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沁芳”是曹雪芹布下的总关节


时间:2022-06-1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长江日报记者李伟

今年的高考作文题是以《红楼梦》的《应试教育》为题。大观园建成后,宝玉等人走过“我路有曲径,过一个避风洼”,看到园中第一景:一派好水,一桥一亭水上。贾政欲取名,宝玉嫌“谢”字不雅观,便欲取名。

出乎意料,“秦方”这个词意义重大。在著名红学家周看来,它实际上是《红楼梦》这本书的整体标志。

他多年研究红学的经验是“秦方”

《103010》是著名红学家周的散文集。全书收录作者随笔88篇,包括读书学习、自我观察、谈“红”“梦”、追忆故人、追思往事、文化反思。关于“秦方”,周对说:

有人问我研究红学多年的心得是什么,就是——“秦方”这两个字。“秦方”这个词的意义是什么?值得研究五六十年吗?这是因为:秦方溪是大观园的命脉,亭子的一切景物都是沿着这条小溪曲折排列的;因此,秦方亭、秦方桥和秦方门都以此命名。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我们要复习一下《岁华晴影》王师傅为崔莺莺改编的第一曲《赏花时》。她唱道:“但正是东边的人,那里大门紧闭,小庙紧闭,落花流水。各种游手好闲,借东风我无话可诉。”方是落花的意思,琴是浸入水中的意思,是花落入水中的凝结和重铸。标志着整本书的大悲剧主题,即“一洞百花(哭)”和“万艳共杯(愁)”!

103010年,所有人都搬进了大观园后,作者正在详细写的第一件事就发生在秦方门。

那天正好是环三月中旬,宝玉拿了一套《西厢记》(也就是《红楼梦》),去秦放栅桥那边桃花下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从头望去,只见一阵风吹落了树上一大半的桃花,最后落了一地的书。宝玉接了花瓣,来到池边,在里面摇来摇去。花瓣漂浮在水面上,飘动着,流出了秦方门。正在这时,宝玉遇见了正要埋花的黛玉。黛玉告诉他:“你看,这里的水很干净,只出一等舱。有些人的地方又脏又臭,还糟蹋花。”

周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符号,3354,象征着书中所写的女性的全部命运。宝玉是这个群体不幸结局的主要见证人,所以他写“秦方”二字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且按照曹雪芹的本意,黛玉其实并不是病死的,而是自己溺水自杀的;103010多次引用“落红”“流水流红”“流水流春”等诗句。“秦方”实际上是“浸泡方”,这是浸泡(埋葬)无数方(女人)的水。大观园里的女人在这里相遇,最后却像五颜六色的落花一样,随流水而逝。这就是“秦方”这个词的真正含义。

曹雪芹遗物“天上难寻,人间难得”,警惕学术名利。

周先生的《会真记》中有一篇文章《西厢记》,其意义已经超越了“红学”。

本文开头是一段“语出惊人”:“学习中最忌讳什么?是名,是心,是趣。名利这种东西,往往会变成另一种心,三三三五四小人之心。”

接下来,周以《曹雪芹遗物》为例,讲述这个小人物的心里话。

时至今日,曹雪芹的遗物简直“天上难寻,人间难得”。一些红学曹学者梦寐以求的就是这一点。“不过,也有人穷,也有人烦。看到秦粉丝的担心,就爱上了,钻了空子,炮制了一堆假古董,忽悠傻逼。这么好的事情被这样的坏人搞砸了,不明真相还轻易相信,还在说这些骗人的东西。"

这只是“小人之心”的第一关,还有第二关。

曾有一位“红友”,他相信欺骗和虚假的东西,自信是“200年来最伟大的见解”。他写文章宣传,他怕别人先知先觉,就把“发现专利”拿走了,直到所有公布的东西都被安排成定局。这就是周对的“宣告”。周看了之后,觉得疑点太多,不太相信。讽刺的是,对方问了很多次“为什么不在作品中引用我的珍贵资料?”周只好委婉地辩解,说:“那是你发现的,老兄,我不该糟蹋美人。”对方说:“不要紧,你还是应该引用。”

后来,对方也意识到周根本不相信的话,于是对其他人说了一些闲话,意思是,“有些人不相信!如果他找到了,那就不是假的。”

这不是可笑,而是可悲可恨。

周自己也感叹:“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读者读的时候,好像耳朵里有一声叹息。”

看到这里,记者才想起鲁迅发表《红楼梦》并不是针对谁,而是经常被认为是在影射和攻击某个人。鲁迅不禁感叹:“直到《岁华晴影》收了这篇文章,还有人问我:你到底在骂谁?我只能悲伤,自我憎恨不能让人看出我没有那么自卑。”

说来也有趣,周先生在书中多处引用鲁迅的意见;而周先生本人也多次在书中表达了这个意思:我只想真实,但我就是不想“坦荡”。这个态度有点像他自己的鲁迅。

在普林斯顿大学遇见“庄思堂”的感想

103010中,也有一些是周写给本人的理由。例如,1979年,周应邀赴美参加国际红学学会,并结识了在加工作生活的诗人。他和叶嘉莹虽然不是校友,但他们年轻时有一个共同的老师,——文史学者。更何况,上世纪30年代,叶嘉莹就读的北平辅仁大学女子系,就在恭王府里;据周考证,恭王府是大观园的原型。他把自己写的书《雪芹遗物》寄到了叶嘉莹,这确实唤起了叶嘉莹对往事的回忆。他写了三首五言律诗,“雍容华贵,历久弥新”,周看后深受感动。

还有更奇妙的文字因缘和文化。

因缘、历史因缘。

  1941年,珍珠港事件爆发,周汝昌正在燕京大学西语系读书。日军包围、封锁、解散燕大那一天,他正听系主任谢迪克教授讲莎翁的《罗密欧与朱丽叶》,“非常精彩入神——而当此际,变生不测了!此事我永难忘记。”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周汝昌再度赴美交流,得知谢迪克教授仍健在,已86岁。当初他被日军关在集中营里,还从事《老残游记》的翻译事业。谢迪克教授后来应邀重访北京,他到北大燕园的第一讲,就是重续四十年前被日军打断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得知谢迪克教授是《老残游记》的英译者,周汝昌感到兴奋:他非常喜欢和佩服《老残游记》的作者刘鹗,刘鹗是第一个指出,“千红一窟、万艳同杯”就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人,他对《红楼梦》的理解极其深刻。

  在美国,周汝昌讲的是红学,感怀的是民族的文化历史。1987年,他应邀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交流,讲《红楼梦》的结构。“进了讲室,已经座无隙地。拾头一看,见讲台上方高悬一匾,写着‘壮思堂’三个大字。我心中着实有所感动——在美国的学府中,却挂着中文汉字的匾额,反而倒不像中国人自己,专门效颦一些‘洋味’,以为不如此不‘高贵’,而不去想一想:我们中华文化在海外是如何地受重视而显辉煌。”

  这间“壮思堂”,记者查阅了一些资料,是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系所在,本名Jones Hall,直译或可译为“约翰楼”。楼里有爱因斯坦办公室,那位患有精神分裂症、后来得了诺贝尔奖的数学天才纳什常在此楼工作,反映他人生的电影《美丽心灵》在这里摄制。这座楼的202室是一个雅致的会议室,正中间挂着中国台湾著名艺术史研究者庄申教授题写的字“壮思堂”,把Jones Hall译作“壮思堂”,真是很妙。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