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线上知识付费潮流中的青年:因兴趣或危机感学习


时间:2021-03-10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去寻找消费与求知的平衡点

——线上知识付费潮流中的青年人

走进地铁,戴上耳机,90后青年将开启英语学习应用。在购买了800个“字数限制”后,他开始了一天的学习。他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毕业生。他在准备留学期间,买了网上课程,下载了笔记软件,开了一个知识网站的会员,交了五六次网上讲座的费用。

在韩曙的手机上,为学习而下载的应用占据了整个屏幕。只是网上的课。他的花费已经超过5000元和——。“为知识付出是值得的。”这个想法并不是他独有的,而是逐渐成为青年群体的共识。据艾传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中国知识支付行业的市场规模迅速扩大,2020年达到392亿元,预计到2021年达到675亿元。

网上订购,虚拟产品,随时随地的消费,这些看似简单的变化背后,是多种因素作用于年轻人而引起的深刻变化。

1.需求:为实用、有趣味的知识服务买单

在搜索框中输入“公务员考试”,按回车键。迎接你的是一堆五颜六色、难以区分的广告。在某市委组织部工作过的90后公务员周莉说:“所以你明白我为什么选择花钱去上课了?现在信息眼花缭乱,鉴定筛选成本太高,不得不集中精力备考。”

周莉的“付费讲座”是指付费参加在线体验讲座和购买课程。交钱后,有经验的老师,学长学姐通常会分享准备事项,技巧,面试策略。讲座和课程通常在介绍中列出大纲,为消费者提供不同需求的选择。

如何选择?周莉在“粉笔”应用程序上购买的课程是她消费偏好的缩影。——《常识高分专题教程》《突破70分新手专题训练营》背诵方法、解题技巧、模板分享,像一本详细的手册,听完就能上手,上手就能解决问题。“实用性是最重要的。我不太看重讲师的背景。我关心课程提供的信息是否足够全面,内容是否有针对性,是否能解决我目前的问题。”她说。

周莉不是一个例子。其实很多年轻人都被杂七杂八的信息困扰着。企鹅智库的研究《知识付费经济报告:多少中国网民愿意花钱买经验?》指出,在信息过度、信息接收超负荷的时代,很难快速获取有价值的信息,成为新的痛点。

媒体人阿古(音译)已经在“多邻国”项目上学习法语300多天了。在谈到坚持学习的秘籍时,她承认软件精致、有趣、个性化。“它会先通过一个小测试来衡量我目前的水平,并根据我的学习时间来帮我制定学习计划。每天的学习都被设计成一个障碍。”在Agu显示的界面中,最上面是学习进度,中间的问题几乎都是填空题。他们不需要长时间阅读,也不需要复杂的思维。每当你做对一个问题,可爱的音效就响起来,下面就弹出赞。“很好!”“厉害!”“更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个孩子一样被人对待。有人帮我画重点。有人帮我解决问题。我只需要做简单的回忆,得到积极的反馈。”按照Agu的说法,严格来说,这不是学习,而是付费后获得的知识服务。

学者陆春田在文章《知识付费:特征、成因与影响》中指出:“第三次工业革命后,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化,技术创新的复杂性和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使得知识生产者越来越难以采用独立劳动和个性化的生产方式,知识产品的生产方式也变成了工业生产方式。”在这种背景下,消费需求成为产品生产者的基本取向,无论是系统的信息整理还是有趣的知识服务,都有人愿意为此买单。

2.价值:竞争中追求理想自我

如今,随着社会竞争的日益激烈,许多年轻人承受着强烈的危机感,“知识渴求焦虑”已经成为这一代人的集体特征。

公考上岸后,周莉没有停止学习。她买了微信阅读应用的付费无限卡,在她的虚拟书架上放了几本介绍世界形势和时事热点的书。“不敢停!”周莉说:“工作后,我发现我不知道更多的事情。不学,可能会落后。”她坦然地说:“我刚完成从大学生到专业人士的过渡,有时候会觉得很迷茫很迷茫。有时候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继续学生时代的习惯,先看书学习。这可能没什么用,但至少它保持了一种积极的状态,让我可以控制自己的生活,让我相信自己是一个积极进取的人。”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博士生迟敬民以法国哲学家福柯的“自我创业”为分析框架,深入探究了年轻一代消费行为背后的社会文化意蕴。文章指出,劳动者不仅是人力资本的所有者,也是劳动产品的生产者,他的人力资本是带来收入的机器。当制度环境强调市场的调节作用时,个人被迫为自己承担更多的责任,通过各种努力提高自己的市场竞争力。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所服务贸易研究所研究员高更直接地指出了现实问题:当前社会发展日新月异,年轻人的生存压力倍增。在一个充满竞争和挑战的社会环境中,“自我企业家”需要不断地给自己充电,以提高自己的人力资本,保持竞争力。

事实上,周莉对报酬的要求并不仅限于她的工作。她订阅的很多课程,买的很多书都可以归入艺术类,比如电影,历史,文学,甚至动漫技能教学。她会在朋友圈晒自己的手绘作品,分享书评。在她眼里,这些纯粹实用的知识会让她平静下来,而为它们买单的意义在于,她可以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拓展自己

己的视野,了解全新的知识领域。“是兴趣使然,也有一点私心吧。毕竟现在社会发展迅速,我希望自己有更多的技能,万一哪天我的本职工作进展不顺利,我还能有别的选择。”李舟说。

  3.成长:购买是消费的结束,却是学习的开始

  2021年1月13日,知乎创始人、CEO周源在2021新知青年大会上公布付费业务增长数据,知乎月活跃付费用户数已超250万,包括音视频课程、电子书等在内的付费内容总数超300万。知乎的活跃用户中,18—35岁的青年占比约75%。基于知识需求的线上消费,正在成为青年知识分子中一种广泛应用的信息交互模式。

  书涵回忆起自己曾经付费参与的英语精读训练营,每日学习结束后,应用程序会跳出打卡分享链接,坚持打卡分享会有奖励。“我记得有一段时间,朋友圈滑下去,全都是大家的打卡链接,写着已经坚持学习多少天,这对其他人其实也是一种压力。”即使是现在,散播焦虑的宣传语也随处可见,它们要么利用暗示——“通过消费,你可以成为你想成为的样子”,要么运用同辈压力——“你的同龄人都在学”,不断刺激消费者的购买心理。消费主义的浪潮打过来,缺乏社会经验的年轻人常常无处藏身。

  也有不少青年冷眼旁观。在豆瓣网,“抠门女性联合会”“抠门男性联合会”“不要买消费主义逆行者”“丧心病狂攒钱小组”等小组已经聚集了超过百万的年轻人,他们在社群中交流产品的性价比,相互推荐知识产品,交流省钱技巧。

  购买是消费的结束,却是学习的开始。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市场流通与消费研究室主任依绍华指出,一些消费者购买知识产品后实际利用率不高,有可能是冲动、盲目购买,也有可能是实际需要与所购知识产品不符。高宝华认为:“与实体产品不同,知识产品具有主观性,购买后需要消费者的参与才能完成消费全过程。如何衡量商家提供的产品质量,还需要有关部门制定相应的监管标准,消费者也可以通过点评、打分等方式给予消费反馈。”

  对于青年消费者来说,“为知识付费”不能与“进取”“渊博”画等号,金钱也从来不是知识真正有效的过滤器。正如豆瓣网友“不过期的糖”在小组留言中所说:“人可以借用物质来表现自我,而不是让物质决定自我。重要的从来不是我们消费什么,而是我们为了什么而消费。”

  (曹雅楠 本报记者 刘坤)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