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去国博,看古人的“时装秀”


时间:2021-03-0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去国博,看古人的“时装秀”

本报记者邹亚婷

《人民日报海外版》(08版,2021年3月2日)

最近中国国家博物馆的一个展览很热,吸引了很多游客排队参观。很多年轻人专门穿着汉服去看展览,成了博物馆里一道亮丽的风景。

这次广受欢迎的“中国古代服饰文化展”,以沈从文、季孙等中国学者数十年的学术研究成果为基础,以文物、图片、修复画像、多媒体设施等丰富形式,全面系统地展示了中国古代各个时期的主要服饰形态和文化内涵,引领观众深入领略中国服饰之美,感受中华文明的辉煌。

古人一眼就穿

衣食住行是生活的基础,衣服第一。衣服不仅能“御寒防暑,抗风雨,遮体羞”,还具有“区分尊卑,区分亲疏”的文化功能。中国被称为“服装王国”。中国服装几千年的发展变化,不仅反映了古代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发展轨迹,也勾勒出中华民族绵延不断的生活图景。

这次展览是中国国家博物馆第一次服装通史展览。按历史时期分为“先秦服饰”、“秦韩伟晋南北朝服饰”、“隋棠五代服饰”、“宋立傲晋西夏元服饰”、“明代服饰”和“清代服饰”六个部分。系统展示了中国古代服饰的演变,深刻阐释了古代服饰的审美取向、穿着场景和社会文化内涵。

郭波92岁的终身研究馆员季孙是此次展览的策展人。他亲自来到展厅指导记者。季孙说,古代人物经常出现在影视等文艺作品中,服装是塑造人物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有些电视剧里,几千年来不同角色的服饰是不一样的。比如张三穿的是先秦的衣服,李四穿的是明朝的衣服,让观众觉得很迷茫。但是不能要求这些影视剧的创作者去研究古装史,这就很复杂了。我们希望通过博物馆的展览,向大家展示古代服饰的基本轮廓,也能对这些创作者有所帮助。”

季孙介绍说,与过去的大多数服装展览不同,郭波试图展示古代服装配饰的整体形象。“在以前的一些展览中,展品确实很有价值,是古墓出土的衣服和珠宝。然而,观众不知道如何穿它,如果它只是一件宽大的古代礼服,会是什么样子。我们希望展示的形象通俗易懂,让观众明白这些服饰穿在古人身上,整体效果是什么。”

展出文物近130件(套),包括玉器工具、骨器、陶俑、服装、金银饰品、书画作品等。配有40多件(套)辅助展品,约170幅图片和多媒体设施。除了直接表现古装造型的实物外,还绘制了大量的折线图,制作了15幅不同时代的复原画像。

在展厅里,这些栩栩如生的复原人像仿佛来自历史,为观众上演了一场跨越千年的“时装秀”。古装史和传统工艺学者陈诗语介绍,为了真实再现古装画像,团队经过详细考证,设计了一套详细的方案,从外套、内衣、鞋子、皇冠到配饰、妆容、发型,甚至使用什么面料和图案,都有可靠的历史依据。

戴玉冠很讲究

服饰代表民族文化、社会地位、身份职业等。也反映了时代的审美,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这个展览不仅要告诉大家古人是怎么穿的,还要回答他们为什么穿这么多的问题。”季孙说。

河南洛阳出土的战国玉佩,展示了古人佩戴玉器的习俗。《礼记玉藻》云:“古来君子必穿玉”。当时,人们的典型服饰是自上而下,腰前(发音为“傅”),和作为装饰品悬挂在市场上。玉佩集团是贵族地位的体现。地位越高,集团玉佩越长越复杂,地位越低,配件越简单越短。季孙说,玉佩的作用是“节省步骤”。当玉佩碰撞时,不同的身份和不同的步伐发出不同的声音。地位高的人步子小,走路慢,显得特别气派。据《礼记》记载:邢俊受武,大夫随武,士取武。接手吴的意思是“两脚踮着脚,每走一步就是半步”,跟着吴的意思是“两个脚印互相跟着”,忠武的意思是“两脚之间有一只脚的地方”。在展厅内,将接武、跟武、中间武的台阶之间的距离投影在地面上,让观众在行走时直观地了解古代贵族的宽度。

“皇冠是着装礼仪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古代的皇冠和现代的帽子不同。原来只是在发髻上盖了一层,侧面挖空了,没有盖住整个头。”在一幅修复的东汉公务员画像前,季孙介绍了当时男性佩戴的皇冠和领带。“葛局长,原来是下面的班,没资格戴皇冠就戴。只是到了汉朝王莽篡位之后,关夏嘉阁才开始流行。据史书记载,王莽是个秃头,不会把头发梳成发髻,王冠也靠不住,所以先打领带,再戴王冠。这就形成了进贤之冠。从汉代到唐宋,一直是文职人员的重要头饰。”

唐代女性穿男装是时尚吗?你的黑帽子是怎么来的?鹤、狮等官服上的图案象征着什么?走在展厅里,像是在读一部立体的古代服饰简史,可以收获很多与服饰相关的历史文化知识。

展览形象地阐释了中国古代服饰史上的三大变化:战国时期,“胡夫骑射”传入中原,出现了上下一体的深衣;南北朝至唐代,服饰由汉魏时期的单一制变为华夏鲜卑的复合制,由单轨制变为双轨制;到了清朝,男人换上满族服饰,中国传统的服饰制度被打破。

好看,好玩,娱乐

郭波古装文化展在突出学术性和知识性的同时,也注重观赏性和互动性。展品中,有宋《中兴四将图》、明亦庄公主首饰、定陵出土等数十件收藏一级品

首饰,清《皇朝礼器图》、康熙帝朝服等。其中5件明代岐阳王世家文物(《陇西恭献王李贞像》《孝亲曹国长公主像》《赠南京锦衣卫指挥使李佑像》《太保袭临淮侯李言恭像》《临淮侯夫人史氏像》)在古代服饰史研究领域具有较高知名度,均为首次展出。此外还有一些借展自其他博物馆的珍贵文物。

  在展览的引言部分,一件貌似雪地靴的彩陶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它是新石器时代辛店文化的遗物,1989年出土于青海省乐都县柳湾墓地,材质为夹砂红陶,靴筒、靴帮上以黑彩绘制几何纹饰。这件彩陶靴在国内属首次发现,专家认为它是一种容器,其造型应是上古先民所穿靴的直接反映,表明当时已经脱离了用整块兽皮裹在脚上的原始鞋的状态。

  早在先秦时期,中原和草原地区就出现了制作精美的金属带饰。由于不易腐坏,金属带钩、带扣等成为出土文物中反映古代服饰文化的重要物证。江苏徐州狮子山西汉楚王墓出土的有孔金带头,由两块长方形金带板和一枚金穿针组成。带板正面浮雕猛兽咬斗图案,周边饰勾喙鸟首纹。四边凸起边框,中部有两个横向双环钮,每块带板的内下角有一略近三角形的小孔,以便穿针插入。这副金带头是目前所见汉代最华美、系结方式最先进的带头,虽然以草原流行的猛兽搏斗纹为题材,但从铸造工艺、系结方式来看,应为中原制品。

  《中兴四将图》为南宋宫廷画家刘松年所作,描绘了宋室南渡过程中四位战功卓绝的将领,据现有榜题所示,四将依次为“刘鄜王光世”“韩蕲王世忠”“张循王俊”“岳鄂王飞”。画中四将着圆领袍服,或戴巾子、或戴幞头、或戴平帻、或戴军中便帽,脚着靴,皆为文官装束。四将各有一武官侍从,身着便装,便装外加彩绣捍腰,此装束多见于契丹、女真胡骑,于中原武将常服中较少见,应为当时南宋忠义军装束。

  展厅的中心区域设有互动体验区,将古代服饰文化与现代科技有机结合,带给观众有趣的体验。一个柱坊结构的闭合式沉浸空间里,以万花筒形式展现了古代服饰中提取的花纹图案,让观众沉浸于流光溢彩的“华纹锦绣”中。多媒体互动“换衣镜”能让人过一把穿越的瘾,格外受观众欢迎。站在智能电子屏前挥挥手,屏幕中的自己就能穿上不同时代的服饰,扫描二维码还能把古装图片保存到手机上。

  此次展览自2月6日开幕,展期拟定为一年,为广大观众奉上一场持久的文化盛宴。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