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十古”遗存滋润文化羊城


时间:2022-05-0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十古”遗存滋润文化羊城

村头的大榕树下摆了几张八仙桌。每个人都坐在绿林树下,看着古老的村庄,谈论着保护问题。这是近日在广州市黄埔区九佛街举行的“九佛九人谈”的一幕。围绕着“十古”的保护,规划专家、文化学者、街道干部、村民代表们相互交流,相互碰撞,越辩越明,细化蓝图。

所谓“十古”,是指10种古代遗迹,包括古村落、古树、古宅、古寺、古巷、古道、古塔、古井、古桥、古码头。今年以来,黄浦区全面深入开展整治工作,系统梳理挖掘辖区10种古文物的文化历史信息,以群众喜闻乐见的多种形式活化利用古文物。

黄浦区在全面了解“十古”家族的基础上,广泛征求专家学者和村民意见,为全区城市更新和社区环境治理提供了坚实的历史依据和可供参考的思路,在实现老城区新活力中凸显了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底蕴。

大榕树下话乡愁

4月,九佛街今年第三次“九佛九人谈”暨“十古”保护与活化利用座谈会在李安堂村村头的大榕树下举行。广州市规划勘测设计院专家何东华在来开会前,曾多次到九佛村考察。他注意到在李安堂村的风水宝殿前面有一个小轴。正是以这条轴线为核心,“山、水、古村落”连成一体。在广东的古村落中,至今仍保持这种小轴线秩序的为数不多。

何东华所珍视的“完整的秩序,完整的景观”,在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李彦眼里也是一件宝贝。李岩提醒:“九佛三大传统村落有这个共性,就是‘山、居、塘、田’是一个完整的保护体系。在下一步的城市开发建设中,要保证基本山居模式的延续。”

"在榕树下举行这次会议充满了绿色和乡愁."黄浦区政协党组成员郑说,“十古”保护既要重视物的保护,又要讲好故事,传承文脉。

黄浦区九佛街道党工委书记褚大军说:“九佛街道‘九佛九民谈’常态化,就是要让‘两代表一委员’、专家学者和群众积极参与乡村振兴和历史文化保护。”

常州街深井古村是一个有7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秉承“共同参与,共同创造”的理念,在深井古村微改造项目实施前,街道成立了由学者、专家、社会组织、职能部门、村民参与的“深井共创工作坊”,探索旧社区微改造与传统村落保护的最大平衡。

通过多次活动、沟通和协商,工作坊与村民达成共识:保持深井宁静、祥和的文化氛围。如今,改造后的深井已不是旅游区,而是以创意产品研发、教育、讲座为主的“大学生创意基地”,休闲体验为辅的“慢生活岛”。

一树一档“一张图”

走进已有700多年历史的李安堂村,远远望去,孟卿大桥一侧有一棵20米高的参天大榕树。“这棵古树就像我们的长辈,见证着我们李安堂村一代又一代的变迁。”村史作家说,这棵大榕树是村陈的祖先陈开村时种下的。它正处于死亡和复活的边缘

去年12月,《广州市黄埔区全面推行林长制工作方案》正式下发,明确提出“开展古树名木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全生命周期管理”。应用三维GIS信息技术,建立一树一档“一张图”,将区域内的古树名木全部纳入古树名木电子地图系统。

在黄浦区长岭街道岭头社区,几棵贴着二维码的大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目前,长岭街道正在实施“古树故事”保护工程,挖掘与古树名木相关的历史故事,拍摄村民口述视频。人们可以扫描树上的二维码,阅读古树背后的历史。

“尊重历史,尊重民俗,尊重群众需求,会获得更多的理解和支持。”长岭街道党工委书记沈凯对此印象深刻。

祠堂粤曲咖啡香

李安堂村是中国传统村落,也是广东历史文化名村。村里的祠堂显示了李安堂村的古老内涵。陈思寺建于1899年,于2013年重建。它一如既往的古老,仍然保留着它古老的魅力。

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广州市政协委员吴把村作为粤剧传承基地,经常带自己的学生来这里唱歌、学艺。"李安堂村丰富的历史为文化遗产提供了土壤."吴说,“在这里建立一个儿童粤剧传承基地,让孩子们从文化传承中汲取营养,让粤剧课堂更生动,帮助古村落繁荣复兴。”

在黄浦区701处10种古遗址中,李安堂村古遗址占36处。除古树外,还有始建于宋代的12口古井、建于清代的施思陈宫寺,以及具有岭南特色的古建筑,如洪友家学、秀场书屋、游公书屋等,还有两街十一巷、建于20世纪50年代的青莲戏台等。

经过精心修复和科学运作,古老的遗迹焕发了青春。开放式的“连锁咖啡”馆、“荷塘月色”茶室、“爱食荷塘”餐厅.新旧的碰撞让历史文化遗迹“活”了起来,吸引了越来越多在外打工的年轻村民。在“连锁咖啡”餐厅玩。

工的村民于东连说,自己嫁到莲塘已经10余年,家在莲塘,在村里工作、生活,当下的日子是她最满意的。

  在文冲街道,“广州幸福里”重点工程绵延开来,打造着历史文脉活化新典范。“广州幸福里”主要依托文冲陆氏大宗祠等26处古建筑,建设“幸福之源”党风家风馆、党刊百年文脉馆等展馆,赋予古建筑内涵,彰显“活化”新魅力。

  “文化传承要‘见人见物见生活’,黄埔区‘十古’保护及活化利用工作通过分区域、分类别呈现区域历史文化全貌,多手段、多渠道传承古遗存历史文化,推动文化、科技、产业共融,保护成果让群众共享。”黄埔区文广旅局局长陈文聪说。

  文化传“物”更传“神”

  启动“十古”保护工作之后,为了更加细致、全面地摸清古遗存家底,黄埔区文化广电旅游局牵头编撰了《黄埔区古遗存总览》《黄埔区十类古遗存保护及活化利用项目实施清单(第一批)》等6册系列丛书。“在‘十古’保护工作中,我们联合基层社区完成一批非国有文物保护工程,充亭凌公祠、凌鸿年宅、边岗文塔、端圃家塾得到了全面修缮,很多非国有文物得到新生,充满活力。”陈文聪说。

  “我们想方设法把名城保护工作变得更接地气、更贴近生活。”广州开发区规自局相关处室负责人李贤说,“在百度地图上对全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对象进行标注,老百姓手指轻轻一点就能了解保护信息,公众参与进一步强化了制度落地执行的实效性。”

  文化传承既要有实物保护,也要有精神传承。黄埔区在全区建设了203个方志驿站,实现方志驿站街镇全覆盖。打造“活力史志话广州”黄埔讲古堂品牌,组建了一支专业的区级“讲古人”队伍,走进村社、学校、企业、机关,面向群众分享广州市、黄埔区的历史故事,传扬岭南文化、延续黄埔历史文脉。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曹劲评价说:“黄埔‘十古’保护工作并非只是将看得见的物进行拉网式摸查、精细化管理、全天候保护,而是注重挖掘附着在‘物’上的‘神’,也就是遗存所蕴含的故事。”

  (本报记者 吴春燕 本报通讯员 曾 妮 范敏玲 孙旭东)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