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我们为何戒不掉“手机依赖”?


时间:2021-03-08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北京3月7日电(记者上官云)“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在玩手机。”这是一个笑话,但它显示了许多人和手机之间的亲密关系。

看书五分钟,玩手机两小时;工作了一段时间,想刷手机,刷了很久的手机;睡前用手机看小说,时间把握不好直接失眠……这些现象戳中了很多网友的痛点,有人称之为“手机依赖”。

之前“我找到了学习的时候想玩手机的原因。”在热搜上,很多人分享了我无法退出手机的原因:要么是想获取信息;要么情绪焦虑,希望在虚拟世界中短暂逃离现实;或者,单纯想打发时间。

刷手机真的会上瘾吗?

资料图:公交车上无论多挤“低头族”们也不会忘了刷屏。王东明 摄

数据地图:无论公交车上的“低头族”有多拥挤,他们都不会忘记刷屏。王东明

“黏在手机上的人”

聊天,追剧,看短视频.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部小手机可以满足多方面的文化娱乐甚至社会需求,已经成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工具。

“有一本小说叫《装在套子里的人》,那我大概就是那个粘手机的人了。”对于80后刘伟来说,这句话生动地描述了他刷手机的频率,这不仅是工作的需要,也是生活的需要。

平时不离开手机,所以必须每5分钟检查一次,除非休息或者特别忙。玩手机的时候可能会看别人发的消息,也可能会玩游戏或者逛论坛。才过了两三个小时。

感兴趣的话题会延长这段时间:以前睡觉前看手机总结一天收到的信息,不小心点开了自己喜欢的文章,相关推荐层出不穷。放下手机的时候已经很清楚了。

“玩手机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种习惯。甚至在工作的时候也会断断续续的查看自己的帖子有没有被回复,网友们都说了些什么。看看朋友圈里有什么好玩的。”他认为这是一种放松的方式。

刘炜感叹,手机作为一种载体,与通讯、娱乐、社交等息息相关,“靠不住”。

为何会“成瘾”?

有时候刷手机可能是漫无目的的,但由此产生的放松和愉悦感很容易上瘾。

资料图:此前,西安街头出现一条专为“低头族”设计的通道,宽约一米,并注明“低头族专用通道”字样。中新社记者 张远 摄

数据地图:此前,在Xi安的街道上出现了一条专门为“低头族”设计的通道,宽约一米,标有“低头族专用通道”字样。中新社记者伯德照片

很多人大概也有类似的感受:看书或者写资料太无聊,几分钟后就会不自觉的飘到手机上,安慰自己:看手机休息一下。然后打开刷手机时停不下来的模式。

“快节奏的短视频让我注意力极度分散。只要没有必须参加的活动,我就忍不住看一眼手机,陷入‘没什么可看,没什么可看,不舒服’的怪圈。”有人这样描述。

国家统计局此前发布的202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年末上网人数为9.89亿,其中手机上网人数为9.86亿。

“人总需要和外界保持联系,怕错过工作信息和热点话题,在社交活动中成为局外人。刷手机缓解了这种焦虑,让我可以假装和周围的社会和人保持同频共振。”刘伟说。

手机随时随地提供铺天盖地的新闻和便捷的通讯条件。大数据根据人的喜好推荐各种文章。人们喜欢刷信息,放松情绪,但也不自觉地被困在“信息茧房”里。

结果手机成了消磨碎片时间的工具,时间在不经意间大量流逝。

危害有哪些?

“低头族”越来越普遍,似乎很难戒掉刷手机的习惯。除了缓解焦虑,还有网友总结原因:注意力不集中,过于紧张以至于

影,高科技将大多旅客变为手机“低头族”。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 资料图:铁路青岛站候车室内,玩手机的“低头族”随处可见。刷微博、聊微信、玩游戏、看电影,高科技将大多旅客变为手机“低头族”。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一个问题由此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这是否算是“手机依赖”?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主治医师金金分析,依赖是一种成瘾行为,严格来说,成瘾行为的界定需要符合诊断学标准:渴求、生理和心理依赖、量和时长超量、戒断症状。

  但目前人们常说的“手机依赖”,一般是焦虑、无聊等情绪之下而出现的逃避行为,也是一种“信息成瘾”,手机可以迅速提供人们所需要的各种信息,人类追求即刻满足也是一种本能。

  “包括手机在内的社交媒体依赖,确实对我们的生活工作产生了很大影响。但得分清‘度’:如果不严重,它可能只是一种生活方式。”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彭凯平解释。

  从心理学角度而言,有专家认为,包括手机、人工智能在内,过度使用现代电子科技开始对人的正常生活工作产生一些伤害,比如影响睡眠、人际关系等等。

  “例如,若长时间困在信息茧房中,同时与现实世界的接触减少,玩手机过多的人,认知能力容易下降。”他说,一些年轻人存在“信息错失焦虑”,也会不断同过手机搜寻最新信息,然而,过度的信息,却容易造成信息负荷超载,得不偿失。

  真实的生活更精彩

  “手机依赖”的现象存在于不同年龄段的人群中。有人去虚拟世界寻找存在感与成就感,“看微博点个赞,像是批奏折‘已阅’”;有人则去寻求情感寄托,通过手机满足社交需求。

资料图:此前,上面写着“放下手机、多留点时间、给家人和春天”字样的“超大手机”出现在南京街头,在这个智能手机普及、人们对手机的依赖性越来越强的时代,友情提醒“低头族”手机控们,适当远离手机,回归自然生活。中新社发 泱波 摄 资料图:此前,上面写着“放下手机、多留点时间、给家人和春天”字样的“超大手机”出现在南京街头,在这个智能手机普及、人们对手机的依赖性越来越强的时代,友情提醒“低头族”手机控们,适当远离手机,回归自然生活。中新社发 泱波 摄

  “戒掉‘手机依赖’,传统的是物理方法,包括自律和他律。比如在家里,家长可以规定孩子使用手机的时长,自己也可以规定每天玩手机的时间,自觉遵守。”彭凯平认为。

  具体到心理学,则需要解决产生依赖情感的根本问题。手机丰富且不断更新的信息,能够持续为使用者提供超出预期的刺激与悬念,从而令人产生依赖。

  如果刷手机是为了放松,那么可以采取运动、跑步等其他能给人们带来愉悦感的活动方式,用积极体验来代替“手机依赖”。

  “加强与朋友、亲人现实中的社交联系,寻找共同兴趣、价值观以及追求共同的目标和理想,挖掘满足社交需要的其他方法,而不是仅仅依靠手机联系。”他说。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声色之娱可以在短时间内带来感官刺激,但也容易令人迷失自我。手机只是工具,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主要取决于使用者。

  当从手机营造的虚幻世界走出来,你会发现,真实的生活才更加精彩。(刘维为化名)(完)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