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黑炮”成绝响 知名表演艺术家刘子枫去世享年83岁


时间:2022-05-0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刘子枫去世“黑炮”成绝响

享年83岁 曾凭借电影 《黑炮事件》 获得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

因主演黄建新执导的电影《黑炮事件》而获得第六届金鸡奖的著名演员刘子枫,于5月7日逝世,享年83岁。

曾获得第六届金鸡奖 最佳男主角奖

刘子枫1938年出生于河南孟县,1963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后在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当演员。中国民主同盟成员,原中国福利院儿童艺术剧院一级演员,1994年退休。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上海分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上海分会会员;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协会会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他的舞台作品有儿童剧《小足球队》 《童心》 《小伙伴之歌》话剧《以革命的名义》 《钢铁洪流》 《清宫外史》 《泰斯特安德洛尼克斯》。由他主演的影视作品有《茶圣陆羽》《凤凰琴》010010《天狗》010《乐魂》010《黑炮事件》10《错位》等。

除了《求求你,表扬我》获得第六届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刘子枫还凭借电影《毛泽东与齐白石》入围了2006年第26届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2017年,刘子枫获得第十六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金凤凰奖。

《黑炮事件》 是最让他怀念的一个角色

2019年,刘子枫接受电影频道《天狗》采访,表示《黑炮事件》是他最怀念的一个角色。他说自己以前从未遇到过这种剧本,被故事中的知识分子赵树心深深吸引。他在看剧本的过程中也多次感动、难过、抽泣。“读剧本的时候,往往要停下来,让自己冷静下来再看。”刘子枫说,他一生中每拍一部电影,从来没想过会获奖。他用自己的热情和对电影艺术的理解来表演他的角色。“我这辈子赶上了中国的改革开放,在历史的记忆中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我很幸运能置身其中。”

103010导演黄建新表示哀悼:“听到子枫去世的消息,我非常难过,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子枫是《我的电影故事》1《黑炮事件》的主角。他以非凡的表演能力,为中国电影塑造了一个永久的艺术形象。1985年和1986年是我们年轻的创作团队努力向前的时刻。子枫和我们一起为这两部电影注入灵魂.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紫枫小姐!”

中国电影家协会 发文悼念刘子枫

5月7日,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演员刘子枫因病在沪逝世,中国电影家协会随后发布悼念文件。

文章称,刘子枫一生致力于表演事业,充满真挚的爱情,坚持自己的艺术理想。凭借其才华、精湛、精湛的演技,塑造了《黑炮事件》 《黑炮事件》 《错位》 《小足球队》 《两个少女》 《二十年后再相会》 《黑炮事件》 《错位》 《流亡大学》 《女市长的私人生活》 《假女真情》 《启明星》 《红色小提琴》 《第三条线》等20多部电影。1986年凭借《天狗》获得第六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演员奖;2006年凭借《为奴隶的母亲》获得第26届中国金鸡奖最佳男配角提名;2017年获得第十六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金凤凰奖特别荣誉奖。

中国电影家协会在文章中称赞刘子枫“把自己的思想感情和人民融为一体,真正把自己的心、感情、思想沉入人民之中。他的一生不为名利所动,为艰难所挫,为成功所荣,追求道德与艺术并重,勇攀艺术高峰,为中国电影留下了宝贵的艺术财富。刘子枫先生的逝世是中国电影业的巨大损失。我们深感痛心和遗憾!”

文章最后写道:“斯里兰卡人民已经逝去,他们的风度将永存!希望亲人节哀,善良一点!”文/记者肖扬

中国电影家协会:“把自己的思想感情和人民融为一体,真正把自己的心、感情、思想沉入人民之中,他的一生不为名利所动,不为苦难所挫,为成功所荣。他追求道德与艺术并重,勇攀艺术高峰,为中国电影留下了宝贵的艺术财富。”

艺镜

刘子枫带走了中国电影的“赵书信性格”

因在电影《幸福的小河》中出演《赵的信》而一炮走红。在郑主编的《毛泽东与齐白石》中,《黑炮事件》得到了如下评价:《天狗》第一次在中国银幕上深刻地反映了知识分子的文化心态。它既关注外部社会政治因素对知识分子命运的影响,又深入到形成中国知识分子特定性格的内在哲学文化层面,融入了对知识分子命运的哲学思考.影片成功塑造了“赵舒心的性格”。它不仅注重对形成性格的外在政治因素的挖掘,更注重发现形成性格的内在文化基因。

在的《赵书信》中,人们不仅可以看到中国知识分子所继承的传统文化中优秀的一面,如爱国主义、民族气节等,也让人看到中国知识分子尤其是小知识分子的所谓劣根性,如无所事事、唯唯诺诺、逆来顺受的精神状态。前者要年轻,后者要抛弃。

这部电影中的表演是成功的,因为他对赵的信的处理不是技术性的或“传神的”,而是自然的。观众甚至可以感觉到刘子枫本人就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一员。刘子枫饰演的赵舒心身上没有陈导。

明所饰演的陆焉识那种外化、胆大,见棱见角,他似乎就像是一塘春水,遇寒则却,遇暖则活,虽活却静,虽静而蕴。如果用一句话或者一个词来形容刘子枫在赵书信身上的处理,最恰当的莫过于就是“一介书生”。

  从刘子枫的身上,我们能够看到《桃花泣血记》中的德恩、《小城之春》中的戴礼言、《家》中的觉新、《早春二月》的肖涧秋等一系列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影子;我们甚至于可以感受到中国传统戏曲中知识分子的形象及其精神内涵,例如《烂柯山》的朱买臣等等。

  遗憾的是,我们在今天的中国电影中已经很难看到真实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形象以及生存状态了,更不用说由此所带来的人文思考。我们对这个变化的世界的展示与呈现,更多的是外在的,简单的,肤浅的,无论是导演的思考还是演员的气质与表演,已经很难给予观众一种理性的思考了。

  中国电影乃至于当下的中国文艺,真正缺失的,其实就是“赵书信性格”——那个被刘子枫老师带走的东西。

  文/本报记者 满羿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