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人艺演员不用麦克风 想速成出不了演技派


时间:2022-06-10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天天副刊》 问卷第五季推出“北京人艺70年问卷” 人艺演员不用麦克风 想速成出不了演技派

编辑评论/注释

6月12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将迎来70周年华诞。至于这个殿堂级的剧院,相信每个戏剧爱好者都有自己的好奇心。这一次,我们会给你提问的权利。我们将推出第五季《北京青年报》问卷,征集大众对北京人艺的问题,包括剧院、剧场、话剧、演出、往事,从剧院领导到导演。

这是人民给人民剧院的调查问卷,也是人民剧院滋养她的土地和观众的回答。我们也用这种形式记录历史,讨论现在,展望未来。

如何理解北京人艺是“人民的剧场,艺术的殿堂”?

冯(人艺副院长,演员):第一,北京人艺作为一个文艺单位,一直坚持“戏剧大于世界”的原则。这就是我们进剧院那一刻的感受。

为什么北京人艺有“拉开帷幕才是真”的说法?这句话要分两个方面。一方面,确实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只有看到观众喜欢或者不喜欢的态度,才能知道剧目是否已经被观众接受。还有一个就是不管后台发生了什么,比如演员家里出事了,或者演员自己出事了,在大幕拉开的那一刻,我们都要以饱满的心态去克服很多高难度的小技巧。所有的苦都要吞到肚子里。所以“戏大于天”是我们必须坚持的一个原则。这也应该是行业的底线。

二要坚持“一菜”精神。“一菜”的精神很简单,很接地气,也很形象,就是有根,有心,有菜帮忙。每个部门都不可或缺,不仅仅是一个好的演员和导演。舞蹈、灯光、化妆等。每一个工作人员,每一个岗位,都要尽心尽力去完成一场演出。几乎,连个道具都没装上。观众可能看不出来,但是我们很难。

第三,坚持“以人为本”和“以人为本”。一切作品来源于生活,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拿到剧本后还要体验生活。古装剧如果体验不到,就得请专家和各路人士给我们讲相关知识。比如《天天副刊》排,首先要请历史专家来讲杜甫的历史知识,请专门研究杜甫诗歌的专家来讲,请礼仪专家来教当时的礼仪、体态和走、坐、卧。这样离我们远点。对于离我们比较近的剧,比如《杜甫》,我们会去社区体验,了解很多社区工作者提供的细节。然后我们再把它搬到舞台上,抽出来之后会非常生动活泼。观众看到会很开心的。这看似很高,但我们做的其实很接地气。

四是坚持“现实主义创作传统”。我们的主流创作基本都是写实的。这是仁义一直坚持的传统。现实主义是北京人艺术创作的中坚力量,无论是《社区居委会》,《龙须沟》,《蔡文姬》,《虎符》,《李白》,《司马迁》,《杜甫》等开头的。

五是坚持“开拓创新”。北京人艺戏剧学院是我们发起的,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开始了戏剧民族化的道路。《玩家》 《虎符》,然后《蔡文姬》 《天之骄子》 《李白》等等。这是一个创举,开创了中国传统与戏剧相结合的方法。我们做了创新,而不是像原戏那样走“锣鼓点”。我们借用了传统戏曲,但我们让它活起来,包括布景、灯光和多媒体的使用。这是一条我们在不断探索的道路和方向。——将继续我们的国有化。

当你站在剧院门口,看到石碑上“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字样,你是什么感受?

濮存昕(人艺演员):人艺剧院前的大石头是2000年在这里竖立的。在此之前,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门前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剧照画廊,挂满了剧照。小时候经常在那里看剧照。2000年剧院大修时,变成了一块大石头。许多人在那里拍照,我也在那里拍照。

每次看到都很感慨,因为北京人艺是由三个概念组成的:第一,有这个剧院,这个地方,有一个剧团有自己的剧院是一种福气,而且我们这么多剧院都是今天最好的。第二,有剧目。剧院之所以叫剧院,是因为它有保留剧目。人艺曾经演出过的剧目,是这个剧场的资质和成就。第三是有这些创作主体,这些伟大的演员和导演,他们能创作出好的作品。这是三宝3354剧院,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剧目和艺术家。

在过去的三、七十年里,你在人艺时期处于什么“年龄段”,你们这一代演员对人艺的发展做出了哪些贡献?

冯:就我个人而言,我想成为一个演员,一个像那样的好演员,但我不敢说是一个艺术家。我不认为我会一辈子做一个像于是之那样的好演员,所以我会做一个演员。至少我实现了第一个梦想,——,在人艺舞台上演戏。当时觉得只要这辈子在这里演戏,我就开心了。后来我出去上学,回来的时候还在文科。除了演话剧,还演了一些外号的电视剧,挺好的。

当时人艺排练演出结束后,我转身出去拍戏了。所以我经常一半时间在外面,一半时间在剧院。半年内不要回剧院。回来保安问你找谁?我只能说,我在找冯。相对来说,那个时候,很舒服,很惬意。是时候排练排练,完成任务,然后出去拍戏了。但是突然有一天,据说濮存昕要退休了,杨立新也要退休了.找不到人的时候,我当时就有一种责任感,但是我没有想到,我能做到今天的(副总裁)这个位置。

那时也没有想过会当演员队队长,以为就像当年老艺术家带着我们演戏一样,结果突然说让我当演员队队长,当了以后自己也是慢慢适应,那时一进排练厅发现一半不是人艺的演员。我说人艺能这样吗?开始一个一个打电话,开会,做思想工作,最后就定制度。那时一进排练厅,一帮人在这儿吃螺蛳粉,吃包子,我们年轻时,这是大忌,最后我要求,吃饭绝对不能在这儿吃。剧组在这儿排练,你们吃面条,那不行,出去。以前没有制度,规矩都在我们心里。

  何冰(人艺演员):我肯定是属于“老同志”啦!

  客观上来讲,我们这一代演员进入人艺,受人艺的培养是不自觉的。就像是生活在家庭中,这个家里的所有气息和传统,你都会沾染一些。

  主观上来讲,我个人一直是跟着林兆华先生排戏,排了很多很多戏,他的思想也影响着我,我也不自觉地带给了年轻人。我们都被人艺的传统所影响着,这是很宝贵的东西。

  肆您在人艺有哪些难忘的回忆,请分享一些您与人艺的趣事场景。

  濮存昕:我演了那么多戏,体验生活其实是挺难得的一件事,我记得演《秦皇父子》是第一个我去体验生活的剧,我们去参观历史博物馆,去了河北,还去了长城,听专家讲座,重温历史体验当地生活。然后就是排《红白喜事》,我们真的是体验了将近一个月的生活。后来排《白鹿原》我印象更深,我们在西安及周边生活了六天,我记得这六天时间都是赤日炎炎,大伙儿走家串户找自己的生活原型,瞪着眼去找生活。我还在那儿学做面,面和得倍儿硬,然后切条,做了好几碗面。我找干活儿的农民聊天,慢慢跟他接触,我在扮演的时候好像就找到地主说话的那种感觉。那些真正从生活中从农村来的民间艺人,会影响我们这个戏的气质。

  何冰:我真的想不起来了,你会想起你在家里过日子有什么趣事吗?因为我天天生活在这儿,所以我没有趣事,我觉得都很正常。

  伍对您影响最大的人艺人、人艺剧目是什么?

  濮存昕:应该是我父亲吧,他是这个剧院的前辈,也是我的父辈,他使我意识到我只能做演员,这辈子就是做演员,这是他对我的影响,很重要。

  陆还记得您第一次上台演戏是什么感受吗?

  何冰:恐惧。第一次上台肯定是害怕呀,真是恐惧得一塌糊涂,而且这种恐惧持续了很多年,我到今天(上台)都不能说不恐惧,只能说是好了一些,克服了一些。

  柒现在的年轻演员走出学校后,在表演上还有课本的痕迹,进入剧院后会通过什么方式,让他们能够更好地融入北京人艺的总体表演风格呢?现在,北京人艺在创排京味戏的时候,您认为还有必要体验生活吗?

  冯远征:“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剧风格”是人艺特有的,我们有独特的表演方式方法、发声的方式方法、说台词的方式方法。要把它传承下去,青年演员进人艺必须融合到这个剧院里。北京人艺是最具风格化的剧院,但风格化不是固定模式。

  人艺要坚持“建设学者型艺术剧院”,尽管我们演员不一定能成为研究生、博士生,但是我们要往那个方向努力。我给青年演员留作业,比如剧本朗读,我会纠正他们的台词和发音。还要求阅读量。平时除了演戏读不了几本书,甚至剧本都不读。对不起,我让你读。读完有导演分析剧本、人物,万一哪天排到这个戏,就很有帮助。

  闫锐(人艺导演、演员):每个剧院都有其风格,包含着戏的风格和演员的风格。从学生转换成人艺演员的时候,我们剧院会有一个“回炉班”,在入职之前,请老先生们讲一讲院史、剧目风格、表演风格、导演风格等。这是一个基础,而且是融入人艺的很重要的过程,要和人艺人在一起,我们叫“熏”,从台下观众看演出到变成台上的小角色,再一步步可以搭戏说词儿,慢慢地自己就会有人艺的气息,这就是一个成长的过程。

  排戏一定要体验生活,这是人艺的传统。焦菊隐先生排《龙须沟》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再比如童超因为《茶馆》的角色去采访当时最后的晚清太监,李大千先生去监狱里面找当时的“二灰”……这都是一脉相承的。

  只要演员接触过类似的人,生活中有这样经历的人,再去演特殊行当里的角色,最起码能掌握其基本特征。比如我们排《玩家》的时候,就是去十里河和潘家园那片的古玩市场,听人家聊一聊,听听讲座,这都是对演员的一种武装。

  捌影视剧行业到处都是“人艺”人,这种状况是好还是不好,对人艺有什么影响?

  冯远征:我觉得是好事,说实话这是双向的问题,首先影视行业里有很多人艺人,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的演员能力强,所以很多导演才会聘请他们去演戏,同时他们能够把人艺的优秀品质和演戏的能力带到剧组当中去,很多人艺演员都是从影视剧中崭露头角的,包括我自己。

  还有一个大的好处,就是这些在影视方面出名的演员,再回到人艺演戏的时候,可能会带回一大批影迷剧迷,很多影迷剧迷是没看过话剧的,他们因为看了自己偶像演的话剧,可能就会成为人艺的忠实观众。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我觉得是相辅相成的。我现在也希望人艺的年轻人不一定成为多大的流量明星,但能够在影视方面去展示自己的能力,这是最重要的。

  吴刚(人艺演员):我觉得没有什么影响。许多年前,老先生们还在的时候,影视还没有发展起来,大家都坚守在舞台上。现在都是多媒体时代,我们也要适应新时代中的事物,跟上步伐。所以不论是电视剧还是电影,这都是磨炼演员的最好的一个阵地,都应该去尝试。只要有时间不耽误剧院的演出安排的情况下,应该出去历练历练,这是好事,这对演员的塑造和融入都是非常重要的。

  王刚(人艺演员):我们这些演员在舞台上演了那么多戏,在影视上能让观众认识,合理地调节好,也是一件好事。其实回来再好好地去演话剧无形中也带来了影响力。我们剧院有一个宗旨,所有院外的戏要给剧院的戏让路,如果剧院这个戏有你,那你就必须得把这个戏的时间让出来。平常没有你的戏,我们讲艺不压身,在外面多拍点戏没什么不好的,前提是得合理地把时间错开。合理安排好了,一点都不矛盾,比如你外边演戏演技得到观众认可,再回来演话剧,对剧院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

  玖作为人艺学员班的杰出学员,您可否结合自己的学习经历,认为培养年轻演员要在哪些方面下工夫?

  冯远征:表演是一门经验学科,特别是舞台表演。舞台表演年纪越老越值钱。你看这两天《茶馆》排练场上的杨桂香老师, 一上来就有戏,演员和演员有差距。杨老师演得特别好,她一嗓子,所有楼道里的人都站门口看她演戏。从这个角度来说,表演真的是一个经验。

  我是很介意青年演员参加综艺节目的,我介意的原因是要参加什么样的综艺,即便有些表演类的综艺,也会误导观众。

  我曾经说过,如果观众觉得通过综艺节目就能够成为好演员了,这是太可怕的事情,而且是在误导观众,那我们要中戏干吗?要电影学院4年干吗?对吧?三个月的时间,演员靠一个季播综艺就出名了,就会演戏了,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他需要你出晨功,需要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喊嗓子、发声、做吐字归音练习,把台词说清楚。

  前两天一个记者采访我,问:“你们人艺演员真的不用麦克风?”我们真的不用,这在全中国可能是唯一了。

  我不反对麦克风,因为麦克风有的时候会很清晰地传递人的情感,但话剧就应该保持它本真的东西。我们不是跟现代化对抗,我们是要保持住话剧的魅力,话剧的魅力不就是声台形表吗?声音好不好、台词好不好、传递得清楚不清楚、形体的表达力,表演中,没有声台形哪来的表演,对吧?

  吴刚:演员需要的功夫都是全方面的,不能在一方面,而是所有的方面都要锻炼。首先要热爱生活,生活是各个方面的体现,作为一个演员一定要热爱生活。

  拾您在人艺的这些年,最开心的和最不开心的是什么时候?

  濮存昕:最开心的是还能演出,这真的令我开心。当我不能演出的时候,我真的很难判断自己。当然我也有喜欢玩儿的事,我在家里写写画画,有一匹马陪着我。

  大概最不开心的事情,就是被别人操纵违心地去做我自己不喜欢的事。

  统筹/本报记者 郭佳

  文/本报记者 韩世容 李喆

  录音整理/李松晨 王展翼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