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当代考古人的岭南行走二三事


时间:2022-04-26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行走岭南大地 穿越陆海古今

“4.18国际古迹遗址日”刚刚过去。日前,几位扎根岭南的考古学家齐聚广州,通过广州文物考古媒体采访,与公众展开线上线下的对话,分享自己生活和工作中与考古相关的一些事情,发出来自考古一线的声音。

虽然文物考古工作在外界看来是枯燥乏味的,但对于沉迷其中并以此为职业的人来说,工作中总有许多有趣而难忘的瞬间。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曹金也不例外。

“五年前,我在泰国向诗琳通公主解释中国建筑。建筑上有一些戏曲和古诗。”曹金回忆说,“当我读到‘荷花不同于太阳上的红花’这首诗时,她马上拿出笔记本开始记录。”原来诗琳通公主听得懂中文,他们接下来的对话直接改成了中文。诗琳通公主记录了这座建筑的每一首诗和每一个故事。曹金说,那一刻,她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自豪感不言而喻,这是她从事建筑遗产活化利用工作30多年来印象深刻的事情。

对于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易锡兵来说,不久前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南石头监狱遗址,对他来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中国考古有句话叫‘古不考三代以下’,意思是考古不考夏商周以后的历史。南石头监狱的遗址虽然年代不长,但会给我一种穿越到深处的感觉。萧楚女、刘二松、熊雄、李森、邓培等先烈被囚禁、被迫害的情景历历在目。”易锡兵认为,一些距离现在比较近的重要遗址也需要考古工作的关注。

与长江流域和中原地区相比,岭南地区出土文物的数量和辉煌程度并不那么突出,但其地处祖国大陆最南端的地理位置和地理环境,也决定了广东历史文化发展的独特路径。岭南考古工作的特点和风格成为采访时的热门话题。

“中山大学考古专业的野外实践项目和科研工作已经遍布全国,很容易感受到广东本土考古的不同。广东考古有自己的特色,水下考古是最具代表性的亮点之一。”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院长郑说。

“刚来广东工作的时候,有同学问我去广东干什么?那里有什么好挖的?”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田野考古研究中心主任刘锁强谈到了刚来广东工作时,同行对自己的质疑。

2007年从北大考古专业毕业后,刘锁强一直在广东工作。他主持的云南磨刀山遗址和英德清塘遗址分别入选2014年和2018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其中,云南磨刀山遗址将人类在岭南活动的历史提前了60万年。

“在中华文明起源发展和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广东没有置身事外,而是积极参与其中,做出了独特贡献。这也是通过我们的考古发现得出的结论。”刘锁强说。

由于广东特殊的气候环境,遗址保护难度较大。广州市文物博物馆学会会长洪权的设想与此有关。他说,“在制定遗址保护计划时,我们通常需要来自北京的专家的帮助,我们还必须通过招标程序。所以我特别期待在广东成立一个专门从事文物保护的研究所或机构,构建一个具有广东风格的文化遗产保护体系。”

“我希望在接下来的五到八年里,我能把我的时间和精力

约谈会上,广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副局长、市文物局局长刘晓明对广州市文物考古工作进行了简要介绍。他介绍,广州位于珠江口,南濒大海,北接中原,是中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之一。60年来,以麦先生为代表的几代广州考古工作者,经过艰苦卓绝的工作,发现、抢救和保护了一大批地下文物。

增城、扶贫岭、漠一山、黄埔北头岭、从化横岭、南越宫遗址、南越王墓、南越王沟水闸遗址、北京路千年路、南韩二岭、广州西村窑等重要考古遗址,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关注。南岳行宫遗址、南汉二陵发掘三次被评为“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南越宫遗址、南越王墓入选中国“百年考古百大发现”。

(记者吴春燕王忠耀)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