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英国女性与早期埃及考古学


时间:2022-05-1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新片《尼罗河上的惨案》上映后,引来不少非议,但不可否认的是,影片再次将观众带回了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埃及尼罗河》中的30年代。这部小说首次出版于1937年11月,是阿加莎的经典之作。虽然在尼罗河上租一艘豪华游轮对少数人来说是一种奢侈,但“去埃及”却是自18世纪末以来弥漫英国社会的一种时尚。其实在阿加莎的推理小说出版之前,另一位英国女作家阿米莉亚爱德华兹于1877年出版的《尼罗河上千里行》就已经风靡欧洲。

阿米莉亚爱德华兹是一名记者兼小说家。她对早期埃及考古学的巨大贡献鲜为人知。她对她在埃及旅行时看到的非法挖掘感到难过。1882年,她从自己的书中筹集资金成立了埃及调查基金会,该基金会资助考古学家在尼罗河三角洲进行以学术为导向的科学考古。爱德华兹于1892年去世后,她所有的收藏和遗产都捐赠给了伦敦大学学院,并设立了埃及考古学的第一个教席。首任教授是著名考古学家皮特里,被誉为“埃及考古学之父”。埃及检验基金会后来发展成为埃及检验协会,一直存在至今。爱德华兹在伦敦的故居在该市名人故居地图中也占有一席之地。

 1.去埃及旅行的女作家爱德华兹

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曾说埃及是尼罗河的礼物。古典作家游历埃及后的游记,启发了最早对埃及感兴趣的欧洲人。18世纪中期,一些探险家和旅行家的书籍推动了埃及热的到来,欧洲人以去埃及旅游为荣。18世纪晚期,他们向南航行到尼罗河的第二个瀑布。众所周知,拿破仑在远征埃及时带了一百多名科学家。他们写的《古埃及记述》第一卷出版于1809年,最后一卷完成于1828年。

1822年,以商博良为代表的语言学家破译了罗塞塔石碑上神秘的埃及象形文字,标志着埃及学的诞生。因此,埃及吸引了更多的人。除了冒险家和投机者,欧洲学者也开始了对埃及的考古研究。

1801年,英国打败拿破仑后接管埃及,取代法国,继续掠夺埃及文物。大英博物馆有丰富的埃及文物,包括从法国被盗的罗塞塔石碑等重要的考古发现。目前大英博物馆埃及展厅的拉美西斯二世花岗岩雕像高2.6米,重7.2吨。建成时是用一整块巨石雕刻而成,原石应该有20多吨重。不知道花了多少劳力才把它从采石场拖到木筏上,然后顺尼罗河而下到卢克索,再从河边拖到拉美西斯神庙,完成最后的雕刻。1818年,意大利探险家乔瓦尼巴蒂斯塔贝尔佐尼受托将它运往伦敦。当它第一次到达伦敦时,英国公众前来观看当时能看到的最大的埃及法老雕像。后来,贝尔佐尼发现了法老塞提一世的陵墓,清理了阿布辛贝神庙的入口,成为进入吉萨哈弗拉金字塔的第一人。简而言之,所有这些都促进了埃及的旅游业繁荣。据统计,从1800年到1850年的半个世纪里,英国人至少出版了50本关于埃及的游记。

19世纪也是西方女性旅行的黄金时代。他们的足迹遍布南美、远东、北非,留下了相当精彩的文字。阿米莉亚爱德华兹就是其中之一。

阿米莉亚爱德华兹一生中有三个鲜明的身份:记者、小说家和埃及古物学家。她的父亲在成为银行家之前是一名军官,母亲是爱尔兰人,负责教育爱德华兹。爱德华兹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写作的天赋。他7岁发表第一首诗,12岁发表第一部小说。同时,她还为报纸写专栏,并于1855年出版了自己的小说。1864年,她的小说《芭芭拉的历史》被广泛接受,奠定了她作为著名小说家的地位。为了给小说准备素材,她经常和闺蜜一起去旅游。30岁时,父母双亡,她开始尝试一些更具挑战性的旅行,比如北阿尔卑斯山东部的白云石山,这在那个年代是一座不知名的山。基于此,她写了两本书,描述了她在旅途中遇到的人和事,大受追捧。1870年显然是一个分水岭,她六个月的尼罗河之旅最终使她成为改变埃及考古学的特殊力量。

她和女友乘坐一艘带着小三角帆的平底小木船沿着尼罗河来到阿布辛波神庙。在这次旅行的最后,她完全被埃及迷住了,同时也对埃及文物失窃和埃及考古的混乱状态深感忧虑。暴利使得非法文物盗窃和买卖猖獗,各种探险者、假考古学家蜂拥而入。英法德等国也对埃及政府不断施加影响。

1877年,爱德华兹的《尼罗河上千里行》出版,她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想都写在了书中。有段时间洛阳纸贵。在书的开头,我解释了为什么来到埃及——(尼罗河)的游客十分之九是英国人或美国人,其次是德国人,还有一小部分比利时人和法国人.每个人都出于各种原因来到这里:病人寻求健康,艺术家寻求灵感,政治家寻求假期,小报记者寻求八卦新闻,收藏家收集纸莎草纸和木乃伊。单纯好奇的游客很少。

书中处处可见女人的精致。她写道:如果你想对一个城市有一个直观的印象,你还是得去市场,什么都不买。只是为了感知它的光、影、色、味、服、建筑细节。每个门面,每个街角都有不同的人.一半欧洲人,一半东方人,赤脚走路,拉着马,叙利亚的导游,埃及的贫苦农民,穿着白色束腰外衣的希腊人,阿拉伯的贝都因人,埃塞俄比亚的士兵,美国的牧师.每个行业都有单独的交易区,阿拉伯地毯,精美的金银器,各种香料.

但埃及的野蛮掠夺、非法挖掘和对遗产的永久破坏令她担忧。她正在学习。

中也描述了这些非理性现象,表达出自己的忧虑:“那些美丽的壁画全部被涂抹被破坏,铭文都被肢解与污损,每一座金字塔无论大小,游客都随意地在上面雕刻自己的名字与日期。研究人员用湿纸做各种的拓片,使原来的颜色不复存在……文物发现得越多,破坏得越多。”为了写好这本书,她阅读了大量的埃及学著作,结识了当时很多考古学家和文博管理人员,她决心游说他们做点什么来阻止这种竭泽而渔的考古方式和对文物的彻底破坏。

  2.致力于埃及考古的爱德华兹

  1879年,爱德华兹写信给她的朋友、法国人马里耶特,提出了筹款来资助考古学家前往埃及三角洲进行考古发掘的设想。

  马里耶特同样对发生在埃及的一切掠夺和破坏痛心。他自幼对埃及学感兴趣,之后自学成才,作为卢浮宫的一名外派工作人员到埃及工作。1849年完成了卢浮宫古埃及铭文和纸草文献的编目工作后,他积极投身于埃及的文物保护事业。经他多方呼吁,埃及政府于1858年在布拉克建立了一座临时博物馆,要求新发现的文物必须首先交付博物馆,这座博物馆便是开罗埃及博物馆的前身。1859年,马里耶特说服埃及总督建立文物部并担任该部门的首任领导,着手制定文物法和考古发掘许可证制度,规范外国人在埃及的考古发掘。

  马里耶特的继任者马斯伯乐也是爱德华兹的好朋友。马斯伯乐是法国第一位获得埃及学博士学位的专业人士,在组织和指导来自不同国家的考古队进行发掘的同时,他还组织全世界众多相关学者编纂开罗埃及博物馆藏品的图录。1880年,法国东方考古研究所在开罗成立,马斯伯乐担任第一任所长。他自己编写的《埃及考古手册》也是教导大家如何科学测量、科学记录、科学挖掘、科学研究、科学报告的指南。

  富有的外科医生艾拉斯姆斯·威尔逊爵士和大英博物馆钱币和金属器具部主任波尔都支持爱德华兹的倡议。1882年,爱德华兹利用稿费和募集的资金创建了埃及考察基金会,每年资助一名专业的考古学家前往埃及,第一位领队是瑞士学者爱德华·纳维尔。纳维尔曾经参与整理和出版普鲁士埃及考察队资料,他在尼罗河三角洲东北部的泰尔—马斯库塔进行发掘,发现了拉美西斯二世建造的军营和粮仓遗址。

  接着爱德华兹的朋友、英国学者皮特里也受资助前往埃及。1896年,皮特里在新出土的梅内普塔石碑上辨认出“以色列”一词,激起了西方世界了解犹太人在埃及生活状况和活动轨迹的热情,客观上促进了在埃及进行的考古发掘。基金会还资助两位年轻的古典学家对位于法尤姆的托勒密王朝和罗马帝国时期的遗址进行发掘,在很大程度上,他们的巨大发现促成了纸草学的诞生。

  毋庸置疑,使埃及考古真正走上科学的道路并对世界考古学产生影响的是皮特里,他因此被称为“埃及考古之父”。

  1881年,皮特里首次前往埃及,目的是精确测量位于吉萨的几座金字塔。皮特里最大的贡献是发明了影响深远的“序列断代法”。和别人不同,他对埃及的史前遗址更感兴趣。他通过对涅伽达2200多座史前墓地进行发掘,根据出土陶器的形状、陶器上的图案以及陶器出土的地层等因素,将它们分为不同类型,再确定其时间上的相对顺序,建立了古埃及新石器文化的相对年表。结合皮特里的年表和古埃及文献中的王表,埃及学家得以确定法老时期的三千年历史年表。1904年,皮特里出版了《考古学的方法和目的》,详细阐述了以了解和复原古代文明为宗旨的考古学。他指出,考古学家的任务不是为语言学家和历史学家提供认读和解读的材料;考古发掘应当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并遵循自身的定位和特征。

  后来,皮特里和爱德华兹在埃及考古的方向上发生分歧,皮特里更关心尼罗河的史前文明,两人也因此分道扬镳。皮特里不得不为自己在埃及的考古自筹资金。1892年4月15日,爱德华兹因流感去世。临终前她把私人收藏和存款都捐赠给了伦敦大学学院,并在该校设立爱德华兹埃及学教席。如她所愿,皮特里是唯一合适的人选。他成为英国第一位埃及学教授,担任教席直到1933年。皮特里因此再也不用为每年的考古资金发愁,而且还可以带领很多学生一起实践他的考古学理论。皮特里在1913年将他收藏的大部分古埃及考古文物售卖给了伦敦大学学院,与爱德华兹的收藏一起组成了皮特里埃及考古博物馆,博物馆就以爱德华兹的去世时间为成立时间。目前皮特里埃及考古博物馆馆藏有8万件文物,仅次于开罗埃及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和柏林埃及博物馆的埃及文物收藏。

  3.受益于爱德华兹的女性考古学家

  爱德华兹对于皮特里的资助,极大地推动了后世埃及考古研究的发展。1890年,年仅16岁的霍华德·卡特前往埃及,成为皮特里的助手,并接受了考古的专业训练。1922年,霍华德·卡特在帝王谷发现了保存基本完好的图坦卡蒙墓,轰动了全世界。

  爱德华兹肯定也不会想到,在她去世后,受教于皮特里的英国女性考古学家同样层出不穷。特鲁德·卡顿·汤普森便是其中的一位。

  汤普森早年在庞贝和罗马游历,萌发了对于考古的兴趣。她后来在伦敦大学学院学习阿拉伯语和非洲史前史学。皮特里教授注意到她,1924年为她争取到一笔资金去埃及的法尤姆工作。不过,让汤普森名垂青史的一件事是她在大津巴布韦进行的研究。当时英国科学协会正在津巴布韦古城考古。自从探险家在南部非洲发现大津巴布韦遗址后,都不相信那些巨型石墙是由当地黑人建造的,甚至干脆将其年代上移千年,将它当作腓尼基人的杰作,但这个结论又没有科学依据。汤普森到达后,发现所有的遗址都已经被破坏,便决定另辟蹊径。她通过空中飞行——这也是最早的空中遥感考古——发现了古城中一条被植物掩盖的古道。她选择在那里开辟探方,果然出土了大量带有当地土著风格并可进行断代的文物,确认了该遗址代表的是属于当地文明起源的文化,而那些大量近东和远东的文物显然是通过贸易所得。她在当地举行的学术会议上宣读了自己的结论,并指出早在9世纪,这里已是繁华的城市贸易中枢。这个结论引来了巨大的反对声,直到1980年津巴布韦独立后,汤普森的观点才成为主流。

  汤普森有位老师名叫玛格丽特·默里,她是打开库纳姆·纳赫特木乃伊的最早女性,也是皮特里的助手。

  4000年前的古埃及,一位地方长官的两个儿子在6个月内相继去世,悲伤的父亲按照埃及上流社会的传统,把他们的尸体制作成木乃伊,期待有朝一日能让他们复活。他们的棺木被刻上了象形文字,这就是著名的库纳姆·纳赫特木乃伊。1907年,他们的墓葬被发现,兄弟木乃伊运到英国曼彻斯特。玛格丽特·默里博士打开了木乃伊的包装,对两人的骨骼形态进行了研究。

  陪同汤普森去大津巴布韦的还有一名叫凯瑟琳·凯尼恩的助手。她是大英博物馆馆长弗雷德里克·乔治·凯尼恩爵士的长女,也是考古学家莫蒂默·惠勒最得意的弟子。我们今天在田野考古中普遍采用的探方发掘法也被称为“惠勒—凯尼恩发掘法”,它是由莫蒂默·惠勒最先使用,并由凯瑟琳·凯尼恩大范围应用并广泛传播的。凯瑟琳·凯尼恩后来成为英国最具影响力的考古学家之一,被授予女爵士称号。在耶利哥,她和她的团队在发掘区布 5×5米的探方,保留隔梁,严格按照平剖面结合的方法,将不同时代的地层和出土器物区分出来,在精细的地层学证据下建立起一个跨越万年的、从早期半定居半游牧社会到发达农业文明的文化序列,将人类在那里栖居的年代追溯到冰期末,改写了近东乃至世界的史前史。

  当然,不得不提的还有多萝西·加罗德,1937年她成为剑桥大学史上第一位女教授,也是世界上取得教授地位的第一位史前考古学家。她发现了世界上最早的农耕社会的前身纳图夫文化,这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的聚落,这个词就是她最先使用的。在她之后,还有玛丽·利基,她在坦桑尼亚的奥杜威大峡谷发现了距今370万年的古人类脚印化石。

  从1822年以商博良为代表的文字学家破译了罗塞塔石碑、解开神秘的埃及象形文字,到1922年霍华德·卡特在帝王谷发现保存基本完好的图坦卡蒙墓,再到2021年,考古工作者在埃及南部城市卢克索发现3000多年前由图坦卡蒙的祖父阿蒙霍特普三世建造的黄金之城阿顿(这也被称为是继图坦卡蒙墓之后的重大考古发现),走过两百年的埃及考古依然不断为我们提供新知。在早期考古群英谱中,一直都有许多杰出女性存在,她们以自己的智慧和努力开拓出一片独一无二的天地,她们的光芒在今天依然闪烁在历史的天空,她们的成就值得全世界尊重。

  (作者:闻白)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