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香港话剧团《最后晚餐》将登北京舞台开启首轮巡演


时间:2021-03-15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新网北京3月15日电(记者应妮)4月1日至4日,由香港话剧团和趣味剧创作的普通话版《最后晚餐》将在天桥艺术中心中剧场上演,拉开该剧首轮巡演的第一站。

话剧《最后晚餐》粤语版资料剧照。香港话剧团供图

粤剧版《最后晚餐》。图片由香港话剧团提供

  最后晚餐,从不想“最后”

剧《最后晚餐》中的母子,从出现的那一刻起,就一心想死,因为他们的一生都是灰暗的,充满了背叛和凌辱。于的母亲第一次尝到了禁果,生下了儿子,却没有享受到丈夫的爱。相反,她一次又一次地被折磨。——算命先生说她儿子柯夫君让他儿子被丈夫打死;丈夫赌博,倾家荡产,甚至出卖自己祖传的财产,却只换来性病和毒打.而儿子,因为受到了虐待和暴力,得不到父母的爱,越来越渴望父母的爱,家人的温暖,女朋友和主人的亲情,但越是渴望,越是容易尝到得不到的绝望和悲哀。

受了那么多人生苦果,还能平静的死去吗?面对死亡,即使你对恶业的母子绝望,你也绝不会拒绝,否则你也不会再想着吃饭。想必,他们只是想被挽留,寻找一丝活下去的希望。所以,在一次交心的经历后,他们的内心有了松动:他们想把自己唯一的财富留给对方,想尽办法不让对方死去。

我不怕死,但我怕生。虽然《最后晚餐》用生活的细节和缓慢的母子对话向观众展示了生活的艰难,但它仍然通过母子之间的一点点爱和勉强建立了生活的勇气:坚持下去,永远找到解决办法;再努力一点,会有人帮你的。

导演刘守正。香港话剧团供图

刘守正导演。图片由香港话剧团提供

  关系疏离,却暗藏“鬼胎”

电影《你好,李焕英》让全国都知道,有一对母女关系叫李焕英和贾玲,谁向往酸哭。作为对李焕英的回报,贾玲想尽一切办法穿越时空,只为博木微笑,而李焕英对贾玲的期待只有一种幸福。观众羡慕李焕英或贾玲,这自然是现实中的母女或母子关系,不足以满足李焕英和贾玲。比如《最后晚餐》剧,母子隔阂——可以描述为母亲不认识儿子,儿子不认识母亲。

这个无能的母亲不知道儿子是怎么从小学二年级开始长大的;她不知道儿子换过四次工作,也不知道他做过什么工作。甚至,她也无法保护自己的儿子脱离亲生父亲的魔掌。而且这个儿子不太像儿子。他爱不理妈妈的话,回家吃饭等妈妈上菜放筷子;他从不为一分钱而尊敬母亲。当然,他不知道他妈妈为了开销和生存学会了做足底按摩.

虽然彼此都是陌生人,但都有自己的小计划。在她去世之前,她的母亲想把她祖父母的大部分剩余财产和她死后可能得到的保险金只留给她的儿子;听说儿子要烧炭自杀后坚决制止,希望儿子生气坚强;她给了儿子一份“绿胡萝卜骨汤”,并耐心地告诉儿子如何做出这种“妈妈的味道”.而儿子,不认识妈妈,可以从妈妈的变态叫声里出来吃东西。我立刻注意到客人手机上的“东西”,甚至他还拍了几张自己的照片,还存了所有的现金.

不是所有的母亲都是李焕英,也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是贾玲。但在大多数亲子关系中,不管分开多久,不管有多少矛盾,他们还是会对对方产生依恋和关爱。就像剧中妈妈说的“妈妈这样的时候,你觉得我很过瘾吗?”还有我儿子的话:“你死了我也会难过。你死了我开香槟?”

  晚来好饭,食之不易

红尘俗世,不是到处歌舞,也不是一直挣扎求生。但是,这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其实是并存于世界的,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是可能的。贫困、失业、家庭暴力、自杀.谁没遇到过?谁没迷茫过?那些出口在哪里,什么时候?人活着很正常,死亡却在一旁偷窥,求高人一等。

《最后晚餐》是一位生活在香港底层的母亲和孩子在烧炭前的最后一次晚餐对话,让观众有机会咀嚼和欣赏各种生活。

事实上,早在去年,该剧就计划在北京、上海、南京、广州等城市上演。但受疫情影响,香港导演刘守正无法如期通关,进入内地排练,不得不取消。好在去年下半年情况有所好转,重新进入《最后晚餐》阶段的计划再次提上日程。凭借之前的经验教训,主办方的趣味剧和港队提前做好了各种安排,使得导演刘守正终于在2月份登陆,开始隔离,顺利开始了《最后晚餐》的彩排。

现在彩排在即,为了弥补过去一年观众的遗憾,趣味剧又一次伸出了橄榄枝,邀请京、深、广、Xi、上海等城市的观众来分享这份精彩的剧餐。希望大家在这部杂戏里经历了生活的残酷和狠辣之后,还能笑一笑,勇敢一点,勇往直前。(结束)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