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季栋梁:亲吻西海固这片土地


时间:2022-05-0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季:亲吻西海固大地(作家近况)

本报记者张

西固在哪里?曾几何时,光是闻到他的名字就让人口干舌燥。干旱、贫穷、落后是贴在西海固身上的标签,也是困扰西海固人的三大难题。在行政区划意义上,“西海固”因历史上辖西吉、海原、固原三县而得名。虽然存在的时间不长,但却以“苦世界”而广为人知。在这片土地上,不屈不挠的西海固人民与天、地、水抗争,书写了一部可歌可泣的扶贫史。西海固作家纪在长篇报告文学《西海固笔记》(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中记录了这一切。

它是见证人,也是见证人。

对于在斯里兰卡出生和长大的纪梁冬来说,贫困是一段难忘的记忆。他从小的终极梦想就是“吃粮票”。“走在西海固,路过人家门口,可能有人不会问你‘吃饭了吗’,但一定会问你‘喝水了吗’。因为在这片土地上水和油一样贵。干旱的年份,地窖里取不到水,还得背到几十里外。所以才有了‘死水怕一勺’的说法。”纪梁冬说:来自生活经历的亲身体验,让他思考西海固人长期挣扎在生存线边缘的原因。

在《西海固笔记》的前几章中,纪梳理了西海固的贫困历史。历史上的西海固,处于中国古代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的碰撞融合地带。生态环境恶劣,地理格局闭塞,士兵屡遭土匪袭击。持续的社会动荡加剧了人地矛盾。到了清朝末年,更是“千里裸地,十室九空”,以至于左在给清廷的奏折中哀叹西海固是“天下之最”。但在这一切苦难的背后,纪也看到了西海固人的坚韧与顽强。他研究千百年来贫穷的根源,是为了表现一种人穷而不穷的精神,一种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豪气。

1982年,随着“三西”农业建设扶贫项目的实施,西海固开始“重塑自我”。这片土地见证了闽宁合作、扶贫攻坚等一系列国家重大举措取得的显著成就。2020年,西海固迈入小康,开启发展新篇章。

“在过去的40年里,我是一个见证者,也是一个见证者。我深知我的乡亲们在这片土地上的迷茫与痛苦,也深知他们的挣扎与追求,梦想与希望。”纪梁冬说:2018年以来,他深入西吉、海原、原州、隆德、彭阳、靖远、同心、盐池、红寺堡等县、乡、村,专注采访调研40次,记录无数生动感人的故事《西海固笔记》。

今年4月22日,在“纪长篇报告文学研讨会《西海固笔记》”上,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主任何向阳谈到这本书的写作时说:“一个小说家,用完全下沉的方式写关于自己家乡的报告文学,这种姿态让我很感动。什么是下沉?就是沉下去,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这本书是作者在探究彭阳经验、蔡川模式、生态移民、劳动力迁移,观察治沙、养殖、水窖等日常生活细节,观察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实践后所获得的宝贵成果。”

原生态记录可爱的他们。

103010从第六章“百万移民”到第十九章“重生”,选取具有代表性的重大事件,描写西海固农民在经济上摆脱贫困,在精神上受到洗礼的巨大变化。作者用有温度的笔触和原生态的手法塑造了一批鲜活的人物形象。

书中,彭阳县农民李志远双腿残疾。他义务植树24年,种了10万棵树。他评价自己已经“活成了我生命中的一棵树”;盐池县治沙英雄白春兰,在女儿差点被飞沙活埋,丈夫因病去世后的几十年里,被誉为“人类征服自然的典范”。还有在sec把心交给群众的村干部

20多年来,数千名福建值班干部、支医支农成员、专家院士、西部计划志愿者,肩负着帮助宁夏脱贫攻坚的历史使命,他们被亲切地称为“遂宁人”。其中,被宁夏人称为“林妈妈”的福建省扶贫办原主任林月婵,10年间40余次赴宁夏,把真情留在了西海固;被誉为“世界菌草之父”的福建农林大学教授林占义,把“在有生之年做一些有益于人民的事情”作为自己的追求.还有很多像他们一样默默无闻的人为西海固做出了贡献,他们都是季眼中可爱的人。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副总经理陈玉成称季的人物塑造手法为“原生态”。他说,“作者几乎不用任何辞藻,完全采用原生态手法,用冷静内敛的笔触讲述身边的凡人英雄,难掩身上闪耀的高贵与时代精神。”

“原生态”就是如何写现实。采访中,纪印象最深的是——海原县一座山梁上,一位白胡子飘飘的老人对他说的一句话“哎呀,三西农业建设,百家扶贫,千村扶贫,百万贫困人口扶贫,东西合作,闽宁模式,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在笔者看来,老人的话朴实无华,比什么花言巧语都有说服力。“老人一个字都不认识,却能把国家扶贫战略一字不漏地说出来,说明这些政策推进扎实,深入人心。”纪梁冬说:

只为解除乡愁而归。

003010 《西海固笔记》 《上庄记》 《锦绣记》 .季写了许多以西海固为背景的作品。“我的家乡变化太大了!在这些作品中我也能感受到。以前,吃饭难,上学难,挣钱难……说到生活,只有一个字:难。现在,你可以吃自来水,上高速,有重点学校,土地增值,扶贫车间,到村里,在家工作…

…说起生活,就一个字:易。”季栋梁说:“最明显的变化是变美了。以前‘天干地枯’‘漫漫赤黄’,如今‘鸽子、麻雀、野鸡以及叫不上名的鸟儿欢叫着,在林间活蹦乱跳,在风中荡着秋千’。”

  在《西海固笔记》中,既有作者亲身经历和采访得来的感性细节、生动故事,也有对历史文化根脉和红色基因的挖掘,举凡农村改革、环境治理、经济创新、旅游服务、教育扶贫、女性成长……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评价说:“这本书堪称一部关于西海固的《史记》、百科全书。”

  而作家自己,也是书中一个角色。第五章“我的生活记忆”中,处处流露出作者的乡愁。季栋梁说:“乡愁在任何一个年龄段都有,只不过在别的年龄段,乡愁是模糊朦胧的,而随着年龄增长,我的乡愁越来越清晰了——故乡是用来回的。”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