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七十年薪火相传 北京人艺正青春


时间:2022-07-06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今年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以下简称“北京人艺”)成立70周年。从1985年考上北京人艺开始,我在这个剧场度过了37年。从一个向往舞台的文艺青年,到成为舞台上的演员,再到担任演员的队长和副总,一路走来,这个剧场承载了我职业生涯的荣耀和梦想,我也见证了她的一代又一代。

保持精神,保持对艺术的敬畏

1952年,北京人艺成立之初,曹禺、焦菊隐、赵启阳、欧阳山尊四位创始人有一次当代戏剧史上著名的42小时谈话。当时他们希望未来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能建成莫斯科艺术剧院那样的国际知名剧院。今天,北京人艺不仅成为了世界一流的剧院,而且走出了民族化的道路,形成了鲜明的艺术风格,这与一代又一代艺术家的实践、探索和传承是分不开的。

作为曾与于是之、郑融、蓝天野、朱旭、林连昆等老一辈艺术家同台演出的演员,我们这一代演员是非常幸运的。因为我们知道老人们的艺术是什么样的,老一辈的艺术家在舞台上是干什么的,他们是怎么创作的。

我在人艺的第一个角色是曹禺《北京人》中的曾文清。那一年,我24岁,还在人民艺术学生班学习,我被导演夏纯选中扮演这个角色。曾第一次出道的时候,有一个谢幕的动作。当时排队等了一上午,没通关。我觉得很委屈,就去问主任我哪里错了。导演回答:“你没有错。”然后他看着我说:“曾是个倒退者。去买些发油。这双鞋也不能穿。你不能穿皮鞋。你得穿旧的圆布鞋。你可以从服装组借一件外套带回家。”于是,按照导演的要求,除了睡觉,我每天都是这样打扮。过了一会儿,我明白了导演的意图。他真的让我一点一滴地体验了曾的生活。当我习惯了穿大衣,头发向后梳,圆布鞋合脚,剧中人物就自然而然地慢慢在你身上产生了。

103010是让我成长最大的一部剧,迈出了成为艺人的关键一步,对我的人生影响很大。我从中学到了很多。表演的方法,精神和人类艺术的传统在这部戏中都是相互联系的。老一辈的艺术家没有告诉我们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但他们教会了我们:不要演戏,做好角色本身。

很多观看戏剧表演的人都有一种感觉,演员在舞台上是如此“生动”。这就是人类艺术的风格,演员要想“活”,就必须走进生活,观察生活。当我在人民艺术班学习时,林连昆先生是我的班主任,教了我们两年多。几乎每天早上,他都来给我们带早操,他教我观察生活。

有一次,林连昆先生布置了一个观察生活的表演练习。我和同学没时间观察,就临时编了一个。编完之后自我感觉良好。第二天交作业。表演结束后,学生们笑了,他也笑了。评论的时候说:“你做得很好。我笑了,不过是你编的吧?虽然编的很好,但不是在观察生活。明天你们两个交两个观察生活的练习,然后我们正式上课。”下课后,我和同学赶去北京火车站观察生活。第二天上课前交作业才能完成作业。从那一刻起,我意识到,这份工作没有捷径可走,绝对不能偷懒。观察生活永远是演员的必修课。

老一辈艺术家的师徒不是靠给我们一个写着“一二三四……”的手册和各种规定,更多的是靠言传身教。他们的人格魅力,对角色的处理,对事业的认真态度,都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们。小时候,我和于是之、朱旭两位老师一起演戏,发现他们手里总会拿着一个笔记本。没有排练的时候,于是之老师总是坐在角落里,不停地在本子上写,不停地记录自己对角色的理解和对表演的感受。朱旭老师手里拿着的书,是他自己抄的“剧本”。他认为抄一遍剧本就相当于再背一遍,所以排练前他会把剧本一个一个抄在本子上,然后把本子拿到排练厅。其他的空白处,写满了对人物的理解,内心的潜台词和一些临场的创作灵感。老一辈的艺人从来不把自己当大师和明星,总是把自己当演员,认真对待每一个角色。

在北京人艺排练厅的墙上,有四个字:——戏最大。刚到剧院的时候,总听说,比如演员或者同事的家人去世了,或者病重了,还是要强忍悲痛坚守岗位,演员甚至还要在舞台上表演一些欢快的场景。这样的故事真的发生在每一代艺术家身上。现在每当有新演员进剧场,我都会给他们讲讲这个行业的特点。假期越多,演员越要工作。春节期间,只要剧场有演出,演员的当务之急就是完成演出。进了北京人艺的大门,一切都要以表演为导向,以观众为中心,其他重要的事情都要等到出了剧场再说。

我们常说要“堂堂正正”。在我看来,正直不是克隆老艺术家的表现,而是尊重艺术、尊重舞台、尊重观众、尊重职业的精神。

开拓创新,继续攀登艺术高峰

70年来,北京人艺共上演了360多部古今中外戏剧,其中不乏《北京人》《龙须沟》1001《茶馆》1010101《雷雨》等经典作品。每一代演员都在反复的舞台锤炼中传承经典。

记得1992年,《日出》演出结束,老一辈艺人谢幕的时候,我刚留学回来,哭的一塌糊涂。当时北京人艺正处于新旧交替的阶段。老一代艺术家退休了,但我们新一代还没有长大。我们做什么呢前人告诉我们,要先做一个模具,借鉴老艺术家表面的东西,然后一点点寻找内在的人物,深入研究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

我们继承《天下第一楼》,不是说于是之,蓝天野,郑融怎么玩,而是我怎么玩,不是继承一群小于是之,小蓝天野,小郑融,而是

是要在老艺术家的基础上,根据现在观众的审美需求去塑造我们理解的人物。刚接过《茶馆》的时候,观众对我们并不看好,新班底遭遇一片骂声,如今《茶馆》每次开票都火速售罄,我们演的版本似乎也成为了经典。今天,《茶馆》在舞美、服装、样式、化妆上都没有变,变了的只是演员。我们这一代演员从技术到对生活的感悟、对人物的把握,已经超越了自我,有别于老艺术家的演绎了。

  来自老一辈艺术家身上的传承,让我们有信心、有底气去做不同的尝试与探索。在庆祝北京人艺成立70周年期间,因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线下演出场次不多,我们启用了线上演出。《茶馆》的直播,从6月5日到6月12日累计点击量1.4亿,被称为“话剧直播的天花板”。剧本朗读中有达到900多万点击量的,也是同类演出中很难逾越的一个数字。这些都体现了观众对我们的认可和喜爱。

  最近几年,北京人艺又进入新老交替的时期。做好新一代话剧人才培养,成为北京人艺未来发展的重中之重。其实,近些年我们一直在循序渐进地培养新人。2016年,我担任剧院的演员队长,开始改变招聘演员的策略,重新启动了学员班模式,经过一年的培训与实习,他们成长得很快,14位演员最后有10位留在了北京人艺,为北京人艺注入一大股新鲜血液。这个模式还在继续推行。今天,“90后”演员已经开始站在舞台中央,新版《日出》《雷雨》《原野》的三位主演都是24岁的年轻人。他们是剧院发展的希望。

  演员是一代一代接棒的,观众也是。从开始看戏,到慢慢爱上北京人艺,爱上话剧,一代代观众以一部接一部的戏,追随着北京人艺走进剧院。现在《茶馆》是第二代演员在演,《天下第一楼》里第三代、第四代演员也“起来”了,新版《雷雨》有第四代、第五代演员参演了,观众的接受度还是很高的。这其中有青年演员成长起来的原因,也有观众的原因。“90后”“00后”观众已经开始成为观剧的主流,他们走进剧场的频率很高,可选择性很多,对各方面都有更高的要求。我们在培养了一代代观众的同时,观众结构的变化也在不断推动北京人艺的发展。

  北京人艺历来具有开创精神。70年来,我们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表演特色的路,形成了北京人艺演剧学派,这就是创新。上世纪80年代,中国第一个小剧场话剧《绝对信号》诞生在北京人艺,先锋戏剧的代表剧目《野人》和《车站》也都诞生在这里。纵观北京人艺的历史,每个时期都会有具有创新精神的举动。这些创举未必翻天覆地,但却一步步往前迈,一点点突破自己。

  北京人艺有着丰厚的“家底”,同时也不遗余力地推动原创剧目的创作。在国家发生重大事件的节点上,北京人艺都会以自己独特的视角呈现出相应的作品。如当年以抗击“非典”为背景创作的《北街南院》,抗震救灾题材作品《生·活》,以及最新的以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为题材创作的《社区居委会》,为庆祝建党百年创作的《香山之夜》等。一直以来,北京人艺都站在时代的潮头,与观众共同记录着时代的变迁。

  70年对于一个人来说已经进入古稀之年,但对于北京人艺来说正青春。2021年,随着北京国际戏剧中心的落成,北京人艺也开启了新的时代。今天,我们拥有4座剧场与一座公益剧场。新剧场、新剧目、新演员、新观众,意味着新的机遇。在继续将经典进行到底的“守正”与探索未来无限可能的“创新”中,北京人艺将始终坚持站人民立场、展艺术风格、树家国情怀,以更加昂扬的姿态迈向下一个10年。

  (作者为表演艺术家、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副院长,本报记者郑娜采访并整理)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