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译者侯健与拉美文学之缘


时间:2022-07-1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新网7月13日电据南美侨报网报道,《科幻精神》《33场革命》01《最后假期》等拉美文学作品的译者、Xi安外国语大学欧洲学院西班牙语系副教授侯建友有说不完的故事。“我读Lue Sa 《饥饿》的时候是大三,才决定继续深造,希望有机会站上领奖台。那时候,我不敢成为一名文学翻译家,”侯健说。

翻译了吕萨的作品后,侯健得到了一个在他马德里的家中与他再次见面的机会,这让侯健印象深刻。

去年,侯健收到北师大实验中学一名高二学生的来信,称读过他的一些著作和翻译,对拉美文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还打算成立一个拉丁美洲文学研究会。这种“代代相传”让拉美文学在中国不再默默无闻。当然,60年前的“文学大爆炸”功不可没。

“‘文学大爆炸’有望再次引起中国读者的关注”

侯健提到,有人把1962年定为拉美“文学大爆发”的元年,是因为1962年在智利康塞普西翁召开了一次重要的知识分子会议,也因为这一年吕埃萨的《城市与狗》获得了西班牙简明系列奖,还因为像《城市与狗》103010这样的重量级作品在1962年出版;也有人认为1963年是“文学大爆炸”的开始年,因为《光明世纪》103010等“文学大爆炸”无可争议的代表小说都是在那一年出版的;也有人认为,1967年,鲁萨在罗慕洛获得加列戈斯文学奖,马尔克斯出版《阿尔特米奥•克罗斯之死》,是“文学大爆炸”的开始之年.侯健认为,也许我们可以把1967年视为“文学大爆炸”的高峰,把它的起始年份定在1962年到1963年之间。

虽然起止年份实际上很难界定,但20世纪80年代以来,拉美“文学大爆炸”对中国文坛产生了重要影响。在侯健看来,上世纪80年代“文学大爆炸”进入中国时,中国文学正处于低谷,作家们渴望借鉴外国优秀文学作品的成功经验。当国内文学处于相对“真空”状态时,外国文学更容易走向舞台中央。四十年过去了,中国文学有了新的进步。与此同时,拉美“文学大爆炸”的四位领袖中,只有吕萨还活着,还在继续写作。所以,虽然“文学大爆炸”对中国作家,包括青年作家还是有一定影响的,但肯定比不上80年代。

但侯健观察到,《城市与狗》在多年后的2021年再版,《跳房子》被引入中国,并获得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好书”。《文学大爆炸》的另一部重量级作品《百年孤独》也将在中国翻译出版。“文学大爆炸”有望再次引起中国读者的关注,也可能对中国文学产生新的影响。

“中国文学在拉丁美洲的影响无法与拉丁美洲文学在中国的影响相比”

在把拉美文学作品介绍到中国,把中国文学作品带到拉美的过程中,“文化差异”是不可忽视的。由于对拉美文化缺乏了解,中国读者容易产生“困惑”和“误解”。比如提到《“文学爆炸”亲历记》,最常抱怨的就是小说里有同名同姓的人物,记不住,认不出来,搞不清楚。另一方面,很多人认为拉美文学都是“魔幻现实主义”,看了非魔幻现实主义(占绝对多数)的作品就说这本书“不是拉美”。

“但是拉丁美洲应该是什么样子呢?拉丁美洲会一直很神奇吗?神奇意味着不真实,这其实给了我们一种心理暗示,好像拉美的贫困、饥饿、压迫等问题都是神奇的、不真实的,这显然是一种错误的认知。马尔克斯说,他所有的故事都基于现实:‘我们的生活充满了奇妙的东西……让拉美文学真实地反映拉美生活,最奇妙的事情每天都发生在这里。’”侯健说道。

侯健提到,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中国文学在拉美的翻译和介绍。“中国文学在拉美的影响力,无法与拉美文学在中国的影响力相比。原因很多,比如缺少优秀的译者,比如拉美的美法文学实力。但是,缺点也意味着有改进的空间。随着中拉关系的全面升级和人文交流的日益加强,中拉文学交流必将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在我看来,解决中国读者对拉美文学误解的一个办法就是多翻译多阅读,问题可能会有所改善。至于中国文学翻译到拉美,也要注意好译的问题,因为拉美读者对中国文学缺乏了解。这个问题不仅可以通过翻译作品的数量来解决,还可以通过如何选择合适的书籍进行好的翻译,让那里的读者先对中国文学产生兴趣。或许是我们现阶段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文学是拉丁美洲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侯健认为,文学交流可以在中拉关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文学可以成为民间交流的有效媒介。他回忆说,读研究生的时候,他是做翻译的。当时,一家Xi企业和一家古巴企业正在洽谈合作事宜。起初,他们在细节上无法达成一致,他们谈得并不愉快。茶歇时,古巴企业代表听说他是文学研究生,他们谈起了古巴代表作《从马尔克斯到略萨:回溯“文学爆炸”》。茶歇之后,古巴代表的情绪明显好了很多,随后的谈判过程似乎也顺畅了很多;还有一次,下班后,侯健去火车站接古巴领事参加一个活动。在车上,古巴领事说他是学数学的,侯健还是有点担心。没想到,两人又愉快地聊起了古巴文学。

“我的印象是,文学是拉丁美洲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懂文学的人不一定是专家学者。许多人喜欢阅读文学作品。在这种情况下,了解拉美文学是非常重要的。相同的

,如果能让拉美读者了解、接受中国的文学作品,对于他们理解中国、了解中国人的思想,也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中国文学如何走入拉美?在拉美人普遍对中国文学不甚了解的情况下选择哪些作品译介?要避免以我为主的想当然心态,真正让文学成为联通中拉的文化桥梁,可以说任重而道远。

  “我在大三的时候参加学院组织的翻译比赛,当时获了一等奖,这是我到现在为止唯一获得的和翻译相关的奖项,虽然很不起眼,但对我来说却很重要,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心里有了一点成为文学译者的期望和期待,当时翻译的书是阿根廷作家埃内斯托•萨瓦托的回忆录《终了之前》的片段。没想到十几年后,这本书的编辑老师真的找到了我,请我来翻译这本书。借用萨瓦托本人在那本书里写的一句话:‘命运的确总能让我们成为我们应当成为的那种人’。”侯健说。(王晗/文)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