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艺术家蓝天野逝世,一生为舞台的他在北京人艺从25岁演到93岁


时间:2022-06-0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艺术家蓝天野逝世,回顾戏剧经典形象 一生为舞台蓝天野在北京人艺从25岁演到93岁

6月8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宣布: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七一奖章获得者、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表演及导演艺术家蓝天野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6月8日13时43分在家中逝世,享年95岁。

蓝天野,原名王润森,1927年5月4日出生于河北省衡水市饶阳县。从1944年底以沙龙剧团演员的身份在国立北平艺专首次演出《日出》开始,回望蓝天野70多年的艺术生涯,他在戏剧、影视、书画等领域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在经典话剧《北京人》103010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尤其是在《蔡文姬》中,他饰演的“秦老爷”至今仍被观众视为中国话剧舞台上的经典形象之一。80年代末90年代初,参与拍摄历史剧《茶馆》,成功塑造了“姜子牙”。在中国第一部室内电视剧《封神榜》中,“王之父”这个角色,早已成为一代人不可磨灭的记忆。从小学习书画的蓝天野,从李苦禅、许麟庐两位大师那里开始潜心学画,坚持“勤于笔墨,另辟蹊径”的创作思路。他的作品充满了鲜明的艺术个性和深刻的文化内涵。

作为一名18岁参加革命的老共产党员,2016年,中组部决定授予时年89岁的蓝天野“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2021年,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蓝天野以中共中央的名义被授予“七一勋章”。

早期职业生涯

进步青年积极参加革命工作。

1927年,蓝天野出生于河北省饶阳县。他的原名是王润森。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当我的曾祖父还在襁褓中的时候,他的家族四代人就从冀中搬到了北平。蓝天野曾经形容自己的家庭有点像巴金的《渴望》,曹禺的《家》。但是,他既不是名门望族,也没有那么多书香,只是一个典型的封建家庭。1948年,由于革命工作的需要,王润森正式改名为蓝天野,这个被他叫出来却没有任何意义的名字伴随了他的一生。

蓝天野曾经说过,他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成为一名演员。那时,他对绘画充满了兴趣。1942年,我在北平三中读高三,第一次看话剧,是曹禺的《北京人》,我的老同学苏敏演曾婷。因为热爱书画,1944年考入国立北平艺专。在苏敏的指导下,他在《北京人》中扮演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黄省三”。

1945年初,在姐姐石梅的影响下,蓝天野以“地下交通员”的身份参加革命工作,并于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北平解放前,在“京剧运动”中,以“祖国剧团”的名义开展活动,广泛团结和联系了一批校剧团,发挥了戏剧引领青年进步、传播革命思想、发展党员的核心作用。1946年,演完李健吾编剧的《日出》后,蓝天野被分配到第二戏剧队工作。从此,他不再在北平艺专上课,一生从事戏剧舞台工作。

1948年底,为迎接北平解放,由中国话剧团骨干——戏剧二团和华大工程团组建了华大二团。自然,蓝天野也在其中。新中国成立后,华大艺术文化二团改编为中央戏剧学院话剧团。期间,蓝天野参演了解放初期影响较大的新创话剧《青春》,宣传了“反饥饿、反内战、学生民主运动”的话剧作品。

1952年,根据上级指示对文艺工作专业化的要求,中央戏剧学院的歌剧团、话剧团、舞蹈团与原北京人艺(后称“老人艺”)三个剧团合并

回忆起北京人艺的创办,蓝天野曾这样形容自己,“那年我25岁,标准的青年演员,对未来充满憧憬。”期间参演了由苏联作家《民主青年进行曲》改编的独幕剧《长海来了》,曹禺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部新作《非这样生活不可》。

相比以上作品,《明朗的天》中的“曾”是蓝天野一直想演的角色之一。从第一次看剧,就被这个角色深深打动。1957年,正在剧院主持在职演员班表演教学的蓝天野接到了调令。北京人艺决定建院后,《北京人》第一版中的“曾”由蓝天野饰演。经过长时间的揣摩角色,以及对诗歌、绘画、养鸽等方面的专门研究和专门建议。从表演结果来看,蓝天野认为他对曾的表演还是成功的。特别是周恩来在看完《北京人》的演出后专程来到后台与演员们交谈,并把蓝天野叫到前面,说:“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文清。”当时还是青年演员的蓝天野很受鼓舞。

也是在这一年,蓝天野最重要的作品《北京人》开始了第一次排练。多年后,蓝天野回忆起这部作品,在体验生活上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比在排练过程中还要多,而熟悉一个不熟悉的角色,清晰地反映人物形象,也是他个人演艺生涯的一个有益范例。蓝天野回忆这段时期时说:“1957年排《茶馆》的时候我30岁,正是人物第一幕中少年阶段的年纪。但人物的塑造还是需要时间的,尤其是秦晚年的第三幕,更需要从生活经历中去发掘和创造。”

在1963年的演出中,蓝天野逐渐发现了人物头部不断抽搐的病态特征。完成

剧最难演的部分则是,最后一幕“王利发,秦二爷,常四爷”仨老头,在茶馆里互道衷肠,彼此告别的那场戏。据蓝天野回忆,当年导演焦菊隐先生专门用了一个晚上排这场戏,诱导演员找到那种历尽沧桑,从心底发出倾诉的感觉,从而使这一部作品成为在老舍先生和焦菊隐先生两位大家的引领下,打造出的经典篇章。

  1992年《茶馆》告别演出,那是蓝天野最后一次出演“秦二爷”。那时的他已年过花甲,接近秦仲义最后一幕的年龄。为了体现出第一幕他的年轻气盛、风华正茂的人物感觉,在“秦二爷”亮相茶馆时,用心设计,并即兴结合了很多外部动作,蓝天野希望一出场就有与众不同的人物身份感觉,体现步履轻盈,潇洒不羁的神态。

  作为演员,蓝天野除了成功塑造了《茶馆》里“秦二爷”的经典形象,他在北京人艺近70年的艺术生涯里,还有很多舞台形象至今令人印象深刻。在其另一部代表作话剧《蔡文姬》中,他出演“董祀”这一角色。作为焦菊隐先生继《虎符》之后“向民族戏曲学习”的延续,蓝天野在“董祀”这一角色上,从语言到形体,借鉴了京剧小生名家叶盛兰身上的气韵,甚至借鉴了裘盛戎与周信芳表演的精华。由于自幼对京剧痴迷,也有些许武术的幼功,蓝天野认为,自己在这些方面略具优势。

  1963年,在相继演出了《茶馆》《蔡文姬》等作品之后,蓝天野从演员转行做了导演。上世纪70年代末,曹禺完成了他在1963年被迫搁笔的《王昭君》,当年作为北京人艺的重点剧目,已经转岗导演多年的蓝天野,被选作该剧的男主角出演“匈奴呼韩邪大单于”,而剧中“王昭君”一角,则由他的夫人狄辛饰演。多年后,当蓝天野回忆起当年对于呼韩邪这一角色的创作,他认为从一开始就比较自如地获得人物自我感觉,创作欲望也很浓,算是自己比较满意的作品之一。

  自1992年《茶馆》告别演出之后,蓝天野便再也没有登上首都剧场的舞台,直到2011年,84岁的蓝天野,迎来自己人生中的第七个本命年。那年春天,时任北京人艺院长张和平在剧院食堂设宴,邀请了蓝天野与朱旭两家人。这一次,日后也被蓝天野戏称为“鸿门宴”。那一年,剧院决定由导演李六乙排演,巴金原著、曹禺改编的话剧《家》。由于1984年曾导演过该剧,本以为顶多担任个“艺术顾问”的蓝天野,最终时隔19年后重登首都剧场的舞台,出演了《家》中“冯乐山”一角,朱旭则出演“高老太爷”。2020年,在北京人艺举行“曹禺诞辰110周年纪念演出”时,蓝天野以93岁的高龄,时隔数年再度出演“冯乐山”,这也是他最后一次以演员的身份站在北京人艺的舞台之上,而此时,老友朱旭已去世两年。

  复出舞台一年之后,2012年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迎来建院60周年,剧院则以“盛典计划”为名,举办十项活动,而其中最难的一件事,便是要创作一部“原创·当代·北京”的新剧目演出。编剧何冀平受时任院长张和平之邀创作了话剧《甲子园》,蓝天野以“艺术总监”的身份参与了此次创作。剧中的男主角“黄仿吾”,蓝天野曾提出由濮存昕饰演,但由于《甲子园》是一部写老人的戏,最终85岁的蓝天野与几乎同龄人的郑榕、朱旭,时年90岁的朱琳,70多岁的吕中、徐秀林出现在同一舞台上,缔造了继《茶馆》告别演出之后,北京人艺舞台上的又一段佳话。在这一次的演出结束之后,蓝天野还曾自备了一件写有“《甲子园》——蓝天野告别舞台”的圆领衫,上面签满了所有主创及演职人员的名字。蓝天野曾在自传中提及此事,当时朱旭曾对他说:“天野,这不对啊,你怎么又写‘告别舞台’?”蓝天野则答道:“告别是为了回归。”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臻

  文中部分内容参考蓝天野自传《烟雨平生蓝天野》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