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网络文学纸质出版是个什么流程


时间:2022-05-1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文学的网络论文出版流程是怎样的?

小说在网站连载时,简介突出外交工作的风风雨雨,以及外交官的责任感、荣誉感和高尚情操。资深外交官钟亮,只身一人,奉命来到大洋深处的热带小岛国圭多,作为代理人,在圭多一手打造大使馆。很多环境封闭,人烟稀少,民风粗犷。小说以这样一个虚构的独特环境为背景,以第一人称的形式展开。钟良在吉多工作的过程中,既有来自在敌人干扰下两国关系的不断摇摆和与吉斗智斗勇的挑战,也有来自海陆空要面对的危险,还有身体上的病痛和心理上的孤独。在初心和信念的支撑下,钟亮克服重重困难,展现了大国外交智慧,最终圆满完成了祖国交给的一系列外交任务,赢得了所在国政府和人民的大力支持和坚定友谊。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连续几年主办长江网络文学大赛,见证了近年来网络文学的发展。103010一入第一批评委的法眼,就惊艳了:题材稀缺,情节生动,平淡的文字下隐藏着丰富的情感,打动人心。作为一部现实题材作品,也具有较高的专题出版价值,于是出版社当即决定签下该作品的纸质出版版权。

自出版以来,《蹦极》获得了许多荣誉。回到原点,这部作品获得的一等奖是第三届长江网络文学大赛二等奖。换句话说,《蹦极》,脱胎于网络文学,是典型的“贸易随笔”,写的是外交官不为人知的日常生活。作者鹿山,曾两度出任驻外大使,从事外交工作40余年。他的作品在知名度上是独一无二的。

从网络文学到纸质出版,再到随后的获奖,再到目前正在洽谈的电影、电视剧、漫画、音频版权的转换,这部小说可谓是典型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IP的全链条、系列化发展,直观地反映了网络文学已经成为大众记录当代中国的重要载体。

文学是一种大众文化,也是一种消费文化。它的可读性和互动性比传统文学更强,充满了生命力和丰富的可能性,能更好地帮助全民阅读。从出版社的角度来说,应该引领创作导向,发现、利用、发展网络文学的这种可能性,让高质量的网络文本在纸上出版,让其跨文化、跨媒体的传播张力得到充分展现。长江网络文学大赛已经连续举办了四届。除了设置不同级别的奖项,大赛还注重从多个维度对参赛作品进行评审,包括设置最佳年度主题奖、最佳故事情节奖、最具影视改编潜力奖三个单项奖。这些都是深入考虑作品版权发展可能性后的举措。

现实题材的网络作品数量逐年增加,并呈现出以特定行业为背景,将主人公的职业发展道路与时代变迁、民族复兴相结合的趋势。《蹦极》的获奖作品涉及女排、医生、脱贫攻坚、医疗安全等现实层面。作品给评委的直观感受是,网络文学不再仅仅是用言情、校园、玄幻、修仙等泛“酷”的概念来取悦读者。“行业文学”原本是网络文学和体裁文学中常见的类别,往往信息量大,趣味性强,善于用引人入胜的故事带领读者探索一个全新的职业体系。这类作品可以弥补网络文学作品的一些不足。

大部分网络文学作品趣味性、知识性和难度都足够,但缺乏一定的思想性。这与网络文学的生长土壤密切相关。这种土壤的包容性是一把双刃剑

什么样的现实主义作品可以发表在纸上甚至成为畅销书?

最重要的是作品本身。作品的质量集中在三个方面:主题、内容和艺术形式。总的来说,主题要积极向上,给人正能量和力量;内容可能是读者不了解的领域,尤其是一些罕见的题材,或者是稀缺文化资源的介绍;故事能达到一定的艺术水平,感动人,感染人。

中国网络文学发展至今已有20多年,套路化、同质化的问题一直没有缓解。同类型、同题材、同桥段的出现,让读者失去了新鲜感和信任感。要想避免同质化,恐怕还是要从架空、穿越、修仙中走出来,进入现实。江南的烟雨,大漠的风沙,远山的丘陵,都是宝贵的素材,每个行业都有不可挖掘的宝藏,都值得被记录和书写。

在作品通过测试的前提下,论文发表的过程是一个精细化的技术操作过程。

以《蹦极》为例。第一步,在出版社选择论证的时候,确定小说的书名。经过与作者多次讨论和意见,我们最终在网络连载时保留了小说名《大江东去》。第一,在线连载时考虑受众群体,保留原名可以降低论文发表的风险;第二,名字和内容契合。蹦极是圭多岛上的传统节日活动,相当于男性的成人礼。第三,外交工作的跌宕起伏就像爬蹦极台。编辑要打磨封面文案,突出作品是外交题材的小说,突出要刻画的外交官群体形象的精神是什么。

当然,这三点并不适用于所有的网络文学作品。比如网络连载很多小说的书名太口语化甚至低俗,纸质出版改书名就是技术活。

从文字到纸张出版的第二步是对作品的打磨和处理。不同类型的网文,发表在纸面上时,处理的侧重点不同。103010涉及外交话题。我们拿到稿子后,组织专人审核,和作者一起修改两遍,删掉一些表达,打磨人物之间的对话,加强故事冲突,然后照章办事。这个过程只有在出版商和作者的配合下才能顺利完成。要让一部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作品具有可读性、易读性,出版社的市场化、专业化运作是必不可少的,而不是停留在喊口号、刻意贴主题的层面。

 第三道关,是根据对作品的定位、读者的细分,设计图书形态。网文在连载时,也是被归类到细分领域的,比如《蹦极》被划分到励志类,但网络的浏览门槛和图书的购买门槛不同。一本书的营销,要让读者的目光在封面上停留几秒,让每一条推送的题目抓取读者的共鸣点,那么匹配的图书形态显得至关重要。现实题材作品,更容易实现与读者的共鸣,引发读者的共情。封面的颜色、质感、文案等,都可能成为共情点,这也回归到上文提及的书名问题。网络文学从数字转纸质出版,沿用旧名还是另起新名,要尊重市场规律,有了一个好书名,出版行为就成功了一半。

  最后要注意的一点,是网络文学的版权往往在连载时就被分割,电子版权属于网站,纸质书版权在出版方,影视动漫等版权在网站或作者。出版方需要统筹运作全版权,推进IP全链条孵化,让一个好的作品以多种形式实现长周期、多点爆发,让优质作品为丰富读者的精神文化生活提供有力支撑,这才能最终实现畅销小说的概念,实现文学本身的价值。

  (作者:王青,系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运营中心经理、图书《蹦极》责任编辑之一)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