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用歌声串起新中国历史


时间:2022-05-0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用歌声串起新中国历史

【人民需要这样的艺术家】

她演唱的《我的祖国》 《南泥湾》 《八月十五月儿明》等一大批激情歌曲家喻户晓,传唱了半个多世纪。她塑造的众多舞台艺术形象,如《白毛女》中的Xi儿、《小二黑结婚》中的萧琴等,在一代又一代观众心中光彩夺目,永不褪色。她就是郭,一个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的歌手。作为中国民族新歌剧的杰出代表和开拓者之一,她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各个时期都有独特的代表作,她用歌声串起了新中国的历史。

2020年央视春晚上,90岁的郭从晚辈中缓缓走出,站定后便开口说话,激动的歌声不仅感染了现场观众,也瞬间引发网络热议。不少90后、00后网友在社交平台上留下评论:“郭老师说话的时候,我爷爷奶奶都哭了,我也激动的哭了。”

一首歌《我的祖国》,跨越半个多世纪,居然能熨平时代的印记和时代的鸿沟,引起人们深深的共鸣。已过不惑之年的郭感慨道:“这首歌代表了我的心声。没有祖国,就没有郭”

郭,山西平遥人。因为家境贫寒,他被迫从4岁开始学习戏剧。他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和磨炼,却成了孩子的主人:青衣、花旦、京剧蓝调,说、唱、读、打样样在行。郭的记忆力特别好,她能学会很多唱段。她大约10岁时开始在舞台上表演。14岁在张家口成名,被称为“晋剧梅兰芳”。

从解放前歌唱到解放后歌唱,在革命、建设、改革的各个历史时期都留下了郭独特的经典作品。从老戏到新戏,郭成功塑造了许多耀眼的舞台艺术形象,她的许多歌曲穿越时空,成为不朽的经典。她是中国民族新歌剧的杰出代表,取得了众多的歌曲传奇成就。2019年,郭被授予“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

吃过很多苦的郭似乎越来越感激人性中的善良和友情。他对物质名利很哲学,但对得起自己的心。面对“人民艺术家”这一国家级荣誉称号,郭坦言充满自豪,但更多的是感激:“这是对我们千千万万文艺工作者的肯定。文学艺术与国家的命运息息相关。国家好,我们就好。”

在旧社会历尽艰辛的郭,对党和祖国有着发自内心的热爱:“我一辈子跟党在一起,是党培养的文艺工作者。我太小了。没有共产党,怎么会有郭呢?我的一切都是党和人民给的。”

郭在8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为中国民族歌剧表演体系的建立和民族歌唱艺术的发展做出了开拓性的贡献,她所演唱的歌曲与新中国的声音历史联系在一起。郭始终以一名党员和一名革命者的身份要求自己:“老老实实、勤政爱民,多办实事。不要只想到自己,要想到人民。”郭总是唱歌,为人民服务。

“过去,我处于社会底层,没有作为人的尊严,受尽屈辱和苦难。现在,在党的培养下,我为人民歌唱,受到人民的爱戴,享受党和人民给予的许多荣誉。”时至今日,郭仍在许多场合以亲身经历激励青年歌手,以贴近百姓,为老百姓歌唱。

郭最喜欢的是《白毛女》:《白毛女》改变了我的人生,带我走上了革命道路,彻底改变了我对艺术的认识》003010在艺术上是相当完整的,是一部“实打实的戏”。该剧的革命性和战斗性唤醒了郭朴素的革命意识。

告别老剧团,扔掉昂贵的旧行头,背上行李,郭在枪炮声中追着刚从张家口撤出的华北联合大学艺术团。“我下定决心,——不再是剧团的‘摇钱树’,而是要做一个值得骄傲的新文艺战士。”她说。

最大的变化是郭的艺术观念。小时候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在戏班里经常挨打挨骂,对地痞流氓很生气。郭觉得自己不挨打也能挣钱养活父母。到了艺术团才逐渐认识到文艺的作用,演戏从来不是为了“出类拔萃的人”,而是为了唱歌,为了人民服务。从此她全力以赴,无论是唱一首短歌,还是在舞台上跳几个秧歌步。

郭经常对年轻演员说:“把我的本事都拿过来!”“我是真的教,也希望他们能真的学,用真正的艺术成就面对观众。”

从舞台到讲台,只有郭自己能明白这两句话的区别。她记得在一次全国人大会议上,周总理问她:“兰英,你现在还能唱能演。你年纪大了会做什么?”想过吗?”后来,郭恍然大悟:“总理希望我们有接班人,把民族艺术事业发扬光大!"

1982年郭退出舞台后,投身于民族歌剧的教学和传承工作。1986年,在妻子的支持下,她放弃了在北京的优渥生活和名望,带着全部积蓄,来到广东番禺3354,创办了广州中国民间艺术学校(后更名为郭艺术学校),30多年来为艺术界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学生。

杂草丛生的飞鹅岭,老两口住草棚,搭驴炉,带领志愿者搬石头、铺石板、铺路.经过多方努力,这座破旧的农场旧址被改造成了一座崭新的教学楼。作为校长,郭还教授声乐系,每天早上带学生一起练习。任何一个偷懒的学生都藏不住眼睛。

在学校,郭谈得最多的是:歌曲,歌唱人们的生活;人是取之不尽的艺术,她坚持毕业生要去农村表演三个月。

“咬一口吐一口,每个字都要‘嚼’一遍!”在教学现场,她总是渴望在一个短期的课程里,把自己一生的学习全部拿出来,让后辈全部承担。“我要去拿

最后的精力拿出来,献给毕生热爱的新歌剧,把自己的艺术实践经验总结出来,传给后人,完成周总理交给我的任务。”

  采访结束时,郭兰英不顾记者的一再婉拒,坚持要起身把记者送到家门口。“她一辈子经历了太多变故,但无论何时,她对观众对群众,发自内心的热爱和尊重,从没变过”,听着郭兰英侄女郭世珍的话,看着缓缓挥手目送记者离去的郭兰英,记者的心里久久未能平静。

  (本报记者 雷爱侠 吴春燕 王忠耀)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