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读《红楼梦》,首先你要把它当作小说


时间:2022-06-2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典籍中国

读 《红楼梦》 ,首先你要把它当作小说

今年高考的一道作文题提到了《红楼梦》“大观园才艺试题适量”。贾宝玉为亭子题写了“秦方”的名号,得到了父亲的默许。试题一翻,让考生根据自己的经历写一篇文章.据说这道试题让很多考生“一头雾水”。

103010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这样的书应该怎么读?

读《红楼梦》,不去读故事,不去理解故事的原意,而是致力于在小细节中探索奥秘。这样的读者还真不少。他们的兴趣在于某人的药方里藏着什么密码,石老太君与玉的世故有什么关系,寿衣宫群芳摆酒席时谁坐谁旁边,等等。

《红楼梦》一出,就出现了怎么看的问题。不同的阅读方式,不同的理解。正如鲁迅所说,“道者见淫,才子见缠绵,革命家见满排,长舌妇见宫闱秘闻”。今天可以加上“政治家看阶级斗争,解梦人看清宫秘史,大红学家看青春爱情”。通过给《红楼梦》插上这些标签,一部原本浅显易懂的小说变成了“玄学”,变成了一个大谜语。

俞平伯先生说得好,《红楼梦》是小说。小说是文学作品,是根据主题的需要而创作的。103010之所以排在四大古典小说之首,中国,它的故事性和文学性是第一位的原因。抛开那些标签,避免误导,把它当小说来读,读曹雪芹的故事,欣赏曹雪芹的文笔,理解曹雪芹的用心,你会发现它很有意思。

曹雪芹是讲故事的大师。他的故事一波三折,引人入胜。而他的故事是有目的有目的的。告诉凤姐生日,写大家如何攒钱筹钱,凤姐如何喝醉,撞见贾琏出轨,平儿如何无辜挨打.这是干什么用的?原来的目的是为贾宝玉向平儿“鞠躬尽瘁”做铺垫。请看第44期《我的妆剪完了,我喜出望外》。孩子受委屈谁“喜出望外”?宝玉。曹雪芹怕读者看不懂。在本节中,“专用”一词出现了三次。为了让香菱进大观园,曹雪芹创造了薛蟠错戏打闹,外出经商遮羞,薛宝钗让香菱进园陪她,给了宝玉和香菱打草仗的机会,帮她“解了石榴裙”。

曹雪芹写的每个故事都有一个小主题,小主题是为大主题服务的。大主题是什么?不是宫廷秘史,不是青春爱情,而是四大世家——户的谐音史《贾史》。在小说中,宝黛无果的爱情只是连接众多故事的一根线。所以,四大家族实际上就是贾氏。贾家败落的原因,在第二本《冷子兴府言》中已经指出:一是生活排场太大,二是儿孙不争气。小说中所有的故事都围绕这两个因素展开。

先说第一个。小说通过宁国府秦出殡和府大观园修缮两大事件,充分展示了贾家的奢靡之风。

贾珍给媳妇办丧事,说要“倾我所有”;对求助的凤姐说:“别给我省钱,好看就行。”以下可不是小事:一个棺材板本来是钟艺王子想要的,没人敢买(也买不起),一千两银子又无处可买;为了让葬礼更漂亮,花了1220银给贾蓉捐了个官衔。

葬礼一结束,喜事又来了。贾元春被提升为贤德公主,她要回家探亲了。建个省亲别墅要三万两银子,就为了“去姑苏求教,买姑娘,买行头”;摆蜡烛,彩灯,各种颜色的窗帘,需要两万两银子。这还没算上土建工程,砖头砂浆的费用。

袁省亲那天,大观园里“龙舞遍地,帘飞彩凤,金彩,珠宝争光,百合焚香,瓶插长春蕊”。袁菲“在她的车里看起来这个花园内外如此豪华,因为她默默地叹了口气,在奢侈品上花了太多的钱”。会上,她叮嘱长辈:“以后不要太奢侈。这一切都太过分了。”临走时,我想特别说一句话:“如果你明年还希望回省里,就不要这么奢侈了!”3354曹雪芹怕读者只关注儿女情长、场面宏大,让贾元春说了三次“铺张浪费”。

袁的《省亲》对赋意味着什么?第五十三次,借贾珍之口说:“我怕过两年又要穷一次。”

除了这两大盛事,还有石太君的两个盛宴,大观园,郭蓉府灯会,五月的清虚观节。食物、衣服、用途等的细节。也都充分体现:贾府吃螃蟹要七八十斤,捉吃捉喝要二十多两银子,相当于庄稼人一年的开销(第三十九回)。冬天,贾母要补回来,吃“没见过天日的东西”3354牛奶蒸羊肉。宴席上的那些美味佳肴就不用细说了。只有一个茄子。用刘姥姥的话说,“我的佛!倒十几只鸡来配!”女士们和先生们穿的冬装是由稀有材料制成的。用王媳妇的话来说就是“哪个老婆奶奶头上的衣服都折成碎片了,还不够用一辈子!”更不用说用途了。夏天,潇湘馆用比蝉翼还薄的丝织品“软烟”——糊窗。曹雪芹在这个话题上花了太多笔墨,可惜大部分都被曲解了。

说到不争气的儿孙,第一个代表人物就是贾宝玉。第五次,我借警仙尼姑之口说:贾家虽然儿孙众多,但无一能成大器,唯有宝玉能成大器。因此,他被隐形的祖先寄予了无限的期望。可是他整天在女生中间晃荡,不爱读书,不走正道,辜负了他的好意。最后,他一事无成,半辈子穷困潦倒。剩下的男人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吃喝嫖赌胡作非为,最终导致被抢。第一百零六回,贾母含泪告天地:“必是后辈子孙骄奢淫逸,致使官府抄检之事……”可谓是曹雪芹的点睛之笔。

 说到底,小说的主题是服从于作者写作目的。曹雪芹这本书,本是为那些纨绔子弟作警示的。他的本意是:不能像贾家这样过日子,不能学贾宝玉的样子。这一点,清朝嘉庆时代的纳山人就说过:

  (《红楼梦》)反复开导,曲尽形容,为子弟辈作戒,诚忠厚悱恻,有关世道人心者。顾其旨深而词微,具中下之资者,鲜能望见涯岸,不免堕入云雾中,久而久之,直曰情书而已(《增补红楼梦序》)。

  毋庸讳言,近三百年前的曹雪芹价值观、是非观、爱情观跟今天的我们不可能一样。他既不可能反对皇权,也不可能反对孔孟。在婚姻上,他仍然认同“三从四德”。但这些都不妨碍我们读《红楼梦》。我们完全可以在阅读中欣赏、学习他的文笔,吸收他善于架构故事、塑造人物、渲染场面的长处。而这方面,恐怕正是我们许多人所欠缺的呢。

  宗春启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