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黄土梅香半世芳


时间:2021-03-0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黄图向梅半什邡

报纸杂记光明日报2021年03月01日 星期一

——“三牛”精神践行者路生梅50余载守护一方百姓健康

作者:强何伯苓

吕医生的手机坏了。

敲打,拍,反复按on键,或者黑屏。这可是大事!

很多年了,她的手机没日没夜的关机。这个号码是郏县普通民众免费的“应急热线”,来电者不详。“病人联系不到我怎么办?”卢急得不知所措。

风华正茂的脸色苍白,吕医生放不下的还是她的病人。

五十三年前,当24岁的北京女孩陆第一次来到陕西省玉林市郏县时,没有人想到这个女孩会在这个城市呆很久。

黄土高原和毛乌素沙漠在这里交汇,环境恶劣,条件艰苦。县城三面环水,悬崖峭壁众多,但守黄河难吃水。民谣描述:“一座摩崖石城,一勺清水贵如黄金。”

当时,留着两条辫子,满心期待。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地方会是她依恋了50多年的“故乡”。

《光明日报》 (2021年03月01日 04版)

1968年,毕业于北京第二医学院(现首都医科大学)。展望未来,她去了北京一家知名医院工作,努力成为一名儿科医生。

然而,学校的通知改变了她的命运。

当年医学生分布均匀,芦笙妹分布在条件艰苦、医疗资源匮乏的西部县城。

一接到通知,就收拾行李,包里全是精心挑选的医学书籍。她服从分配的理由很简单:“我是祖国培养出来的。祖国需要我的地方,我就去。”

寒冷的冬天,她去了西部,坐火车和卡车,蜷缩在穿着羊皮夹克的老乡中间,瑟瑟发抖。经过几天的冰冻和颠簸,这个瘦弱的女孩终于来到了郏县。

那是一个令卢永生难忘的早晨。她拿着包裹,穿过县城狭窄的街道,在城外崎岖不平的土路的尽头。几排倒塌的旧窑洞是她未来工作的地方,——郏县人民医院,“一个乡镇卫生院的规模”。

一瞬间,卢的一腔热血冷却了一半。

其实挑战才刚刚开始。“那时候你不仅在这里吃糯米,还得靠驴从黄河拉过来。”卢回忆说,浑浊的黄河水只有沉淀后才能喝,每天只有一瓢。

住在山洞里,她连火都烧不着,她只能睡在冰冷的土炕里;进进出出医院,路边是一片荒芜的坟墓:去农村探望,往往需要走几十里,身上总是感染着跳蚤和虱子.

刚到中国的陆,在同事和患者的期待下,紧张的工作着。

“我的专业是儿科,但是这里没有分支。人家一听说是北京来的医生,就以为你什么都看得到。”卢对说道。

为了不让病人失望,她抓住每一次机会学习各种医学知识。白天坐着出门,晚上在油灯下看书做笔记,是她生活的常态。

“除了内科学和儿科,我还学习了妇产科和皮肤科的技术。很多老乡见惯了中医,我也自学过针灸。”就这样,“准专科”变成了一个懂各种武术的全科医生。

凌凌独西行

郏县人口不到3万,只有一条主要街道。在街道后面的窄巷里,有两个窑洞,是鲁的家。家里的陈设简单寒酸,比如耐火、木沙发、胶合板书桌、落地门衣柜.50多年来,这里的主人没有获得多少财产。

“刚来的时候,没想到会在这里定居。我呆了一辈子。”鲁坦言,有一段时间,走与留在我的脑海里反复权衡。她曾经想申请考研,“不怕苦,但想攀登医学高峰”。

她还是不能放弃这片黄土地。因为“佳夕

当时,这里的一些农村人生病了,甚至没有去医院或医生。相反,他们要求“女巫”驱邪。有一次去,她无意中看到,在一个破碎的山洞里,土炕上的病人已经不省人事,“女巫”还在说着什么。

这一幕震惊了陶!

“病人失去知觉了,这将是一个很大的延误。”匆忙中,她说服家人让她治疗病人。确诊后,卢用针灸把病人叫醒。

“我当时也是捏了一把汗,怕这针下去,病人还是醒不过来。它不仅救不了人,也无法争夺回家的信任。他们将来会相信‘女巫’。”鲁梅生说:“你不能把病人交给封建迷信!”

在一次家访中,她步行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一位准妈妈的家。她进门的时候,母亲已经生完孩子,坐在一个沾满鲜血的土袋子上。一家人担心母亲受到惊吓,就用手拉她的头发,准备用一把黑色的剪刀剪断脐带。

在紧急情况下,冲过去抓起了剪刀。一边解释,她一边迅速拿出消毒设备,给孩子一个破肚脐和一个包裹。

促使她下定决心留下来的,不仅仅是责任,还有郏县人民的沉重情感。

一个下雪的早晨,陆去了距市区十多里的崔家盘村。当时她穿着北京带来的塑料棉鞋,在雪地里走了几步就摔倒了,一路摔了40多下。她只是半躺着

着滑下山坡,到患者家时几乎成了“泥人”。

  因患者病情较重,路生梅留下治疗了好几天直至患者好转,待准备离开时,细心的女主人为她送上一双千层底的棉布鞋。路生梅霎时因感动红了眼圈。

  在那个返回县城的冬夜,她思考了许久,最终决定留下来,并把“为佳县人民服务五十年”写进思想汇报。

  路生梅不仅留了下来,还与一位陕北汉子走到了一起。说起已过世10年的丈夫,路大夫神色温柔:“他是个好人,比我优秀得多。”他们是医院的同事,一个是医生,一个是护士。二人相携相扶,成为当地一段杏林春暖的佳话。

  扎下根来的路生梅更专注于提升当地医疗水平。为了挽救更多小生命,路生梅又着手创建独立的儿科。1983年,佳县人民医院首设小儿科,路生梅成为首任儿科主任。

  随着治愈的患儿越来越多,“佳县儿科”在周边县区打响了名气,许多外地病人慕名而来。

  路生梅也终于实现了毕业时的梦想——“成为一名儿科专家”。

  冽冽久愈香

  佳县人民医院一间几平方米的房间是路生梅的办公室,这里常常挤满病患。“路大夫好!”“这么早就上班啊?”……清晨,记者跟随路生梅去医院的路上,她每走几步就能收获一句热情招呼。

  路生梅微笑着,用“醋溜”的陕北话一一回应。个头不高、身形瘦削、身板笔直,和年轻时没什么差别;与朋友们聚在一起,她爱笑、爱唱、爱热闹,还是那个开朗的“小姑娘”;但乡音已改,鬓发花白,皱纹爬满了她曾光滑的面庞。

  50多年来,曾经的“小路医生”,已经变成可亲可近的“路奶奶”。

  1999年,路生梅退休了,同龄的大夫要么含饴弄孙,要么被其他医院返聘。路生梅医术精、人品好,很多医院争相高薪邀请,但她一一拒绝。

  路生梅仍然选择在佳县工作,但却是免费义诊。“国家已经给了我退休工资,我不缺钱,不能再拿另一份钱。”

  路大夫的患者中,不仅有佳县本地人,还有许多来自周边县区,甚至黄河对岸山西省的患者。

  一个上午,在仔细问诊、不断给家属交代注意事项的路生梅,时不时会站起来噔噔噔地跑到楼下药房,去查询一下某个小药有没有?哪个价格更便宜?

  “路大夫看得好,我们放心。人好,从来不起火(有耐心)。”53岁的樊振宁带着小孙子来看病,“我小时候就找路大夫看病,我们家五代人都找她看过病,半个佳县城人都找她看过病,我们信她。”

  除了在佳县人民医院、佳县中医院轮流坐诊,她的住址很多人都知道,有的病人白天上班,下班后才能过来,路生梅也不推拒。

  路生梅的电话号码更是不知有多少人知道,只要有人问,她就告知;只要来电话,她都接,一时没接上有空就马上回拨,“万一是急病呢?一点不能耽误”。

  50多年来,除了外出培训、回京探亲,她几乎没离开过佳县。

  “我回京探亲时,电话还是一直响,都是病人来电,问我啥时候回去。”路生梅说,“我就像风筝,不管在哪里,线永远在病人手中。”

  50载已过,但路生梅仍在“超期服役”。有人粗略估算,仅退休后的20年里,路生梅义诊的患者超过10万人次。

  一位曾经的患者帮路生梅修好了手机。这下“风筝线”又接上啦!

  当熟悉的铃声响起,路生梅接起电话,是一位十几公里外的患者求诊。这是位长年瘫痪在床的患者,路生梅需要出诊。

  拎起医药箱,穿上大红色羽绒服,饱满精神的她又出发了。

  白色积雪上跃动着红色的身影,宛若一树烈烈红梅,迎着严寒盛放在陕北大地。

  (新华社西安2月28日电 记者强晓玲、姜辰蓉、贺占军、张博令)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