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痛失翁丁之后谁来重建?学界专家相聚云端反思研讨


时间:2021-03-0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天津3月7日电(记者张道正)今年第三天,被称为“最后一个原始部落”的民族传统村落翁丁古村发生了最严重的火灾,波及各行各业。3月6日下午,召开了名为“翁丁古村落何去何从:——翁丁重建座谈会”的“云”会议。冯骥才等学术专家对此进行了反思和探讨,希望对我国传统村落的管理者有所启发。

研讨会由天津大学冯骥才文艺学院中国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研究中心主办,采用网络会议方式。中心主任冯骥才邀请阮、向云菊等重要学术专家,以及长期在翁丁村做调查工作的当地学者,聚在云中反思讨论火灾原因,古村落是否应该重建,如何重建,由谁来重建。

中国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冯骥才说,翁丁村在中国传统村落中也是非常罕见的。它具有原始部落的特殊性质,系统完整地保存物质和精神文物,具有独特的村规民约,具有活化石的意义。在他心目中,翁丁村的损失不亚于圣母院。即使重建,也不会真正恢复原来的翁丁村,其历史文化价值将大大降低。

学者们对翁丁的失踪感到焦虑,因为不知道火灾的原因就很难找到对策。“现在问责的声音很多,但是承担责任的声音还没有听到,当然我不放心。”

反思火灾原因:人村分离隐患大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历史文化保护和传承特别委员会委员、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专家委员会工作组组长方明表示,翁丁古村落的价值被大大低估了。他呼吁人们像关注巴黎圣母院大火一样重视这件事。虽然火灾原因尚未查明,但他认为可能与产权不清有关。大部分原住民都搬到了附近的新村,古村落由旅游公司经营。火灾发生时,旅游公司已经下班了,产权不清让村民们犹豫了一会儿。更重要的原因是人村分离。“如果土著人还住在自己家里,绝望了就得救火。把原住民迁出老村,隐患很大,需要反思。”

天津大学特聘教授、中国文学批评家协会副主席向云菊认为,是时候全面找出原因,举一反三,标本兼治了。他建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牵头,联合各部门,对全国传统村落的所有重大风险点进行预警。未来传统村落的保护、防灾、救灾也要多部门参与,责任共担。

是否重建?原址重建理所应当

最近有一种声音说,翁丁古村落不要在原址上重建,还不如建成遗址公园。但与会专家一致认为,翁丁古村落应在原址重建。

中国美术学院研究员、中国民间文学艺术协会副主席李源说,翁丁古村落在使用中突然被毁,其原貌和建造方法众所周知。这样的“活文物”完全可以重建,从技术层面来说可以是正宗的,不存在造假问题。而且,重建可以为人类保留更多的建筑文明和类型,传承村落的建筑技艺。

方明还认为,虽然翁丁的大多数村民都搬到了附近的新村庄,但如果没有古村落作为载体,很难保留文化的灵魂。

冯骥才特别提到重建的出发点是重建佤族的家园,重建后的翁丁村必须具有佤族籍贯的性质,应该是佤族人

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建议,对原有的材料、原有的结构、原有的工艺、原有的风格、原有的环境等都要照原样修复,旧的也要照原样恢复。重建不要快又快,不要做假古董,提前做好设计和规划准备,虚心向当地工匠和原住民学习。只有通过土著人的手,才能真正实现最初的重建。

向云菊建议翁丁村可以在新村实行旧村二元产权制度,鼓励村民多回旧村居住。他还建议每家每户逐项登记烧毁的民间器皿,并进行恢复和复制。他特别指出,像翁丁村这样的原始部落如何在现代社会中得以保存并与现代生活相适应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各国都十分关注。

如何重建?原样重建也要顺应现代生活

谁来重建这个问题尤为关键。

冯骥才表示,重建可以由政府牵头,专家参与,但原住民应该是主体。“翁丁村是原住民的家园,自然要遵从他们的意愿。别人建酒店,不是自己家。每个本地人都会带进来自己家庭的历史,习惯,审美,爱好。别人盖同样的房子,有形无形的文化就消失了。”

这也是与会专家一致认同的观点。重建要充分尊重原住民的权利和选择,倾听他们的声音,让他们参与进来。

阮也认为,村民在参与重建过程中,可以把自己的感情融入到生活中,使自己的家园有生命力,可以起死回生。方明甚至问他是否可以更大胆地尝试,让土著人重建他们自己的村庄。村里有能人,有老人,有受过教育的人,有很多熟练的工匠。能否允许他们按照自己的民族特点和方式去做,让外界势力少插手?如果他们干预,他们应该以科学的方式谨慎行事。

谁来重建?原住民才是重建家园的主体

道远 反对腾笼换鸟,呼唤文化自觉

  研讨会上,学者们不仅为翁丁村出谋划策,还进而反思传统村落保护面临的诸多问题。正如方明所言,传统村落是农耕文化的精品,是未来乡村振兴的着力点。翁丁村的事件是一个契机,警醒全社会更加重视传统村落的保护。

  许多传统村落都把发展旅游作为出路,但村落保护和发展旅游之间的关系,却是个严峻的问题。苑利认为,传统村落不是不可以发展旅游,保护和旅游可以并行,但一定要以保护为主。

  冯骥才认为,传统村落的保护应该有一个更严格的标准,更好的监督制度和管理办法。不能评完就交给旅游公司,粗鄙化地拿文化遗产当赚钱资源,否则很多村落会得而复失。

  他明确提出,反对“腾笼换鸟”,即在发展旅游的过程中,把原住民全请走,房子腾空,经营者进来开发。外地来的经营者就是来做生意,服务一般旅客的,对村落没有感情和历史记忆,“原住民走了,村落就没有记忆了,没有主人了,没有魂了。有的传统村落,旅游的人少了,经营的人也搬走了,就彻底变成空村,谁还对这个村落负责?”

  冯骥才说,“腾笼换鸟”可以给当时旅游部门和地方政府带来眼前利益,但损失是致命的。翁丁村的火灾原因就跟人村分离有直接关系。“腾笼换鸟”不仅给村落未来带来危机,也是釜底抽薪式的破坏。

  向云驹特别建议,改进完善传统村落中旅游公司的管理机制,外来公司的管理要逐渐向村民自治过渡。对于像翁丁村这样特殊的少数民族传统村落,可以探索培育一种不唯利是图,而是带有特殊使命的公司,政府给予其大量优惠政策,使之可以帮助村民与旅游市场接轨,全心全意为民族文化保护传承的责任服务。

  他还表示,传统村落保护不能简单用文物保护的方法,需要考虑村落的多样性,对于特殊的村落要有特殊的措施,不应一刀切。特别是在我国进入乡村振兴、实现现代化强国的过程中,传统村落进入现代生活,历史文化如何传承,应有通盘思考,制定村落建筑、文化生活、非遗、旅游、小康、乡村振兴等多目标兼容的发展规划。

  冯骥才总结,原住民才是传统村落的主人,村落保护归根结底还要唤起村民珍视自己的文化。“这工作很难做,我们要反省知识界做得还不够,人也太少。”他如今正努力在天津大学建立遗产学的学科,就是想培养更多年轻人,让这方面的力量走下去,唤起民众的文化自觉。

  “有了文化自觉,传统村落才能保护得更好,我们才有更清醒的文化自信。”冯骥才说。(完)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