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绘制文物“标准照” 的考古绘图师:“要对得起历史”


时间:2022-05-15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新社成都5月14日电。com:绘制文物“标准照片”的考古学家:“无愧于历史”

记者岳亦桐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学家李福秀在观察了一件陶器很长时间后,拿起一个三角形,仔细测量了它的大小。后来,她开始熟练地用铅笔在坐标纸上画出器物的轮廓和纹饰,很快就画出了精美的手稿。这一步之后,她还需要再仔细画一次粉笔线,这个物体的“标准照”就完成了。

金沙遗址出土的阳刻昆虫类动物纹玉牌。 受访者供图

金沙遗址出土杨昆虫动物玉牌。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不要低估这种陶器。它已经有4000多年的历史了。”李福秀搓着戴着黑色腕带的右手,介绍道,“出土物本来是没有生命的物体,但有了考古图纸和文字资料、照片,它们就能‘说话’了。”

考古制图需要通过实地勘察、仔细观察、专业工具和制图技术,详细记录遗址、遗迹的大小和形状,清晰刻画遗址、遗迹的结构和文化特征,具有准确性、规范性和艺术性。这项工作贯穿于考古发掘的全过程。即使在摄影技术高度发展的今天,一些遗迹和遗物的结构和细节仍然需要手工绘制才能准确显示。时至今日,每一份发掘报告都必须有考古图纸,其重要性可见一斑。

李福秀熟练地为文物绘图。 王磊 摄

李福秀熟练地为文物作画。王乐妍摄

李福秀从事考古测绘工作已有29年。曾参与宝墩遗址、邙城遗址、金沙遗址、商业街船棺墓等著名遗址的考古测绘,入选“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随着大量发掘报告和学术论文的发表,她说,“有时候我觉得挺有成就感的。”

她完成了金沙遗址出土的经典玉器——的昆虫和动物图案的考古绘图。当时李福秀仔细观察那块圆角梯形的玉盘,突然发现玉盘正面有细细的公刻纹,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后来她重点画了这些一模一样的浅线条,画出了准确的线条画。考古学家看了看线条画,惊叹道:“这不是蝉的图案吗!”蝉纹是古代一种重要的符号代码。通过类似的符号代码,考古学家甚至可以推断出古代民族的起源和迁徙路线。

李福秀查看此前绘制的图。 王磊 摄

李福秀看着之前画的图。王乐妍摄

李福秀在金沙遗址考古现场工作了8年,那是她绘画生涯中难忘的一段日子。重大发现不断涌现,发掘工作如火如荼。她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画出准确的场景图。“那时候我就站在三脚架旁边不停地画,有时候一画就是一整天。”她仅在金沙遗址祭祀区就画了1000多幅;在一个墓葬发掘现场,绘制了500多具人类骨骼的墓葬。玉璋、玉琮、象牙、石磬……文物一旦提取,经书专家清理后,需要她立即绘制线条画,提供给考古学家研究。在过去的八年里,她参与了金沙遗址40多个发掘现场的遗迹和遗物的绘制。

谈起几十年来坚持案头画画的动力,李福秀露出了朴实的笑容。她说:“我只是觉得,我已经把图画出来,让别人看得懂,对得起文物和历史就好。能够为考古研究做出贡献,我感到非常高兴。能参与这么多重要遗址和遗迹的考古绘图,是我的幸运。”

李福秀正在测量文物尺寸。 王磊 摄

李福秀正在测量文物的尺寸。王乐妍摄

如今,忙碌的工作之余,李福秀已经带了10多个学生。她总是告诉这些年轻人,“在制作考古图纸时,我们必须忠于实物,仔细耐心,为研究者提供最准确的参考材料。”(完)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