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东西问丨光泉法师:中国佛教“走出去”能给西方带来什么?


时间:2022-05-07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东西问)光泉法师:中国佛教“走出去”能给西方带来什么?

中新社杭州5月7日电题:广泉法师:中国佛教“走出去”能给西方带来什么?

作者严格感谢潘潘童小雨。

历史上,佛教由印度传入中国,再传到日本、韩国、越南、蒙古等国,走向世界。今天,在中国佛教“走出去”的过程中,再次走向世界已经成为共识,但传播什么、如何走向世界,仍然值得探索和思考。

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杭州灵隐寺方丈广全法师在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时认为,中国佛教的国际化包括两部分。第一,慈悲、宽容、感恩的概念。如果融入西方文明,国际争端可能会减少。二是佛教文化,如音乐、茶道、围棋等。可以用国际通行的方式传播,帮助佛教“走出去”。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佛教传入中国后是如何完成本土化的?

  光泉法师:佛教诞生于古印度。自西汉末年传入中国后,其交流语言由梵语变为汉语。到隋唐时期,佛教形成了几大宗派:天台宗、华严宗、禅宗等。到了唐末,其他门派相继衰落,而禅宗的影响却越来越大,最后独树一帜。这其中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但最重要的原因是禅宗吸收了中国儒道两家的一些重要思想,导致了它的本土化。

比如禅宗主张每个人都有佛性,见性成佛;摆脱复杂的推理,提倡直觉洞察;主张无思想为宗教,平常心为道。这和中国传统的人生哲学差不多。可见,佛教的一些思想与中国文化基因高度契合。

此后,虽然中国朝代更迭,即使少数民族占据中原,但统治者仍在中国推行佛教。他们认为佛教可以解决人们的问题和困惑,是维护社会稳定和发展的力量。

一千多年后,中国佛教深深影响了日本、朝鲜等国,最终成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可以说,本土化对佛教的国际传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杭州灵隐寺。

杭州灵隐寺。

  中新社:中国佛教在海外影响力如何?杭州的寺院曾在东亚佛教交流中起到什么作用?

杭州是中国历史上的“东南佛都”。根据宋代官衔,发明了寺院等级制度,产生了“五岳十寺”。“五岳”中有三座位于杭州,分别是灵隐寺、景山寺和净慈寺。很多日本和韩国的和尚都会去杭州学佛。

例如,北宋时,朝鲜(今朝鲜)的益田大师以王子的身份进入宋朝,师从杭州银辉寺的静园大师。然后去了天台学习天台宗。回国后成为韩国大觉的佛教徒,在韩国创立天台宗,影响至今。

相比韩国,日本来杭州求法的僧人更多,交流也更频繁。南宋时期,日本著名高僧觉阿带领弟子金清乘船到宋,到灵隐寺拜佛海慧远为师。上了灵隐寺后,回国传播禅宗思想。这是日本禅宗史上第一个将禅宗引入日本的僧人。

据《日中文化交流史》记载,去灵隐寺拜师学法的日本僧人,至今仍有辨圆能力,与普门无关等。此外,天佑司舜、南浦邵明等日本僧人也曾前往净慈寺学习。

二和南浦后来去景山学禅。回国后,他们创立的林济宗成为日本信徒最多的禅宗,景山成为林济宗的祠堂。

此后的一千多年间,中国佛教界与他们的交流从未间断。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每年至少有数百名日本人前往杭州祭奠。几年前,东福寺的住持去世了。他死前有个愿望:把骨灰放在景山,因为景

景山寺是日本茶道的发源地。南宋时期,元二边原、南浦邵明在景山留学后带回的中国茶经、茶器、“点茶”、“茶宴”礼仪,日后演变为日本茶道。时至今日,在日本茶道中,茶室的优雅布置,端茶的庄重礼仪,品茶的谈吐风格,依然有着山茶宴的影子。

日本茶艺表演。<a  target='_blank' href='/'>
</p>
<p>
中新社记者福田摄
</p>A;
日本茶艺表演。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南宋时期,留学僧到任何一处,便勤勤恳恳地“做笔记”。有的还绘制名刹的细节,大到建筑布局,小到家具陈列,丝毫不放过。之所以绘制如此详尽,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回到日本,按“五山十刹”的样子兴建他们最高理想中的寺院。

  最终,一本浓缩了南宋五山文化的《五山十刹图》图集就这样诞生了,并跟随日本僧人成功登陆日本,历代寺僧纷纷传录手抄《五山十刹图》。今天母本虽亡佚,但日本各大寺院仍保存着三十余种手抄本。

  中新社:中国佛教中有哪些内容,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值得向全世界传播推广?

  光泉法师:我觉得是佛教的慈悲、包容、感恩。西方的民主自由理念如果能加上中国佛教的这三个理念,就更完美。

  所有事实和证据都证明,西方所谓的民主并不平等,他们所谓的自由,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佛教具有包容性。这不仅是佛教的特点,也是东方文化的特色。在历史上,儒释道之间虽然有诸多摩擦,但都没有因信仰问题发生战争、大规模的杀戮。

  东方和西方的感恩理念也不一样。西方的感恩节,是感恩父母、长辈,东方的感恩已超脱了个体。如儒家倡导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是一种为天下人服务的理念,也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士大夫情怀。

  东方与西方的慈悲概念也不同。西方的慈悲,是对于有相同宗教信仰的人而言的,如果是异教徒,就另当别论。东方的慈悲,是对所有人的。我们常说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不管你我之间是否有仇有怨,都会放下恩怨,帮助对方解脱苦恼。

  所以,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我们要向西方传递慈悲、包容、感恩的理念,把这三个要点融入西方所谓的民主自由中,国际可能会减少纷争。

杭州灵隐寺。

杭州灵隐寺。

  中新社:如今中国佛教“走出去”的情况如何?有没有一些好的案例可以分享?

  光泉法师:目前汉传佛教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不是很大,这和我们没有大规模“走出去”有关。我们真正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僧人少之又少。

  不过我们也在开展针对僧人的外语培训。如今,这个项目已开展四年了。杭州灵隐寺内部也有不少法师能流利用英语、日语讲经。

  但若想让中国佛教“走出去”,我认为以佛教文化的传播为突破口比较现实。

  2019年,中国佛教梵呗艺术团与美国中华佛教会主办的“祈福”中国佛教梵呗艺术音乐会,在美国纽约林肯中心上演。音乐会举行了两场,每场2700人且一票难求。来观看演出的不仅是华人,还有很多白人。这和以前我们去国外讲经只有200多个华人的情况相比,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演出“大热”是因为这场演出找到了西方主流社会比较喜欢的一种方式。演出邀请了一位白人僧人担任主持人。这是一位很会搞气氛的法师,能和台下观众互动,一起学中文。现场观众的积极性一下子就被调动起来了。

  之前的演出,观众是正襟危坐的,演员在台上不敢随意动作。有来自纽约的观众表示,观看完音乐会有美妙、福佑之感,震撼心灵。

“祈福”中国佛教梵呗艺术音乐会在美国纽约林肯中心上演。<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记者 廖攀 摄

“祈福”中国佛教梵呗艺术音乐会在美国纽约林肯中心上演。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此外,灵隐寺也与国际开展围棋、茶道的交流。2009年,杭州市佛教围棋文化交流中心在灵隐寺成立。第二年,日本佛教围棋代表团就拜访了灵隐寺,并连续开展了中日多届混双围棋赛。后来,我们还组织喜欢围棋的法师到日本、新加坡、泰国等地学习交流,以围棋推动民间交往。

  茶道也是一样。之前我们在美国、加拿大和欧洲举办茶会,甚至还把茶会开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举办了“灵隐之夜”。所以,中国佛教“走出去”,一定要找对路子,从全世界宗教传播看起来,文化艺术肯定是宗教文化传播一个很好的载体。我们也要用大家喜闻乐见的方式,开展文明的交流。(完)

  受访者简介:

  光泉法师,现为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浙江省佛教协会会长、浙江省政协委员、杭州灵隐寺方丈。曾发表(主编)过《禅茶:历史与现实》《“禅茶一味”的滥用》《在发展中传承佛教音乐》《禅茶文化论坛丛书》《杭州佛教文献库集萃》《坐看云起》等学术文章与著作。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