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纪念北京人艺建院70周年,揭秘老剧院的内部精神和原则


时间:2022-06-10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纪念北京人艺建院70周年,新京报记录幕后工种成长故事,揭秘老剧院的内部精神和原则 “老店”北京人艺的工作准则:“一棵菜”精神

除了最著名的一句话“戏比天大”,一直以来还有另一种精神,——“一菜”精神,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以下简称“北京人艺”)持续践行了70年。大白菜有根、心、叶和侧面。只有把这些不同的部分紧紧抱在一起,它才能长成“蔬菜”。在演员、时任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副院长的冯心中,这是一种最能代表北京艺术家的工作状态。——的工作原理可以“做一道菜”,各个部分都是完整的,所以一部剧才能顺利制作出来。不能丢下任何一份工作。

1952年6月12日傍晚,北京东城区时嘉胡同56号(现为20号)的院子里灯火通明。此时,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成立大会在此召开,宣布曹禺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焦菊隐、欧阳山尊为副院长,赵启阳为秘书长,焦菊隐为总导演。从此,中国第一个艺术团和最负盛名的专业剧院诞生了。回顾北京人艺70年的艺术发展历程,剧院共上演了360多部来自世界各地的戏剧作品。在几代艺术家的共同努力下,形成了鲜明的戏剧艺术风格,培养了一代又一代表演艺术家。不仅创造了著名的“北京人艺戏剧学校”,更是用几代观众见证和创造了中国戏剧的历史。70年光鲜亮丽的舞台背后,隐藏着散落在剧场各处的“隐形演员”。在“蔬菜”的精神中,它们是卷心菜、叶子,甚至是卷心菜的心。他们从来没有机会走到台前,但他们依靠自己的专业技能,让所有北京人艺术的“好菜”变得丰富多彩,美味可口。在北京人艺建院70周年之际,新京报记者将镜头对准了剧院的幕后工作人员,逐渐从观众熟悉的地方移到后台深处。通过他们的故事,看了看70年历史的北京人艺的后厨和“厨师”。我们的寻找从北京人艺内部的“工作规则”开始。

1、是看戏的法宝。

北京人艺成立初期,曹禺、焦菊隐、赵启阳、欧阳山尊有一次著名的42小时谈话。当时他们希望未来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能像莫斯科艺术剧院一样。为此,他们谈到了北京人艺今后几十年要涉及的所有重大问题,包括演员的培养。2022年,冯回忆起当时剧院的“原则”和“精神”,觉得当时的北京人艺虽然想建一个像莫斯科艺术剧院那样具有国际声誉的剧院,但从那天起,北京人艺通过70年的自身探索和实践,实际上已经建成了一个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戏剧剧院。“北京人艺一直坚持生产高质量的产品和人才。在每个时期的重要节点,我们的剧场都能推出一系列的优秀作品,尤其是在人才培养方面。从北京人艺的殿堂里诞生了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这也是北京人艺70年来最值得称道和骄傲的地方。”

幕后培养一代代“人民艺术家”,台前创作,也是围绕着“人民剧场”这个大方向。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悄悄地成为了北京人艺术的法宝。作为一个关注现实、扎根生活、坚持现实主义创作风格的以人民为中心的剧场,“做人民喜欢看的戏”是所有北京艺术家多年来的工作原则。

可能说到北京人艺,很多观众都认为他们的作品擅长表演京腔。冯说,事实并非如此。自成立以来,北京人艺排练的360多部剧目中,京味剧目不到20部,其他都是一些外国经典剧目、古装剧、现代戏、话剧等。一直以来,在选材上,除了非常注重剧本是否符合北京人艺的风格,另一个重要的考量就是观众对新作的接受程度。冯认为,与众多题材相比,只能说具有北京人艺的京剧最具特色,尤其是具有北京人艺独特的表演风格,能让更多人从作品中看到地道北京人的生活。在国家重大事件的节点,北京人艺也有相应的作品呈现。比如以抗击非典为背景创作的《北街南院》,抗震救灾作品《生活》,最新的以抗击新冠肺炎为主题创作的《社区居委会》。北京人艺一直在和观众一起记录时代。在冯眼里,人艺绝对不是一个保守的剧场,它是开放的、包容的。

体验是理解“戏大于天”的唯一途径

走进北京人艺的排练厅,人们的目光通常会被墙上写着的“戏份最大”四个大字所吸引。冯在不同阶段对这些词语有不同的理解。从字面上看,戏真的没有《田》大,但作为一个北京艺人,一旦走进剧场大门、后台、排练厅,从这一刻起,戏就比田大了。“进了剧场,一切都是为了演出,为了观众,其他重要的事情都得等到出了剧场。”冯初入剧场时,总听说当一个演员或同事的家属去世或病重时,他仍要强忍悲痛,坚守岗位。演员们甚至不得不在舞台上表演一些欢快的故事。只有当他真正到了一定年纪,才发现这些故事真的会发生在每一代演员和艺人身上。

2005年,在话剧《茶馆》演出期间,冯在去剧院的路上得知父亲病危,正在医院抢救。那一刻,是急着去医院看望生病的父亲,还是回到剧院完成当晚的演出,让他左右为难。在“戏剧大于世界”这个词的驱使下,他毅然选择走进剧场。那天晚上,他没有告诉同事,他父亲快死了。后来,冯并不知道,他的父亲在当晚演出开幕的几乎同一时间去世了。演出结束后,当冯赶到医院时,他父子俩早已阴阳相隔。后来有人在网上留言说“不孝,岂有此理。”冯坦言,他理解,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把自己放在表演的位置上理解。

出行业。“只要‘戏比天大’四个字装在心里,我怎么可能对台下的1000名观众说,对不起!我家里有事,今天的戏我演不了,那绝不可能。”而这样的故事,在北京人艺不止一次地上演,这些属于后台的故事,鲜有人知晓。

  “戏比天大”这个工作准则,如今冯远征尝试推行到新一代年轻演员身上,他选用了一种符合当下年轻人的接受方式,将这种精神潜移默化地灌输到下一代人艺演员心里。每当新演员进剧院实习,冯远征便会告知他们这个行业的特性。“越是节假日的时候,演员越要工作,春节期间只要剧院有演出,演员都要以完成演出为第一要务”。定下铁律,进入后台或演出期间不许玩手机,“对年轻人而言,‘戏比天大’四个字不是说出来,是要不断地告诉他们,有些事情绝对不允许。进了北京人艺的大门,演出是最重要的,一切都以演出为主,其他一切都不重要。时间长了以后,他们再看到‘戏比天大’这四个字的时候,感受会不一样。”

  3 台下,人人是工匠

  70年来,一代又一代的北京人艺演员都在用“工匠精神”反复锤炼角色,幕后的工作人员也围绕着这个精神,追求舞台上的“精致讲究”,只有这样才能最终呈现出舞台上一个个鲜活的形象。

  20世纪80年代,刚到北京人艺不久的冯远征就被导演夏淳从学员班选去出演话剧《北京人》中的“曾文清”。冯远征清楚记得,自己刚开始排练时,一个上场掀门帘的动作,导演夏淳就让他排了整整一个上午,以至于中午大家都去吃饭时,冯远征找到夏淳导演委屈地问道“自己错在哪里?”夏淳导演则回答“你没有错。”并看着冯远征说道,“曾文清是背头,你去买个头油。你这鞋也不行,不能穿皮鞋,要穿老圆口布鞋,另外你找服装组借一身大褂拿回家。”于是冯远征按照夏淳导演的要求,每天除了睡觉,大部分时间都是“曾文清”装扮做所有事情。当这样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冯远征就感觉这件大褂已经长在自己身上,每天穿着圆口布鞋去上班排练,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是把头发梳得锃光瓦亮。后来,他发现夏淳导演再也不说自己的问题了。“他的方法就是让我真正地一点一滴地去体验曾文清的生活状态。当大褂已经穿习惯,头发背起来,圆口布鞋也合脚时,这个戏中的人物就必然已经长在了自己身上,这种潜移默化间一点一滴地雕琢,大概就是北京人艺工匠的精神。”

  在幕后,冯远征也观察过一代代前辈的工作方式,尤其朱旭与于是之两位艺术家的创作习惯,给年轻时的冯远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朱旭与于是之两位老师的手里永远都会拿着一个本子。不同的是,于是之在没有排戏的时候,总是坐在角落,在自己的本子上一直不停地写,而朱旭则是拿着本子不停地翻看”。后来冯远征了解到,于是之是在把自己对于人物的理解与表演的感受不停地记录下来。而对于朱旭不停地看,冯远征却百思不得其解。为了解开这个谜团,冯远征问朱旭,“您在看什么?”朱旭回答说,“剧本啊。”那时冯远征才了解,原来朱旭排练从来不带剧本,只带着自己的笔记本,因为他在排练之前,就已经把剧本一笔一画地抄在了笔记本上,再将笔记本带到排练厅,其他留白的地方,他会写满对人物的理解,内心潜台词,以及一些临场的创作灵感。朱旭告诉冯远征,抄一遍剧本就等于背一遍。“几万字的剧本,他能一笔一画地给抄下来,需要多大的功夫。北京人艺的很多老艺术家,他们都有自己研究人物角色时的绝招。”

  同样,这种精神冯远征也希望能传承到青年演员身上,“北京人艺培养新人,不是为了将来给剧院‘克隆’出更多的‘小濮存昕、小杨立新、小冯远征、小谁谁谁’,而是从根本上让年轻人去继续传承北京人艺的精神与演剧风格,这些是不能改变的”。而要做到有效传承,除了“工匠精神”外,冯远征认为人艺人还要一直传递“一棵菜”精神,“只有这些菜心、菜帮等不同部分紧紧地抱在一起,才能长成‘一棵菜’。这也如同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里,无论编导、演员、灯服道效化工作人员,剧场服务人员,食堂工作人员等,都是保证一场演出能够顺利进行的一员,这是北京人艺‘一棵菜’精神的体现,这个精神将永远传递下去。”

  4 “拥抱年轻和市场”的人艺新气质

  2021年,随着北京国际戏剧中心的落成,拥有四座剧场与一座公益剧场(菊隐剧场)的北京人艺也由此开启了新的时代。当拥有66年历史的首都剧场与新建成的曹禺剧场同时屹立在王府井大街22号的院内,“守正”的首都剧场继续将经典进行到底,“创新”的曹禺剧场则将继续探索北京人艺在未来的无限可能性。

  作为一座拥有70年历史的剧院,冯远征认为,无论北京人艺处在任何一个时代,均起到了引领的作用,在新时代的发展进程中,在接续传统艺术发展的同时,北京人艺这些年也培育出了很多符合自己的“新气质”。首先在选材用人方面,冯远征表示,在保持着北京人艺不变的风格基础上,未来在人才引进方面,剧院也将计划引进一些既有知名度,也有表演能力的演员,但无论他们头顶多大的光环与流量,成为这里的演员就必须为北京人艺而演戏,并不是剧院招他们进来“壮门面”。在剧目创新上,冯远征认为,未来还要开辟更多的创作路径,努力推动与发掘一些知名大作家,通过不断地沟通与交流,邀请他们为北京人艺撰写更多经典的剧本。“前几年北京人艺还曾办过编剧班,未来也会继续开设导演班,为一些国内相对成熟的编剧、导演提供继续深造的机会,这不单单是为剧院,也是向社会推出更多优秀的编剧和导演。”

  在今年北京人艺70周年院庆期间开展的系列活动中,一部名为《我在人艺学表演》的十集专题纪录片,全面记录了2019级北京人艺学员班,从入学到2020年结业这一年来学习的全过程,作为学员班的推动者之一,如今冯远征通过纪录片,再次看到当年14名年轻演员新入学时的情景,他感动于他们飞速的成长。“虽然当年这些孩子看上去很有朝气,有决心,也很有热情,但是看上去总还是觉得他们很青涩。不像现在,我在剧院遇到他们时,感觉他们已经与剧院融为一个整体。”而这样的成长故事,还在这座70岁剧院里,持续不断地上演。

  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从北京人艺这座艺术殿堂里先后孕育而生,这也是北京人艺70年来,最值得称道与自豪的地方。  ——北京人艺副院长冯远征

  专题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臻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