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营造书香社会 助力文化强国


时间:2022-05-1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光明日报记者韩寒

据统计,截至2020年底,我国共有公共图书馆3212个,总藏书量超过11.79亿册。实际使用房屋建筑面积1785.77万平方米,平均每万人建筑面积126.49平方米。

“公共图书馆是社会主义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公共图书馆作为全民阅读的重要阵地,近年来一直以‘为人找书,为书找人’为重要使命,充分发挥社会知识中介功能,在服务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国家图书馆馆长熊元明告诉记者。

1.服务阅读,打通“最后一公里”

入夜,位于北京中关村南大街的国家图书馆变得静悄悄。

这是中国最繁忙的公共文化机构之一,有5427个阅读座位。“十三五”前四年,接待读者近568万人次,借阅图书超过2511万册。“我在这里看书很多年了,想找的东西我都有。”国家图书馆一位老读者的反馈。

天津这座离首都不远的城市,图书馆建设和维护实力雄厚。新建的滨海新区图书馆,建筑面积约33700平方米,拥有2000多个阅读座位。馆内一个高29.6米、被34个白色台阶环绕的巨型阅读大厅,充满科技感和美感,每年吸引数百万当地市民“打卡”。

为了使阅读服务不仅覆盖城市,而且延伸到区县、街道乃至乡村,近年来,我国大力推行“总分馆制”(3354),以县为基本单位,以村为重点,探索县级图书馆文献资源的统一采购、统一编目、统一发放和借还。同时引入方便读者借阅的“都市书房”等新型阅读空间,扩大图书馆资源的覆盖面和有效性。

“我们温州有13个县级以上公共图书馆,112个城市自习室和80个人民书店。自从实行分馆制度以来,借书的数量几乎翻了一番。2021年,公共图书馆服务人数1663.52万人,借阅图书1180.1万册。人均借书量达到1.22本。”浙江温州图书馆馆长章琦琳告诉记者。

在当地读者眼中,还有八辆著名的巴士(——),它们是温州图书馆的“流动图书巴士”。在蓝色的公交车车厢外侧,有五个大字“汽车图书馆”,承载着约16000册图书,为社区、乡村、学校甚至山区提供借阅服务。

“他们已经跑了80万公里,服务了20万读者,借了35.4万本书。每次看到偏远地区的孩子手里拿着从公交车上借来的书,笑得很开心,我心里就觉得幸福,觉得读书的种子撒在了他们的心里。”章琦琳说。

温州只是实行分馆制的城市之一。截至2021年10月,全国共有2636个县建立了总分馆制度。上亿册图书通过各级图书馆、“城书房”、“人书房”等借阅网点流通。

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图书借阅服务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在一些城市,只要关注微信官方账号、当地公共图书馆,或者扫描相关二维码,就可以在手机上成功“下单”,像点外卖一样方便地在当地图书馆借书。

2.传承典籍,增强文化底气

图书馆是一个国家文化发展水平的标志,图书资源建设是基础。除了广泛收集当代图书资源,保护、传承和活化古籍也是图书馆的重要职责。

“国家图书馆古籍特藏297.22万册,其中甲骨35651枚,敦煌遗书16579号,赵城金藏4813册,文锦阁《永乐大典》224册,文锦阁《四库全书》36304册,西域文献819号,风格雷图10505种15339册。近年来形成的特藏包括拓片、地图、老照片、手稿、实物等

国家图书馆作为全国古籍保护中心,还带动全国1000多家古籍收藏单位按照《图书馆古籍特藏书库基本要求》等国家标准要求,不断改善库房条件,配备古籍保护专用设施设备,使2000多万册古籍得到妥善保护。

是地方图书馆对有特色的地域文献的收集、整理、传播和利用,与国家图书馆的经典保护和传承相协调。

首都图书馆自1913年鲁迅倡导建立北京分馆和北京大众图书馆以来,已有109年的历史。首都图书馆在一百多年的办馆历程中,积累了大量的地方文献图书、碑刻地图、民国旧报纸、历史照片等资源。

“为了让读者贴近传统经典,坚定文化自信,我们在图书馆纸质资源的基础上,建设了‘北京记忆’公共文化服务网站和‘首都图书馆珍本古籍影像数据库’。”首都图书馆北京地方文献研究中心副研究馆员丁告诉记者。

令丁印象深刻的是,传统典籍的数字化展示,打破了借阅纸质资源的时空壁垒,将老北京文化传播到了海外。一位生活在美国的读者回国后专门致电首都图书馆,称在浏览“北京记忆”网站时,从图集《京师环城铁路工程摄影》中发现了一批珍贵的老照片3354张。1917年出版的地图集,当年只印了八套。“太难得了,没想到能在大洋彼岸看到这么难得的文献”。

历史悠久的南京图书馆也非常重视古籍资源的数字化。“南京图书馆清代藏书全文影像数据库”和“南京图书馆珍本地方志”

全文影像数据库”,都是该馆近年来盘活自身资源,让古籍“活起来”“传下去”的有益尝试。

  3.营造氛围,润泽万千家庭

  “读书最好——王蒙”“藏书为读——莫言”“多思,多读,多写——舒乙”在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藏有多副文化名家为该馆题写的留言。这是东城区图书馆“书海听涛”系列阅读推广活动举办10多年来,日积月累的结果。

  “我们举办了各类大小活动5000余场次,邀请了900余位作家、学者走进图书馆,分享他们的最新思想和见解。目前讲座已形成文学、艺术、语言、史地、民俗、科普、外交、少儿等20余个系列专题,共60余万名读者受益。”东城区图书馆馆长肖佐刚告诉记者。

  数据显示,全国各级公共图书馆普遍开展讲座、展览、阅读指导、读书交流、演讲诵读等活动。仅2020年,各地公共图书馆就为读者举办各种活动150713次,有9279.33万人次参加。

  陈晓怡是广东东莞万江绘本馆的长期读者,从女儿3岁起就带她去图书馆读绘本,“如今女儿已经8岁了,绘本馆也新迁了地址,但是一周带她去一次绘本馆的习惯没有改变,她也因此很喜欢读书”。

  叶暖强是东莞松山湖绘本馆的长期读者,同样也是从儿子3岁起带他去图书馆读绘本,“中英文绘本都读,现在他7岁,已经初步掌握了300多首唐诗宋词和英文单词的自然拼读”。

  东莞当地拥有如此多的绘本读者,有赖于东莞图书馆与社会各方力量合作,共建了一个“绘本馆阅读服务体系”——28家绘本馆、44个绘本阅读服务点,遍布全市街道、社区、儿童医院、幼儿园、小学、乡村,真正融入百姓生活圈,为读者提供“家门口的服务”。

  “从2018年到现在,我们的绘本馆已经服务了118.6万人次,外借图书102万册次,开展活动3500余场,25万余人次参加。从绘本着手,是因为绘本被世界公认为最适合儿童阅读的‘第一本书’,对培养儿童阅读兴趣、建设书香社会有着基础性的作用。”东莞图书馆馆长李东来对记者说。

  为了让书香更广泛地浸润家庭,东莞图书馆从2021年4月起开始推行“我+书房”计划,在东莞市图书馆总分馆体系的“毛细血管”基础上,进一步把成员馆设在更广泛的乡村和社区,让读者带动读者甚至读者服务读者,进一步提升阅读推广的效果。

  “读书这件事,是会‘传染’的。我所在的社区,已经加入了‘我+书房’计划,常常有十几位邻居带着十几组孩子一起读书。”叶暖强说。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