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遵义会议: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时间:2021-03-0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2月21日,北京:遵义会议: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

作者杨千袁超瞿红伦

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紫音路96号,有一个小院子,一栋青瓦白墙的楼房,楼旁有一棵枝叶众多的大槐树。他们见证了中国共产党风雨飘摇的历史。1935年1月15日,中共中央召开的“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并在极其关键的时刻挽救了它

历史永远不会被忘记。在毛泽东题写的“遵义会址”牌匾下,络绎不绝的游客们纷纷拍照留念。近年来,每年平均有400万游客来到这里探索革命前辈的足迹。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和遵义会议86周年之际,中国新闻社记者走进遵义会议现场。

图为游客在遵义会议会址陈列馆参观 瞿宏伦 摄

图为游客在遵义会址展厅参观颜红伦

 历史在此转折 新的征程开启

爬上两层楼的木楼梯,穿过回廊,是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会场。

在27平米的长方形会议室里,东墙上挂着的挂钟和棕色的长方形桌子还在,桌子下面放着炭火盆,桌子四周围着20把木藤折叠椅。置身其中,似乎已经穿越到当年的激烈争论中。

一九三四年十月,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领导机关和中国工农红军主力被迫进行战略转移,撤出根据地,进行长征,以摆脱国民党军队的围剿。1935年1月,红军渡过乌江后,以重兵防守迅速攻占贵州北部重镇遵义。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扩大会议。根据《红军长征史》的记载,遵义会议持续了三天,气氛紧张,声音洪亮,每天总是休会到半夜。

图为遵义会议会址二楼27平方米的长方形会议室 瞿宏伦 摄

图为遵义会址二楼27平米的长方形会议室。严鸿伦照片

遵义会议展览厅油印文件中,有会议作出的《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的决议》号决议,包括总结失败教训,增选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取消长征前建立的军事指挥“三人团”,决定渡江北上创建新根据地。

遵义会议纪念馆副馆长王至立说,遵义会议在中国共产党和共产国际脱节的情况下,独立做出了一系列重要决策,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成熟。

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四次渡过赤水,巧妙地穿插在敌重团之间,取得了战略主动。此后,在沟坝会议上,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成立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的军事指挥小组(即新的“三人团”),负责指挥全军的军事行动。沟坝会议后,毛泽东亲自指挥红军三次、四次渡赤水,摆脱了几十万敌军的围攻,取得了战略转移的决定性胜利。

遵义会议的见证人、革命奠基人刘伯承在《回顾长征》中写道:遵义会议的精神传递到部队,全军振奋。仿佛打开了浓雾,看到了阳光,所有的疑惑和不满都一扫而空.

图为遵义会议会址 瞿宏伦 摄

图为遵义会议会场,颜洪伦摄

辗转寻找四年 会址终被确认

遵义会议纪念馆编的《走进遵义会议会址》一书,记录了新中国成立后遵义会议会址的发现和认定过程。

1951年,为了庆祝

1954年1月,北京中国革命博物馆筹备机构致函中共遵义市委,称在一份文件中发现,1935年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遵义老城军阀柏辉章的住处举行。

1954年8月,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杨打电报给贵州省委,说遵义会议是在贵州军阀家里召开的。同时表明天主教会曾是红军总政治部的总部。至此,遵义会议会址终于确定。

1955年10月,遵义会议会址经过初步维护和展览后向内部开放;1957年7月1日,正式命名的“遵义会议会址”对外开放。遵义会议遗址也是中国最早的21座革命纪念馆之一。1964年11月,毛泽东为会址题词“遵义会址”。在中国许多革命历史遗址中,遵义会议遗址是唯一一个由毛泽东命名的。

图为遵义会议会址 瞿宏伦 摄

图为遵义会议会场

宏伦 摄

  传承遵义会议精神 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在遵义会议陈列馆,一个戴着红领巾、身穿红白色讲解服的小女孩,正为游客介绍遵义会议的历史故事。她是遵义长征小学五年级的学生杨成野,也是遵义会议纪念馆的一名“小小红色义务宣讲员”。杨成野说:“我为遵义的历史感到骄傲,我也希望可以有更多人了解遵义会议。”

  “小小红色义务宣讲员”在遵义有数百名,除了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培养“小小红色义务宣讲员”外,遵义市还在校园开展系列文化活动。

  作为遵义会议纪念馆首任馆长、老红军孔宪权的后代,51岁的孔霞已义务宣讲7年。“我希望把长征的故事让更多的孩子们、年轻人了解,让他们润物细无声地接受这段历史文化的滋养。”孔霞说,她业余时间都用来传播遵义会议精神和长征的故事。

  “遵义会议会址是遵义人、贵州人文化自信的来源。”王志力说,“我们要将坚定信念,实事求是、独立自主、敢闯新路的遵义会议精神传承下去。”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遵义会议精神成为激励贵州人民开拓奋进、赶超进位的巨大动力。曾经偏居西南一隅的内陆省份,已成为连接西南和华南、中南、西北的交通枢纽;曾经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最大、贫困程度最深省份的贵州,创造出中国脱贫攻坚战的“贵州奇迹”;曾经的“三无”省份,实现了数字经济增速连续五年中国第一,走过了跨越式发展的“黄金十年”。(完)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