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李清照词中的“溪亭”在哪里


时间:2022-06-0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李清照是济南人,但她的年谱中没有居住济南的记载。据年谱记载,李清照于宋神宗元丰七年(1084年)生于济南章丘明水,六岁前一直住在明水。当她六岁的时候,她的父亲李被任命为一名正式的商业教师。他在汴京京曲西边买了一处住宅,取名“游助”,带着李清照母女住在汴京。两年后,李被授予商学博士。李清照在汴京一直住到1101年,那年她18岁,在宋徽宗。这一年,她嫁给了大学生赵明诚,之后的三年,她和赵明诚一起住在汴京。没想到,厄运降临到了她身上。宋徽宗崇宁二年(1103年),朝廷在王安石变法时复兴“熙宁新党”,转而镇压借助高太后之力夺回朝廷大权的司马光、苏轼“元佑旧党”,并竖立“元佑党碑”以示惩戒。苏轼的弟子李飞自然被划入元佑党籍,并遭受了仕途上的沉重打击。与此同时,宋徽宗颁布诏书,“宗室不得与元佑汉奸党的后代通婚,不这样做的,予以修正和纠正。”查查赵明诚的父亲赵挺之是新党人物,这给了李清照人生中的第一个难题:父亲是元佑的旧党,公公是西宁的新党。她该怎么办?她和赵明诚不是“冤”,而是一对既定的夫妻。赵明诚的父亲住在对面。为了避嫌,李清照从二十一岁开始选择离开汴京,回到家乡。随后的几年,“当我回到故乡,当我回到汴京”,我和赵明诚过着聚散的生活。两年后,李清照二十三岁时,朝廷解除了对元佑党员的禁令,李清照得以在汴京回到赵明城。并没有持续多久。次年,赵挺之在与蔡京的政治竞争中被蔡京陷害。可惜他死了,赵明诚兄弟都遭受了牢狱之灾。虽然很快被释放,但李清照的婆婆郭夫人为了避祸,还是选择再次离开京城,留在山东青州。从此,李清照再也没有回到汴京。

李清照住在青州。在此期间,赵明诚于宋徽宗宣和三年(1121年)前往莱州,李清照与她同行。徐安琪七年,赵明诚守子洲,李清照仍居莱州。这一年,南方金兵大举入侵,次年攻破汴京,子洲、莱州均危急。靖康二年,游牧民族逼近子、来、清等国都。赵明诚赴金陵参加母亲葬礼,接任江宁守护。李清照催船南渡,离开了山东老家。

根据这一记载,李清照从未到过周琦(济南)。作为一位伟大的词人,追寻她的下落具有承上启下的意义。李清照有一阕《如梦令》:“总记西亭夕阳,不知何去何从。总是玩到尽兴而归,却输给了朱峰泳池深处的泳池。打,打,起一池鸥。”有评论家说,这是她十九岁的作品,表现了一个少女喜悦的心情。十九岁,李清照和赵明诚结婚后的第二年。他们住在汴京。《如梦令》请注意两个关键词:“永远记住”和“西亭”。字一开头,我常常想起西亭的那个傍晚,“常”在历代的几个版本里被印成“味”,“味”曾经是。“尝”与“味”都表明,此词是一部追忆往昔的作品,而不是一部立竿见影的作品。那么,西亭在哪里?查了很多地理记载,发现汴京并没有西亭,李清照是从章丘明水去京师的。她在明水度过了童年,但是明水没有西汀,引起了我们的兴趣。李清照是个严谨的人,不会凭空捏造一个“西亭”。西亭是她的落脚点,这不仅与对这首词的解读有关,也与她的人生经历有关。

最近看到苏辙《题徐正权秀才城西溪亭》的一首诗:“竹林分水道,真与幽民隐居。路上河穷,但只有原船,城里有鱼。来东方只为林全好,野外学课本。不知如何侮辱师尊,还因女婿遗书。”这首诗写于宋熙宁(1075-1076),当时苏辙是周琦的秘书,徐政权从很远的地方来拜访周琦。苏辙尽心尽力地向他展示了大明湖畔的景色,并写下了这首赞美诗。诗中有“苦来石大师”一句,指的是山东兖州人石碣。他是当时著名的学者,国子监《易经》教授,主张道文合一。许多学者称他为库莱先生。许是杰的女婿,所以他受到了苏哲的招待。这首诗记录了苏辙与徐政权游览西亭的情景。原来,地方志查不到的西亭,其实就在济南古城的西角。当时的大明湖浩浩荡荡占了半个济南城,北城和西城的北部都与湖相连。莲花林和水上步道只有坐船才能到达,苏辙称之为世外桃源。西亭已经找到了。

由此可以推断,李清照于宋徽宗崇宁三年(1104)至五年(1106)到达西亭。在此期间,她的父亲被归类为元佑党党员,并被免职和驱逐出境。她也被迫离开北京,与赵明诚分开,因为“宗室不能嫁给元佑汉奸的后代”。她去哪里了?编年史上说“回原籍”,哪个“原籍”?从这句谚语来判断,她应该和父母呆在济南。李有一部重要作品《历下水记》,记载了济南的泉池、泉河,算是这个时候的。纵观李的一生,他只能在两个时期定居济南,一个是他做官之前,另一个是党被杀之时。当时,看到父亲的不幸,李清照给公公赵挺之写了一封信,希望公公能救救父亲,但他没有理睬她。她在悲痛的时候,写了一首《冷热》的诗,意思是说公公赵挺之的处境很热,但是她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却是对公公的控诉。这一年是崇宁四年(1105)。也可以证明,从熙宁八年到崇宁四年三十年后,西亭依然屹立在济南西城。然后再读这首《如梦令》的歌,又有了新的东西:那个西亭的黄昏,难以忘怀。她醉得找不到回家的路。她为什么喝醉了?你是疯了,还是借酒浇愁?于是他误入莲藕深处。请注意这个“错误”。本来一个大家闺秀误把自己许配给宗室子弟,现在回国太麻烦。李清照此时的家应该是她公公婆婆的。失落的地方不仅仅是一个湖池。整个朝廷新党老党“争渡”,难怪一池鸥起,她不知何去何从。这不是过度解读。李清照此时此地还有幸福的女朋友吗?从北宋熙宁二年王安石变法到靖康二年平定南方,五十七年间,党争不休,国力耗尽。最糟糕的是,宋徽宗重用蔡京,甚至禁止文人的诗词和赋,说“一个诗人有五百个职员。”李清照怎么敢站出来谴责?这种音乐笔充满了勇气。

气了。

  这阕词后,李清照又作了第二首《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海棠依旧,山河依旧,岁月依旧,人亦依旧,可是,哪个是绿、哪个是红?她没有说。她告诉人们,在雨疏风骤的时空下,绿红与肥瘦时常颠倒。

  孙葆元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