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未来我们可能会怎样阅读


时间:2022-05-0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未来我们可能会怎样阅读

阅读伴随着人的成长,也见证了时代的进步。近年来,在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下,通过移动智能终端接收媒体传播的数字服务,有声阅读迅速成为一种新的全民阅读形式。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音频行业市场活跃用户已经达到8亿。相比2020年的5.7亿,其增长速度和规模是惊人的。

诞生于数字阅读形式的有声阅读,让我们经历了从“纸质阅读”到最新的“听读”模式的“屏幕阅读”。这种模式并不是简单地用“耳朵”代替“眼睛”,而是逐步打破互联网和数字技术进步中“耳朵”和“眼睛”的分割所造成的阅读障碍。是二维书面语阅读与一维有声语言交流优势再次叠加,从而向三维视听语言飞跃的阶段。

下一步,随着无障碍移动互联网、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等技术应用场景的不断拓展和媒体融合的不断演进,可以预见,数字阅读将很快进入更高级、更生动的立体形态,从数字有声阅读走向沉浸式视听阅读。信息时代的“书香中国”正在到来。面对这一发展趋势,当前的数字阅读服务商,如智慧图书馆、网上书店、数字出版、音频内容产业等,有必要主动适应,积极作为,努力推动全民阅读在数字阅读新形式下的蓬勃发展。

用耳朵完成“阅读”,丰富人们的阅读需求

通过书面语言获取信息的传统阅读形式,完成了人类的第一次阅读转型,即从最初的音频语言的一维线性传递,到书面符号系统的二维平面传递。这种阅读转型解决了原有有声语言传播的主观性和短暂性的局限,扩大了读者在接受信息过程中的主动控制和调节权,形成了成熟完整的社会文化公约。这是一种划时代的社会文化行为进步,其根本原因在于传播语言和媒介技术的进步。然而,随着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不断发展,近年来,原本被归为小众、只针对少数阅读障碍人群的有声读物再次回到大众视野,形成了“边听边读”有声读物的新景观。人们可以更自由地利用碎片时间,用耳朵完成“阅读”,为人们的阅读行为提供了便利,丰富了人们的阅读需求。

从表面上看,数字音频阅读最大的特点是解放了眼睛,回归耳朵,让人们再次用“耳朵”代替“眼睛”。然而,从本质上来说,有声阅读与原始的有声语言传播有着本质的不同。有声阅读通过移动互联网和数字技术,保留了人物符号系统赋予读者的大部分控制和调节主动权,如重复阅读、自主选择、自主速度、时空自由等。即使有主观意愿,也能进行跳跃、抽象、文声转换,同时重新承认情感温度、互动交流、临场感等音频语言的特性优势。因此,有声阅读不是从文字符号系统的二维平面传播,而是回溯到有声语言的一维线性传播。它恰恰是数字阅读形式对自身功能的重要拓展,是互联网和数字技术在数字空间推动阅读的不断延伸,是未来人类阅读行为的雏形,不再因媒介技术的限制而分为“耳朵”和“眼睛”。

之所以说是“雏形”,是因为目前的有声阅读还不能完全融合一维线性有声传播和二维平面语言传播的所有优缺点,还没有完全展现出三维视听阅读形式的三维传播面貌和优势。面对深刻的理解、逻辑的分析、合理的空间建构、对重要信息的灵敏反应和随时聚焦的视线扫描

目前,互联网和数字技术正迎来迭代升级后的又一轮集聚效应。无障碍互联网、虚拟现实、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应用的聚集和发展。已经是可以预见的前景,这将带来从2D到3D的数字媒体的全面整合和升级。数字媒体的新形式可以轻松解决音频阅读带来的视觉屏蔽问题,也可以充分解放文本阅读和传统观点带来的多样性和开放性的压缩。它的立体性和多维性将充分融合一维音频语言传播和二维文本语言传播各自的优势。这为屏幕阅读、移动阅读、有声阅读等各种传统互联网视听模式下的数字阅读服务的全面整合带来了巨大的机遇。

其实在此之前,现有的数字阅读已经在不断尝试,尝试推出一些具有三维空间特色的新产品,比如虚拟场景、互动绘本、互动阅读、立体阅读、图书共创等。它们是开放的、动态的,但只限于不成熟的媒体整合形式。这些阅读服务基本处于小众应用探索,功能相对单一,体验感不足,难以在大众层面普及。但是,面对新一轮的互联网和数字技术应用迭代,这些功能整合和应用创新会迅速补齐短板,加快对需求的适应,其服务体验必然会以更加舒适、便捷、实用的需求和人们的接受习惯出现。那么,这些小众探索就具备了普及的条件,直到成为一种新的全民阅读形式。

或许,通过数字化服务的文本阅读的有声阅读,最终会走向信息时代的视听阅读,可能会成为未来占据主导地位的一种新的阅读形式。当然,这个过程并不意味着传统阅读方式的退出,就像口语的传播在经历了几千年的书面语传播后并没有消失。每一种新的阅读形式出现,都不是与原有形式的简单替代关系,而是彼此的叠加与融合关系。也正是这种叠加融合下的阅读改革,才会给行业带来新的发展前景。

信息化时代的视听阅读,可能成为未来占据先导地位的阅读新形态

/strong>

  未来,互联网与数字技术迭代升级后的应用场景与现实融通,究竟能产生怎样的激发效应和赋能效果,我们还不得而知。但就阅读而言,我们不妨暂且设想一二。

  三维数字媒介形态可以创设虚拟原生应用场景,也可以开发虚拟孪生应用场景。未来的数字图书馆、网上书店等阅读服务提供者,完全可以实现虚拟场景化应用,乃至与现实场馆融通;未来的读者,则可以随时随地以视听全感官接受模式进入阅读场景,从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视听体验跨入三维沉浸模式下的视听体验;未来的人工智能,可能成为人格化的“图书管理员”“阅读服务员”,提供面对面、一对一、全天候的交互服务……这些都将是可以广泛普及的服务应用模式,能够提升人们的日常阅读体验。

  而更加深刻的变化则在于未来的“图书”本身。未来数字媒介形态带来的视听融合沉浸式阅读,不仅仅是对阅读环境而言,更是对阅读行为本身而言。基于外围服务的应用场景想象,远未触及三维视听阅读形态的核心特征。三维视听阅读是对信息的综合感官接受方式,“沉浸”不仅仅是虚拟应用场景带来的环境沉浸,更多的是在有声语言、文字语言、视觉语言诸形态同时并存或自由即时切换,乃至与内容信息发生高复杂度、高拟真化的交互行为中,所带来的内容沉浸,人类阅读行为有史以来一直存在的“耳”“目”分割,至此将消失。这种沉浸感受,之前只能通过人的阅读想象在个体脑海中实现,未来却可以通过科技转化,在数字媒介形态下的虚拟时空中具现,成为“真实”的、可感、可听、可视、可触、可塑的“信息体”。

  阅读形态对内容生产和服务模式必然具有重塑和再造作用。我们仍以图书馆和数字阅读内容服务提供者为例。未来的图书馆或许将在数字图书馆、移动图书馆、智慧图书馆、虚拟图书馆等一系列技术应用充分发展之后,整合为一种具有“游戏化”意味的图书馆,服务方向不仅在于进行“馆”的数字化场景设置,更在于开发“书”的数字化阅读方式,在于如何充分利用三维数字媒介形态的阅读体验,打造全新服务内容,而不是将传统业务模式简单搬进虚拟环境。同样,视听阅读形态下的“图书”应该如何生产,其作者是否将从个体为主转换为群体、团队为主,抑或加入人工智能手段,我们尚难以测度。但作为雏形的有声阅读内容生产,当下可见的生产模式已经迥异于传统文字图书,这不能不让我们对未来视听阅读的内容生产模式产生丰富的想象。

  总体而言,互联网与数字技术的迅猛发展正驱动数字阅读加速走向新形态,一个全新的阅读时代正向我们走来。届时,人们将能够在虚拟与现实融通的无限制时空内,回到全感官传播场景,使阅读克服单一感官接受所造成的各类时空障碍、符号障碍和体验障碍,甚至新的阅读形态,亦会反向催化和规约未来数字空间的社交、传播、内容服务等社会行为和文化形态,这将是未来数字社会的重要建构力量。

  当然,无论未来的数字阅读走向何处,传统的纸质阅读都会相随相伴。人类历史上每一种阅读方式、阅读形态,都有其独特价值与意味,都有其不可替代的体验与感受。未来的阅读社会,必然是不同阅读形态相互叠加下的学习型社会;未来的“书香中国”,将呈现数智赋能与纸韵墨香相互辉映下的全民阅读氛围。不同阅读方式的价值与特征,只会在数字阅读新形态不断生成、不断融入的进程中,愈加鲜明突出、意味隽永。

  (作者:杨 凤,系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副研究馆员)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