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历代文人爱砚趣谈


时间:2021-03-0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历代学者用砚,爱砚,藏砚,议砚,赋予了一砚无限的人文色彩。

宋代以来,米芾有《砚史》,欧阳修有《砚谱》,蔡襄有《文房四说》;明清以后,项《蕉窗九录》、董其昌《筠轩清秘录》、赵西湖《洞天清录》也有关于砚台的精彩论述。

苏轼“命书画为业,砚为场”;米芾的《砚史》详细记载了26种砚材,“对端与两石细辨”,有“石先剪墨”之说;向论述了“取精止水,取墨”的不同特点;赵西湖指出了人们谈论砚台的弊端。古代文人珍爱和研究砚台,为现在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在历代的砚台爱好者中,不得不提的是米芾和苏轼。一张纸《紫金研帖》固定了米菲和苏轼对砚台的迷恋:“苏子珍拿着我的紫金去读书。委托他的儿子进棺材。我今天拿到了。不是为了收藏。传世之物。能不能活出纯净、圆润、明亮、原始、奇妙的大自然?”

相传米芾和苏轼关系很好。1101年,苏轼从海南岛回到江南,专程去周振看望米芾。苏轼临行时,借了米芾珍贵的书房紫金砚。本研究中的紫金砚与米芾所藏的游君砚相同。米芾认为其优于段和歙砚,并评价其为“天下第一品”。一个多月后,苏轼死于常州。临死前叫儿子和他一起埋紫金砚。糜飞听到消息后,赶紧记下《紫金研帖》,认领艾砚。

米芾之后,紫金砚属于哪里,史书上没有记载。1972年,北京元大都遗址出土了一枚琅琊紫金砚,上面刻有一个砚台,署名“张远”。这块砚台现在在首都博物馆收藏。据考证,“朱元璋”是米芾的名字。但是这块砚台是不是米菲《紫金研帖》里的紫金砚台?学术界有争议。

众所周知,苏轼热爱砚台。他以前是以剑换砚的,甚至黄庭坚的拜祭仪式也是一种洮河砚。清代《钦定西清砚谱》年,记载了苏轼收藏的“节生砚”和“从兴砚”。去年的“故宫博物院藏苏轼题材书画——特展”在北京举行。展品中有两个“苏砚”,其中一个是“苏段氏砚”,用紫色段氏制成,精致而优雅,其形状是仿宋代的。砚台堂和墨池用绳索装饰。砚台左侧下方刻有“石”字,砚台背面刻有行书铭文,共97个字。砚台盒盖上刻有乾隆院楷书御铭。据专家考证,制造处工作档案记载,此砚为内亭苏州砚工顾的一件古玩,其风格与《钦定西清砚谱》卷所载“宋氏打结砚”相似。

台北故宫博物院也藏有苏轼传下来的“从星砚”,曾被乾隆藏起来。“从兴砚”是长方形高层手书砚,有字池,颜色为褐色。墨池旁边有一个绿色的石眼,象征着月亮,周围有云纹。右边镌刻着苏轼写的行书,下侧印着篆书“字笺”。砚背中心斜凹,下方无边框。中间有六十三列,每一列都有自己的眼睛,看起来像是一个星表。

清代政治家、文学家纪晓岚也迷恋古言。他用“九十九颗砚台”作为自己的研究名称。纪晓岚盛产藏砚,每一个砚台都喜欢刻字。他曾在一个荷叶状的砚台上刻下:“荷承露,每一滴都是圆的。它可以是一颗文艺的心,也可以是大自然的奇妙创造。”它的铭文赞美砚台,或记,或抒发自己的感情,并以砚台为友。

乾隆皇帝是古言的大收藏家。有人

民国时期,第一个著名的藏砚是民国总统许世昌的堂兄许张世,他的藏砚从唐宋到明清乃至近代有数百个方格,种类和铭文都很齐全。许张世收藏砚台非常考究,喜欢定制精美的砚台盒来收藏砚台;每一个重要的古言都将被必和必拓收购。曾聘请著名篆刻流传专家周熙定,已故著名文物鉴定家傅大司,专门在自己家中流传78年。1954年许逝世前,将一生收藏的及其拓片全部捐献给国家,奠定了天津博物馆收藏砚台的重要地位。

正文/羊城晚报记者石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