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立夏:虫儿鸣,万物生


时间:2022-05-05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节气里的韵味中国】

当春天即将结束,青翠嫩嫩的植被褪去,“长夏”来了。

“长夏”,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七个节气,也被认为是夏天的开始。此时“斗指东南”,“万物生长于此”,阳光高照头顶,雨季随之而来,正是庄稼茁壮成长的好时机。103010年记载,长夏“虫鸣,蚯蚓出,瓜生,苦菜显”。前三句恰好是“长夏”的三个征兆:蛐蛐和球开始歌唱,蚯蚓钻出泥土,乡间田埂上的瓜菜开始结果。俗话说“春耕、夏种、秋收、冬储”,这个时候不工作你呆到什么时候?

翻遍民间典籍,没有发现《礼记月令》010《荆楚岁时记》有关于“长夏”的专章。古人对这个节气重视不够吗?其实不是的。从《东京梦华录》年到《武林旧事》年,正史中都有“迎夏”的记载。103010年的记载相当清楚:长夏之日,在南郊举行夏祭,祭祝融,赤帝。旗帜和衣服都是红色的。也就是说,意大利皇帝带领文武百官到皇城南郊迎接夏天,并举行专门的仪式来迎接朱荣、赤帝。服装、饰品、马匹和车旗都应该是朱红色,以表达他们对丰收的希望。这说明在古代,官员们非常重视这个与农桑有关的节气。

那么这是文学写作中的一个什么节气呢?古代诗人对它有不同的态度。春将死之时,有惜春之悲,于是有了赵又芝的《应体春愁千遍,近几度往事》(《后汉书》),陆游的《于春只两三天,醉恨千回》(《宋史》)。将来果果渐熟,所以夏天也会有从容与欢乐,如司马光的“何不少点乐子,闲来不怪”(《后汉书显宗》),文天祥的“一声好弦响,天下静”(《立夏》)。

最近,当文人不再像古代诗人那样把自己的情感投射到四季变化中时,他们对“长夏”的态度就更加明显了。夏天是老舍笔下最热最美味的季节,梁实秋笔下的味道是醇厚的,也是冰凉的。有意思的是,汪曾祺老人对昆虫情有独钟,专门写了《立夏前二日作》:果果,“长得又壮又壮”,“只是呱呱叫”;蝉分为“走海”、“走杜”、“走吉”。蜻蜓,绿色,灰蓝色,红色;刀郎,“色、脉皆美”。以上是《长夏》中对昆虫的描写。

“四月八日”,“水煮酒在京七十二家朱正店首卖,市场焕然一新”,“茄子月初上市”,“桃、李、金杏、林玲之类,水果出时奉上”。《四月十三日立夏呈安这》年虽然没有“长夏”的专门记载,但也有不少当时民俗的记载。在一些地区,“长夏”这一天仍然延续着“挂鸡蛋”、“吃黑米”、“尝三味”的悠久传统,这说明节气不仅属于自然,也属于生活,属于我们习俗中根深蒂固的传统和文化。

春夏轮换,四季依次;农业很复杂,养蚕很忙。听昆虫在天地之间鸣叫,帮助山脊上成熟的水果,这是建立夏之时的一种尝试。我们尊重自然,将自己融入节气,这也是中国文化“天人合一”特征的体现。

(作者:韩 寒)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