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畅销书作家“历史的囚徒”:如何让孩子爱上历史?


时间:2022-06-1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专访畅销书作家“历史的囚徒”:如何让孩子爱上历史?

【《中国新闻》记者刘军报道】中国著名作家“历史的囚徒”(本名程一峰)曾经是一名记者,如今却是一名历史作家,在竞争激烈的图书市场上以“用新闻书写历史”为生;他的书滑稽有趣,老少皆宜。近日,他接受了《中国新闻》本报记者的专访,分享了自己写多本畅销书的心得。

作家程义峰。(受访者 供图/《中国新闻》报)

作家程一峰。(受访者供图/《中国新闻》本报)

 寓教于乐:在通俗与庸俗之间找到平衡点

103010报纸:“历史的囚徒”这个笔名是怎么来的?

程一峰:“历史的囚徒”的意思是,就空间而言,天地是牢笼,我们这一代是囚徒,永远出不来;从时间上来说,历史上有太多的谜团。在历史的道路上,在八卦的道路上,我们很容易迷失。不是我们不聪明,只是古代的引路人太多了,犯错误。我们很难对历史有一个真实确切的答案,所以我觉得后人都是“历史的囚徒”。

确实有些朋友觉得这个笔名不好听,易中天也觉得有些家长可能不喜欢这个笔名,然后就不买我的书了。但是目前我的孩子的书卖的很好,我在JD.COM的书和书的排行榜上经常排第一,说明很多家长不太在乎作者的名字。如果有家长因为作者名字不够好看而拒绝买书,我觉得是对孩子的过度保护。所以我现在还没考虑改名,现在在同时推广五大系列近50本新书,都用这个笔名。

103010报:童书一直是市场上最大的蛋糕,也是竞争最激烈的,没有之一。目前,有许多关于历史的儿童书籍。《中国新闻》系列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赢得deus ex?它有什么独特之处?

程一峰:内容一定要简单,风格一定要幽默。

另外,我觉得传递信息的书很多,传递感情的书太少。在古代事件的写作中,我总是把自己放进去,仔细揣摩,再现,希望读者能回到历史现场,从中感受到我的真诚。

《中国新闻》报:《5分钟爆笑古人》系列用了很多流行的网络梗。关于网络语言,学术界一直存在争议。支持者认为它生动活泼,反对者则批评它庸俗低俗。你怎么想呢?

程一峰:我很看重语言叙述的趣味性和生动性,所以肯定会大量使用网络热词。当然,低俗肯定不是必须的,但是语言要高级。但是,高级不冷,也不是老生常谈。我一直在反思我的教育,就是这样,高考作文可能用到的成语都一样。作为一个图书作者,追求好的表达不容易,但一定要做到。

其实网络语言的历史也是一部很好的历史。虽然作为一个热词可能过一段时间就不流行了,但毕竟存在过。就像古人一样,我们还能记得。

103010报纸:能吸引孩子继续读下去的书,一定要好看,好玩,够受欢迎,但也有低俗媚俗的危险。你是如何找到平衡的?

程一峰:对于孩子的阅读,要特别注意寓教于乐。

我的书之所以吸引孩子,我觉得不是单纯的搞笑,也不是单纯的知识的传递。我曾经做过很长时间的流媒体记者,然后作为一名公务员,对低俗这个词有一种天然的厌恶。我在写作中追求观点正确,用词准确,也非常重视幽默的表达。

我发现很容易找到流行和低俗的平衡点。之前在新华社的工作经历告诉了我大局和氛围,而在三联生活周刊的工作经历告诉了我个性化叙事的重要性。其实两者结合还是挺好的。

厚积薄发:阅读300多万字,“产出”6万字

103010报:你在武汉大学读的是新闻学,然后本科就跳到了985大学,拿到了历史学博士。之后,你在媒体行业工作了很长时间。研究对你从事媒体工作有什么帮助?作为媒体人写作时有哪些独特的视角?

程一峰:新闻是历史的手稿,历史是失落的新闻。新闻是快速而简单的,而历史是停滞而沉重的。

多年的媒体人经验,让我能够在浩如烟海的史料中快速找到核心信息(最好有自己的发现),然后围绕它整理材料。可以说,用新闻书写历史是我的特点之一。

103010:你在微博里透露今年要出18本书。作为一个有自己工作,只能在业余时间写作的人,你是如何实现如此高的生产力的?

程一峰:以前从没想过要出这么多书,但是出版社承包的书比较多,也有读者催着更新,所以这是我的基本动力。目前我可以保证早上写2个小时,晚上写4到5个小时。我大部分业余时间都在写作。

写一本书不容易。以我刚看完的《中国新闻》为例。先后看了300多万字的书籍资料,写作过程比较心酸,但这本书只有6万字。

《历史的荷尔蒙》报:《中国新闻》系列已发表唐代、宋代、元明、三国文章,计划中还有8本书要出版。

出版。我发现您并非按照朝代顺序来写作,先写哪个朝代后写哪个朝代是根据什么决定的呢?

  程义峰:《5分钟爆笑古人》系列,没有什么具体的出版顺序,基本上是随机的。

  古代可以写的人物太多了,网撒下去,根本拉不上来,沉甸甸的。比如原计划出完第五集“两汉篇”后,第六本是春秋篇,但有些读者反映元明篇太薄,所以第六本会是元明(下篇),之后会是春秋篇、两晋南北朝篇、清代篇等。大咖云集的唐、宋、汉,肯定还会有下集的,所以12集肯定打不住,估计会突破15集。

  趣聊历史:世间事有其搞笑的一面

  《中国新闻》报:您是当了父亲之后,才产生要写书“把历史讲给孩子听”的念头吗?您的小孩是《5分钟爆笑古人》系列的第一读者吗?您会把书中内容讲给他听,根据他的反馈进行修改和调整吗?

  程义峰:是的,我开始写书的时间,与儿子出生的时间神重合。但他现在才4岁不到,还不认识字,虽然已经慢慢地会看漫画了,但看样子,目前还不能给我什么反馈。

  目前主要从网上评论区和小区孩子那里得到反馈,还是有很多启发的。比如有个家长说,她10岁的女儿觉得历史上的女性只要长得漂亮就行了,家长就建议,像武则天那样的成功女性,长相只是一个基础,还得靠自己的勤奋和努力,能招贤纳士治理国家,这样才能留在历史上。如此引导,就能很好地教孩子学习,从历史中获得正能量。

  我觉得这位家长说得非常有道理,历史人物对孩子们潜移默化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必须告诉他们什么是正确价值观和优秀品质,如何避免错误观念。

  《中国新闻》报:无论是写给孩子看的《5分钟爆笑古人》系列,还是写给成年人看的《历史的荷尔蒙》系列,及至最新出版的“趣聊中国史”,您的书始终以“有趣”为卖点。您的幽默感是与生俱来的还是经过了后来长期的培养?您怎么理解“幽默”的段位?您处于哪个段位之中?

  程义峰:应该不是与生俱来的,天赋不是随便说的,一个人得有多幽默,才能说是天生的、天赋的?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方式来纾解人生中的苦难,可能我本人比较看重幽默这种方式吧。它是没有门槛的,每个人都可以学到。当然后天我也有意识地培养自己这种习惯,比如碰到有意思的梗,我总会把它记下来,不一定是为写书用,我们的生活中也经常要用这些梗来解放自己,娱乐自己,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比写书还重要。大幽默里往往有大智慧。目前我们正处于社交媒体时代,它最本质的特征之一,就是幽默感。最高级的幽默,一定是读者看过以后,久久不能释怀,久久地回味,有一种情感上的享受。很感谢老天在创造人的同时,还给了我们幽默感,我们人类是注定要与幽默为伍的,是要追求幽默的,要不很多时候真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目前我还没找到一种方式,可以像幽默那样迅速地纾解繁琐和苦难。甚至现在很多人不求解惑(因为我们已经被知识重重包围,解惑的手段太多了),人们只求解烦,要解烦,只有幽默可以做到。有了幽默的眼光,你会觉得世间人、世间事,真的有它有趣搞笑的一面,完全没有必要煞有介事,每天心事重重。

  还没有考虑过幽默的段位,如果真的有,我应该处于中等偏上的样子,我经常要为幽它一默而抓狂。

  (完)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