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中国的虚拟制片技术有多牛?


时间:2022-07-1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一块石头,一块门板,一块床板,这些都是《诞辰》用的道具。但在所有看过这部科幻短片的观众眼里,这是一个充满视觉奇观的宏大故事:在距离地球600光年的无氧星球开普勒22B上,只剩下最后一对母女。为了继续比赛,母女俩试图用地球植物来改造这个星球的大气。在一次次的失败之后,这个艰巨任务背后最大的秘密也被揭开了.

今年4月,《诞辰》在NAB首映,在业内引起巨大反响。与技术想象力相辅相成的是,许多知名的好莱坞电影和视觉特效公司都惊叹于这部《中国制造》所展示的高超虚拟制作技术。6月,《诞辰》登陆中国哔哩哔哩,引发粉丝收视狂潮。之后,这部短片迅速在影视圈传开,人们感叹“居然是国产的”、“不会输给好莱坞的”、“以后中国科幻也要这样拍”。

这是世界上第一部采用虚拟制作的全长电影。三个道具,四天,不需要任何后期特效,场景拍出来就是电影效果。这种“简单”、“节能”、“所见即所得”的制作方式正在全球电影界兴起,《诞辰》向世界展示了中国人在虚拟制作这种高科技电影技术上已经走了多远。

“虚拟制作不仅仅是用LED屏幕取代真实场景。这是一个全数据访问的过程。对于电影来说,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创作中可能出现的遗憾。”近日,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诞辰》导演兼编剧、蔡波虚拟制作系统总设计师李欧梵介绍了虚拟制作在全球的发展情况,以及这项技术可能给中国电影产业带来的改变。

要让更多人接受,就要做得更超前

羊城晚报:就虚拟生产的应用而言,《诞辰》其实并不是最早的。比如2019年播出的星球大战衍生剧《曼达洛人》就采用了这种技术。为什么《诞辰》在今年的全球重量级影视科技展北美NAB展上依然引起业界的强烈关注?

李欧梵:一个很大的原因是《诞辰》更加虚拟化,更加极端。比如国际上采用的虚拟制作技术,一般在画面背景使用,但是前景还是会使用实际的设定。但《诞辰》是全片在虚拟场景下拍摄的。真正用到的道具只有三种:石头、门板、床板。观众看到的其他东西都是虚拟的。

羊城晚报:说到电影工业技术的发展,过去很多人认为好莱坞会走在前面。为什么能在虚拟制作上有这样的成就?

李欧梵:2017年左右,随着游戏引擎越来越成熟,渲染能力和制作能力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当时我们判断游戏引擎未来在影视行业会有很好的应用。于是我们决定进入这个领域,两年后,我们开发了第一代成熟的基于游戏引擎的虚拟制作技术和方案。现在回想起来,我们起步更早,基本上是和全世界同时做这个。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突破了很多世界性难题,取得了领先。

羊城晚报:现在国内的影视作品还没有开始使用虚拟制作。这会影响你的发展吗?

李欧梵:任何新事物诞生时都会受到质疑。目前国内对虚拟生产的接受度还没有国外高。可以说,我们是在一个更“关键”的环境中发展。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对自己有了更高的要求,因为我们要让虚拟制作被更多人接受。换句话说,就是要更高级。在此推动下,我们开发了一些独特的解决方案和专业知识,其中许多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

羊城晚报:我觉得《诞辰》这部电影更像是一部关于虚拟制作的样片。很多人看了这个9分钟的短片和你的6分钟幕后特辑,大概就明白虚拟制作是怎么回事了。

李欧梵:通过电影《诞辰》,我们真的想做所有在整个技术中最困难和不可能的事情。我们以为通过一部具体的影片,人们对虚拟制作的理解会更加直观,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羊城晚报:能举几个你们攻克的技术难关的例子吗?

李欧梵:让我给你举一个零延迟摄像机跟踪方案的例子。为什么这很重要?比如你镜头里的场景是虚拟的,但你的演员和石头是真实的。这个时候,如果镜头稍有延迟,哪怕是几毫秒,你的演员和真实道具就会和虚拟场景完全脱节,观众看到的就是“假的”。但是要做到零延迟在技术上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但是一旦你做到了,我们就可以做到好莱坞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用极少的场景拍出特别宏大的场面。

  低碳制片,视觉表现突破实景限制

羊城晚报:《诞辰》是一部科幻短片。很多人看后表示,这才是科幻电影应该有的样子。你认为虚拟制作会给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带来更多动力吗?

李欧梵:其实拍科幻电影完全是我个人的喜好。其实我们之前的电影都不是科幻片,包括一些80年代背景的电影。用虚拟制作技术还原一些不复存在的过去的建筑和街道也很棒。不用搭建场景,可以随意更换场景中的任何设备,不用担心成本更高。

羊城晚报:很多人说起虚拟制作,第一反应就是可以省钱,因为从此可以摆脱现实场景的限制。

李欧梵:但是虚拟制作的初衷不是为了省钱,而是让创作者打开思路,让你的视觉表现不受现实的束缚,然后你就可以拍出你真正想拍的东西。当然,虚拟生产确实可以节省一些成本。

,尤其是拍摄一些有视觉难度的片子,它让成本变得更可控。要知道拍摄向来是制片过程中最不可控的阶段,比如每天太阳在同一个角度可能就那么一个瞬间,错过就没了,但虚拟制片可以摆脱时间和天气的限制。此外,虚拟制片能让创作者实时地看到画面最终的效果,这一点也能大大降低拍摄过程中的出错率。再者,剧组还可以避免承担一些危险动作所带来的风险——用虚拟制片的方式,基本就不会再出现演员或摄影师从悬崖掉下去这类事故了。

  羊城晚报:总体来说,这是一个低碳的制片方式。

  李炼:没错。现在全球都在讲节能减排,而虚拟制片就是一种低碳的手段。首先,它大大降低了剧组人员的出行和迁徙,从碳排放的角度肯定是节能了。这一点好莱坞还有过专门的认证,结论是虚拟制片要比传统的拍摄方式降低大约80%的碳排放。

  羊城晚报:具体到人员呢?举例来说,拍《诞辰》这样一个片子,团队能节省多少人?

  李炼:前期加后期,综合下来大概能减少1/3的人员。

  羊城晚报:虚拟制片的零后期特效,实际上是一种“后期前置”。这就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过去电影工业的流程,需要创作者在拍摄之前就把所有的细节都制定好。

  李炼:是的,虚拟制片普及之后,一定会对电影工业化程度有一定的推动,因为工业化的基础之一就是利润空间的可控性。这一点其实也受到我以前做动画的经历的启发。做动画电影是比做真人电影更加复杂和漫长的过程,你很可能要几年后全部做完才能看到结果,到时你就算看到哪里有问题也没办法改,这种痛苦让我决心要改变电影的制作流程。

  过去不敢写的剧本,现在可以写了

  羊城晚报:《诞辰》在业内传播度很广,影响也很大,现在有剧组来找你们合作吗?

  李炼:这段时间确实有一些剧组找上门,国内外的都有,这有点超出我们的预期。我们很愿意跟大家合作,也愿意把虚拟制片的方法教给大家。不过具体的方法确实很难用语言去解释,所以现在一般是导演带着项目过来,我们再针对他们的需求给出解决具体问题的方案。我们还在加拿大建了一个虚拟制片基地,专门运作海外的合作项目。

  羊城晚报:虚拟制片确实是一种全新的制片方式,可能除了演员会觉得更利于他们表演之外,其他各部门都需要重新进行学习。

  李炼:虚拟制片确实是一个新的方法,它需要付出一些学习成本,但我并不认为这个成本是难以逾越的,归根结底还是你愿不愿意去学的问题。毕竟它确实能给产业带来很大的便利性,尤其是对于创作者来说,你的空间从此就变大了,所以走出以往的舒适区还是值得的。

  羊城晚报:目前国内找你的创作者,是否是年轻人居多?

  李炼:年轻和资深的都有。原先我也以为年轻人更愿意接受新鲜事物,但后来发现很多有经验的导演也愿意作这个尝试。因为实际情况中,要采用虚拟制片这个技术,它首先要求导演对自己的工作比较熟练。而有经验的导演更容易发现不同点,更有办法玩得起来。

  羊城晚报:现在虚拟制片在海外的应用情况如何?

  李炼:好莱坞去年用到虚拟制片技术的作品,大概占所有作品的20%,从中你可以看到好莱坞对这个技术的追捧。

  羊城晚报:在国内,我们什么时候能看到虚拟制片在大银幕上的应用?

  李炼:我觉得快了,可能一年到一年半之后就会有相关的作品问世。

  羊城晚报:你觉得国内虚拟制片的风潮即将到来了吗?

  李炼:我觉得还没有,但它确实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这一点挺出乎我的意料,比如之前我也没想过你会来采访我。我们目前所希望的,就是通过这个技术给大家带来更大的创作空间。比如是不是大家知道有了这么一个技术之后,以前不敢写的一些剧本现在就敢写了?总之,一切静待花开吧。

  记者 李丽

本文来自华纳娱乐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