,安溪现有家居工艺企业2200多家、从业人员15万人。2021年,安溪藤铁家居工艺品实现产值230亿元。

  如今,走进青阳下草埔冶铁遗址,冶铁的炉火虽已熄灭,民众仍可一探古时先人的冶铁智慧。更重要的是,千年冶铁技术传承不息,已将宋代“铁骨”遗风绵延至今。(完)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