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海昏侯墓孔子屏风实为多功能“镜屏”


时间:2022-06-10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在海昏侯墓出土的文物中,一面残破的漆屏非常独特。屏幕上有孔子及其弟子的画像,上面有他们的名字和孔子的相关介绍。另外,屏风上嵌有铜镜,所以屏风是集屏风、服装、镜子于一体的镜屏。

海昏侯墓是西汉海昏侯刘贺的墓。位于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大塘坪乡官溪村。这是中国发现的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内容最丰富的汉代列侯墓。在海昏侯墓出土的文物中,一面残破的漆屏非常独特。屏幕上有孔子及其弟子的画像,上面有他们的名字和孔子的相关介绍。因此,这种屏风被命名为“孔子屏”。但由于年代久远,再加上地震,海昏侯墓被淹,屏风被严重腐蚀,所以其原貌和功能一直是个谜。

近日,北京联合大学考古研究所历史学家王楚宁揭开了海昏侯墓出土孔子屏风的真面目:它不仅是屏风隔断,还是集屏风、衣服、镜子于一体的多功能“镜屏”。

漆木器的修复工艺繁琐漫长

据了解,屏风出土时,虽然时隔2000多年,但屏风上的漆画色彩依然十分鲜艳,文字清晰可见。如何在最大程度的保护下恢复其原貌,是专家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我们先用刷子清除屏面的污垢和杂质,然后拍照、存档、测量、称重,最后进入实验室考古阶段。”侯梦亮墓文物保护专家杨小林表示,屏风的修复前期需要经过文物清理、分析、检测、三维扫描等技术工作,后期会在实验室进行清理修复。只有将现场其他零散文物与孔子屏风相结合,才能重现西汉屏风昔日的辉煌。

由于屏风的构件多为漆木,漆木的保护性高于其他器物,所以一般出土的漆木都会有泥点和霉点。需要先用蒸馏水冲洗斑点,再用稀双氧水溶液或2%草酸溶液清洗暗斑,用清水冲洗多次。脱水后,需要对不完整的漆木进行填缝。一般可以用生漆掺石膏粉填缝,干燥后轻轻打磨平整。最后,将已经脱落或翘起的漆膜软化后,选择合适的粘合材料,使漆层牢固地附着在胎体表面,使其在自然环境中长期保存而不脱落。“我们先用蒸馏水浸泡,然后脱水,再修复,包括定型,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海昏侯墓考古学家介绍。

一个具有多种功能的屏风

孔子2000年的镜屏藏着什么秘密?

王楚宁介绍,出土时画有孔子及其弟子的图像和传记。出土时因文物漆木结构与屏风相似,暂命名为孔子屏风。但孔子屏风上镶嵌了一面铜镜,实际上是集屏风和衣镜于一体的镜屏。2000多年前,放置在海上昏厥的刘贺床前的镜屏,不仅让他从孔圣人的言谈举止中汲取道德养分,还让他“衣冠楚楚”。

据王楚宁考证,出土的孔府镜屏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衣镜,一部分是漆木残片。镜子是一面大铜镜,长76.3厘米,宽46.5厘米。它的大小和现代常见的全身镜差不多,功能相当实用。方镜四周漆木框上绘有董、西王母、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方镜镶嵌在框内。

在镜子的背面是一个涂漆的木制屏幕,这与sh相似

有趣的是,孔子镜屏中的衣镜并不能像我们日常生活中使用的衣镜那样直接反映形象。在出土的孔子镜屏中,有两件画有黑鹤的漆木残片。黑鹤漆片是镜盖,结构和两扇门一样,开合之间,守护着里面的铜镜。所以当镜屏的主人用它来整理自己的外表时,还是需要像衣柜一样打开它的镜盖。

为什么屏幕需要多功能?

对于这种肖像屏风的内涵,著名艺术史学家吴红认为:“至少在1世纪就已经形成了在屏风上描绘典型历史人物的做法……屏风围绕着座椅或床,其位置便于用图画教人,这也使历史人物与现在的观众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

王楚宁认为,孔子是最神圣的,是修身养性的最佳“镜子”。屏风一面是孔子及其弟子的画像,一面是圣贤传记,意为“左右图史”;镜子的一面是一面大铜镜,可以“透过镜子看形状”。大师坐于榻上,四周屏风,观圣人言行;卷屏之后,可以对着镜子学习,审视自己的样子,“以史为鉴”以“知得失”。

类似屏风在历史长河中一度流行

“隋朝以前,多画屏风。”王楚宁发现,西汉中后期的屏风,除了孔子的镜屏之外,《后汉书》年还记载光武帝“坐在新屏风上,画女人,皇帝照看着”。可以看到《列女传》屏幕是重制的。

103010屏实物出土于北魏司马金龙墓。当漆屏出土时,“有五个完整的部分.每块长约0.8米,宽约0.2米,厚约2.5厘米.木板的两面都有画.漆画分为四层,每层高19-20厘米。每幅画都有文字题词和列表标题,解释内容和人物身份”。这个画面上的大部分形象,如“虞舜二公主”、“石舟三母”、“凌薇夫人”,都取自刘向《列女传》;“班基的词-词”源于《列女传》。司马金龙墓出土的彩屏“每幅长约0.8m,宽约0.2m”。五块拼起来,画屏要高0.8米以上,宽1米,和孔子镜屏大小差不多。其绘画内容、编排方法、标题位置等。也比得上孔子的镜屏。

根据王楚宁的研究,从《女史箴》号文件的画面来看

载以及此次出土的孔子镜屏看,这种绘写圣贤像传的屏风在西汉中晚期极为流行。文献仅载《列女传》屏风,但应有更多先贤被绘于屏风之上。

  孔子镜屏在当时是怎么摆放的,又放置于何处?王楚宁介绍,因为年代久远,虽孔子镜屏已进行修复,但损坏还是较为严重,考古学家已经没有办法根据孔子镜屏现在的状况去判断他当时究竟是如何摆放的,但我国其他地区也出土了不少汉代屏风,在它们身上或许能找到些许线索。位于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区的北关一号汉墓曾出土过石屏风,上面绘制有一幅屏风图像。这幅“屏中之屏”由两扇屏板组合而成,两屏曲尺相夹、围于榻侧,人物坐于两屏之间。孔子镜屏出土时也曾在附近发现有榻足、漆案等物,因此这面屏风所处环境或与北关一号汉墓石屏风上描绘的宴饮场景接近。

  专家推测,孔子镜屏应是围在床榻的一角,绘有孔子、曾子等人的那面正对着主人、床榻长边;绕到后面,则能看到《衣镜赋》和钟子期听琴图。

  本报记者 魏依晨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