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从一支《唐宫夜宴》窥见大唐时尚密码


时间:2021-03-15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今年春节,河南春晚的一个《唐宫夜宴》舞蹈,让一群“唐朝胖妹”成功“出道”,粉圈无数,“大唐第一女团”的称号得以充分发挥。《唐宫夜宴》灵感来自唐俑。节目最大限度地还原了唐三色乐舞俑的真实形态,包括妆容、服饰、仪态、道具,让大家体会到了唐俑的古老魅力。

每个时代对美的理解都不一样,各种时尚层出不穷,唐俑对这种时代时尚有着生动的诠释。想知道唐朝的时尚码?去吧,和小姐姐们一起去。

  “以胖为美”是人们对唐朝最大的误会

舞者对身材的要求很高,但《唐宫夜宴》的创作团队却为“如何自然发胖”而头疼。最后,团队选择了把医用脱脂棉球放在嘴里,让演员的脸完美“胖”,用海绵假体衣让身体“胖”。于是,我们看到了一群“胖胖可爱”的唐姑娘,穿着宽大飘逸的唐三彩纱衣,笑靥如花,仿佛从古画中走出来,展现出别样的韵味。

如今,人们在谈论唐朝的美学时,总是想到“以胖为美”,以至于“胖”成了唐朝的象征符号之一。那些长期被减肥困扰的女生,只恨自己不是唐朝出生的。

说到唐代的“胖”,有一个通俗的名词叫“肥绕环,瘦绕燕”。也有人认为,正是因为“胖”杨贵妃受到唐玄宗的青睐,才影响了唐代对美的追求。

但实际上,在唐代官方史料和唐代文学作品中,并没有对杨贵妃“胖”的描述。五代宋编的《新唐书》、《旧唐书》年杨贵妃传,只用“貌美”、“资质丰富”等模糊词语来描述。这里的“丰”字可以理解为丰满,而不是肥胖。杜甫《丽人行》形容杨贵妃“肤柔细,骨匀称”。在李德裕《柳氏旧闻》中,宠爱杨贵妃的唐玄宗为王子选择了一位公主,并要求高力士“挑选天下五位身材修长的白衣女子,送给王子”。瘦,长,白,三个标准,无论哪一个都离胖不远。再者,杨贵妃也是个擅长唱歌跳舞的女人,所以不算肥胖。

如果仔细考察唐女俑的出土图像,就会发现以瘦为特征的唐人俑普遍存在,尤其是初唐时期,瘦型几乎是所有陶俑的特征;至于杨贵妃塑造的富贵形象,杨贵妃说:“这个锅我不背。事实上,在杨贵妃出生之前,女性俑中就充满了丰富的形象。

唐代女性俑的造型可分为五种类型,即僵硬瘦型、修长匀称型、丰满圆润型、臃肿粗型和病态细腻型。初唐时期,第一类刚瘦的女性俑主要来自汉高祖到高宗,反映了初唐时期瘦的审美取向。其实在唐代以前,女性以瘦美为主,汉代的瘦瘦风格在魏晋时期依然盛行,一直延续到隋末唐初。贞观十四年《步辇图》年,几位为唐太宗抬辇举扇的宫女被刻画得极其纤细苗条,从绘画的角度反映了当时女性体态的审美取向。

第二类对称细长的女性俑主要出现在高宗早期到玄宗早期,尤其是高宗中后期到武侯时期。这个时期是唐文化最初的发展时期。与初唐相比,女性审美发生了一些变化。没有僵硬的软弱无力感,大部分比例匀称,给人清新干练的感觉。

第三种类型的圆形珠珠和优雅的外观是更常见的时期,从武侯统治到唐玄宗的繁荣的新世纪,即繁荣的唐朝。女性俑的形象大多呈现出一种丰满圆润却又浑厚灵动的美。这正是唐代给人以“以肥为美”错觉的原因。然而,即使在繁荣的唐朝,脂肪也不是审美标准,

粗壮臃肿的女俑主要集中在安史之乱至戴宗时期,即8世纪中后期。随着唐朝国力的衰落,那种自信和气息不复存在。当唐朝继续繁荣时,就变成了一种沉重甚至臃肿的趋势。有的女俑能看出一种大腹便便的感觉,美感和艺术价值都不如唐朝。

8世纪末至9世纪中叶出现了精致病态的女性俑,数量相对较少。这一时期社会由包容转向涵养,审美也趋于返瘦。

时尚圈有句话叫——时尚是“圈”。延续了近三百年的唐朝,不同时期的审美标准不同,不能简单概括为“以胖为美”,而是经历了从魏晋以来的枭雄之风到盛唐之美的过渡,再到安史之乱后的由丰满到消瘦的回归。

  撞色、碎花、波点元素齐出 “男友风”早就流行

如果你熟悉唐朝的文化,一定要一眼认出来。《旧唐书外戚传》中演员的服装配色不是唐三彩最经典的配色吗?唐三彩主要是黄、绿、棕,还有蓝、黑等釉色。绿色和黄色是主色,两者的渐变是调和色。演员穿起来华丽不俗气,充满高级感。

唐代女俑的服饰主要有三种风格:一种是前胸裙,另一种是胡服,第三种是男装。在舞台上,演员们穿着唐朝非常流行的双排扣Ku裙。唐代的服装款式多种多样,有圆领、方领、直领、斜领、鸡心领、各种翻领(和现在海军的有些相似)。

虽然这种时尚在整个唐朝都很流行,但从不同时期陶俑服饰的微妙变化可以看出,初唐、盛唐和中晚唐之间存在明显的服饰差异。唐初延续前朝的服饰风格,妇女流行穿横领、窄袖、胸腰长裙,肩上披丝绸(类似现在的披肩)。陕西礼泉昭陵郑人台墓出土的彩绘女骑乘俑,身穿乳白色毛衣,半袖饰红色花纹,长裙淡黄色条纹。这件衣服是流行的“小清新”风,加上她时髦的“渔夫帽”,走了

在大街上想必一定是吸睛无数的。

  到了盛唐时期,随着经济快速繁荣,女性的生活变得悠闲散漫,所以袖口变得日益宽大,大有如今拖地礼服的气势,以至于《新唐书·志十四》中记载官方有规定“妇人裙不过五幅,曳地不过三寸,襦袖不过一尺五寸”。这个时期不仅裙子越穿越大,领口款式也发生了变化,出现开得很低的袒领。如方干《赠美人》:“粉胸半掩疑晴雪”,欧阳询《南乡子》:“二八花钿,胸前如雪脸如花”,“半胸酥嫩白云绕”等诗句,描写的都是此种装束。这是中国古代最大胆的装束,充分反映了唐代的开放及自由。

  不过,如果你把袒胸和唐代女性流行装画个等号,那就太片面了。其实,袒胸的风尚到了安史之乱后期就慢慢消歇了。中晚唐时期整体女性着装风格慵懒闲散,束裙位置降至胸部以下,并且露出作为内衣的抹胸,外罩宽大的纱縠(一种质地轻薄纤细透亮、表面有皱纹的纱)。

  唐代裙的色彩也很丰富,以大红色为多,处处透着自信和大气的盛唐女性将色彩美学玩到了极致,艳丽的撞色搭配美得不像话,而且这些配色现在穿也一点不过时。比如这个犹如超模定点造型的三彩釉女俑,蓝绿相近冷色搭配,一条黄色披肩直接点亮全身造型,极有韵味。高腰线这种时尚秘密也被她掌握,直接将腰线拉到胸口,什么“胸以下全是腿”都弱爆了,因为人家追求的“头以下都是腿”的视觉效果。

  类似的还有这个戴帷帽骑马女俑,橙色的短袖加上薄荷绿的长袖内搭,两种颜色碰撞清新又明媚,下穿条纹长裙,显瘦又有气场,加上带薄纱的高顶帽,显得高贵而神秘。这种帽子叫帷帽,男女皆可戴,女用帷帽还会在网帘上加饰珠翠,美貌发挥空间非常大。帷帽在唐朝非常流行,到武则天时,不论宫女还是民妇,骑马外出多戴帷帽,《旧唐书·舆服志》里记载称“帷帽大行,幂(罒离)渐息”。唐高宗认为这样有伤风化,还曾下敕禁止。后来到了唐玄宗时期又重新流行了起来,一直沿用到明代,时尚生命力不是一般的强。

  对于追求新意的唐代姑娘们来说,光玩纯色搭配显然不够,陶俑们都非常敢穿,什么“三色原则”根本不存在的,把颜料板穿上身又怎样?虽然色彩多了点,但因为遵循同色系渐进原则,搭配出来却很和谐。不仅配色大胆,波点、条纹、碎花……时髦的元素也一个都不能放过。

  唐朝实行兼容并蓄的开放政策,皇族本身也具有少数民族血缘,所以胡人的生活习惯和穿衣打扮在中原地区被效仿,正如唐代元稹在《法曲》中所描写:“女为胡妇学胡妆,伎进胡音务胡乐……胡骑与胡装,五十年来竞纷泊。”现在出土的大量陶俑中,头戴浑脱帽、窄袖紧身、腰系革带、脚穿胡靴的女性形象,就是唐代女性崇尚胡服的真实写照。中唐以后,胡服风气逐渐消解,传统的宽袍大袖长裙又盛行开来。

  现代女性穿衣的“男友风”,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就曾流行过。初唐、盛唐墓葬中大量出土穿男装的女俑,她们笑容自信,酷感十足。穿男装无论在宫廷或贵族女性还是市井百姓都有出现,《中华古今注》中记载:“至天宝年中士人之妻著丈靴、衫、帽,内外一体也。”女穿男装,一部分源于当时社会自由、开放、崇尚个性的风气,而且唐代女性可并非“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深居闺中,她们打球、骑马、射猎、郊游,生活丰富多彩,像打马球这样的运动,繁复的长裙自然是不方便的。不过这种时尚流行时间并不长,安史之乱以后至晚唐便不再见。

  发量不够假发凑 “丸子头”有多种扎法

  说完了演员们的服装,再来看看她们的妆容和头饰。《唐宫夜宴》中的发型为改良版的惊鸿髻。所谓惊鸿髻,又叫惊鹄髻,是将头发拢至头顶,分两股绾成鸟展翅欲飞的样子。马缟《中华古今注》记载称“魏宫人好画长眉毛,令作蛾眉、惊鹄髻”,可见惊鸿髻由魏文帝时期宫中少女创制,多展示女子的青春朝气蓬勃,在初唐至盛唐时期很受欢迎,如这位梳惊鸿髻的女俑,抿嘴带笑,看得出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

  从实物出土的唐代女性陶俑来看,她们的发型可以说丰富多彩,标新立异,让那些满脑子奇思异想的Tony老师们也自叹弗如。唐朝女子的发型有一百多种,比如双环望仙髻、单刀半翻髻、惊鸿髻、双螺髻、丫形髻、回鹘髻、峨髻、倭堕髻、乌蛮髻、抛家髻等。其中以高髻所占数量最多,有的发髻竟然能高出面部两倍以上,可以说相当夸张了。对于这种奢靡之风,唐文宗曾下令“禁高髻、险妆、去眉、开额”等,但并未能挡住唐代女性坚持“我的头发我做主”。高髻一直到晚唐时期仍颇为流行,晚唐元稹有诗“髻鬟峨峨高一尺,门前立地看春风”,陆龟蒙的《古态》诗中也说道“城中皆一尺,非妾髻鬟高”。

  别以为只有现代人有发量的困惑,古代人同样为此烦恼伤身。梳这类高髻需要发量多,很多人只好用填充假发的方法来解决。有的干脆做成脱戴很方便的假髻,称为“义髻”或者“假头”。贫穷人家的妇女无力购买假髻,遇到盛典只好向别人借用,名曰“借头”。原来,古人的发量也没有《簪花仕女图》中表现得这么“惊人”。

  在魏晋南北朝时妇女就用假髻装饰,到了唐代更是使用很广,就连倾国倾城的杨贵妃也会借助假发来增加美貌,据《新唐书·五行志一》记载,时人为之语曰:“义髻拖河里,黄裙逐水流。”

  有时候,古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你不得不服。他们还发明了一种没有头发的“假发”。新疆吐鲁番地区阿斯塔纳村古墓群,编号第二零六号张雄夫妇墓中,曾出土了两件薄木质胎底假发髻,其中有一款漆木制假发髻呈螺旋状,发丝精细匀称。此发髻是以麻布为衬里,把棕毛缠绕在麻布上,制成一个造型,再经过染色处理制作而成。还有一款外涂黑漆,并绘有细致的花纹,状如“半翻髻”,底部有一些小孔供插戴钗簪之用。这座墓出土的女俑头上髻式与此相同。

  唐朝对外交流广泛,回鹘髻就是从回鹘族妇女中传入中原的发式。安史之乱时,回鹘出兵帮唐朝平定安史之乱。之后,回鹘和唐朝之间的关系日益密切,生活方式也互相渗透,唐朝女子吸收了回鹘女子的发型样式,并加以改良。回鹘髻可分为单股或多股,在头上扎一个如拳头大小的髻,有的会再用红绢系上固定于头顶,有点升级版丸子头的意思,毕竟“高五六寸”。精致的唐代女子还会在发髻上根据自己的审美和喜好插上各种头饰,盘成自己喜欢的形状。可以说,在扎丸子头方面,唐朝姑娘们真正达到了“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境界。文/本报记者 陈品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