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崇高的精神境界 独特的艺术魅力


时间:2021-03-2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崇高的精神境界 独特的艺术魅力(品味红色经典)

长征题材作为新中国特别是革命史上艺术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产生了许多脍炙人口的红色经典,构成了新中国艺术史上的重要篇章。梳理和品味长征的美术经典,既是一次独特的“视觉长征”,也是一次深刻的精神洗礼。

强烈而高贵的精神表达

1938年,在上海“孤岛”作战的左翼文化人物阿英编辑出版了一本关于红军长征的画集《西行漫画》。第一版签名有误,阿英多方查询,但无法确认画的作者。直到1961年,驻印尼大使黄镇将军离职回国,看到画册后回忆,才证实这些画是他在长征时所作,成为世界四五百幅画中唯一的图像。在长征的红军中,像黄镇这样的宣传者以绘画的形式,用各种颜色的原纸,用壶灰和烟灰制成的墨水,收集缴获的铅笔刷,记录了这一史无前例的伟大长征。从此,更多的艺术家追随历史的脚步,继续书写丹青的使命。

1955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董陪同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组重走长征路,背着20多公斤的画具翻越雪山,穿越草原,历时半年。为了不错过任何难得的风景,他有时一边骑马一边画画;有时一手拿着干粮吃饭,一手拿着毛笔写生;有时我仍然在雨中画画.今天,从董在大渡河电缆桥下写生和眺望酷儿山的照片中,我仍能感受到环境的艰苦和画家的执着与勤奋。这一次,董又踏上了长征的征程,沿途画了250多幅速写。回到北京后,他举办了一个专门的素描展,开始酝酿油画《红军不怕远征难》的创作。当时担任助教的金见证了这幅画的创作过程:董很快完成了素描,但并没有开始创作。而是把几张纸钉在画室的墙上,每张纸上画着两三种不同油画颜色的色码。几天后,墙上只剩下一张纸。他说,你现在可以开始画画了!“我发现了画这幅画的色彩表现.以蓝色为基调,黑色勾线,然后指出象征胜利之光的橙色篝火。这幅画的主题是红军战士的肉体痛苦和精神力量,最艰难的物质生活和最大的乐观主义。”

《红军不怕远征难》作为董充满激情的作品,是一次成功的艺术探索。新中国需要一批这样宏伟的反映革命历程的制度。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中国革命博物馆和中国历史博物馆组织的四次大型革命历史创作直接推动了长征艺术创作的发展。激动的艺术家们创作了一批思想性和艺术性高度统一的优秀作品,如油画《李宗晋》《强夺泸定桥》、《爱中新》《红军过雪山》、《靳尚谊》《送别》、《中国画宗企祥》《巧渡金沙江》、《李可染》《六盘山》、版画《李华》《二万五千里长征过草地》、《王琦》010100等。五彩缤纷的长征画廊揭开了新中国革命历史题材艺术创作的新篇章。

“立体透明”的持续挖掘

沈尧伊先生40多年来一直以长征为主题。从1975年开始,他走了五次长征,根据他创作的需要有无数次的访问。他创作了许多以长征为主题的伟大油画,如《雪原峡谷》 《革命理想高于天》 《而今迈步从头越》,以及以《彝海结盟》为代表的漫画、插画、木刻等10余套,受到业界的广泛赞誉和读者的喜爱。沿着历史留下的印记,他收集了视觉元素的点点滴滴。在他坚持不懈的创作实践中,他不仅在长征题材创作领域取得了令人钦佩的成就,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而且成为长征影像资料研究的专家。

1993年,沈尧伊完成了926部大型连环画《走出泥沼》。这个历时6年的浩大工程,让他离长征更近了。后来致力于《地球的红飘带》单幅油画的创作。如何在肖像和情节之间找到共同的特征和平衡,使人平凡而不平凡,使事件平凡而不平凡,从而体现出一种朴素与崇高相结合的精神境界和审美价值,成为沈尧伊不懈探索的艺术目标。画面紧紧抓住了特定历史时刻不同人物的处境和性格。经过仔细的研究和意境,突出了他们丰富复杂的内心世界,展现了特定的历史风貌,显示了遵义会议“伟大转折”的意义。所有与会者都被纳入画面,整个会场充满了肃穆安静的气氛。画家将版画语言的特点融入油画技法中,在塑造人物、挖掘精神气质方面显示出独特的魅力。

坚持探索历史的丰富性和当代价值,不仅揭示了以沈尧伊为代表的前辈们的艺术态度,也揭示了长征题材艺术创作经久不衰的重要原因。翻开新中国美术史,可以看到何《地球的红飘带》、《遵义会议》、崔《水草地》等油画,刘文熙《三大主力会师》、《长征途中的贺龙与任弼时》等国画,程云贤等创作的红军长征纪念碑雕塑等。以开放、多样的视角和技术以多种方式呈现

不要忘记你的主动思维的艺术诠释

长征精神是激励中国人民前进的精神动力。新世纪以来,长征题材在“国家重大历史题材艺术创作工程”、“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等大型主题艺术创作活动中备受关注。艺术家对同一历史事件的个性化解读所体现的时代审美,成为长征主题不断被发现和表达的价值。

近年来,随着革命历史题材资源挖掘的深入,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向各个方向展示了长征路上的重大战役。比如张油画《奠基礼——欢庆直罗大捷》,视角几乎是从正面,固定的视界里包含了最开阔的场景和众多的人物,强化了“铁流”的进步感、力度和节奏。在人物的组织描写方面,

竭力通过人物的动态及与“铁流”相呼应的生动细节,深度挖掘彼时彼地人物的心理状态和情绪。相互救助搀扶的人物,组合成不同形状的团块,与浮桥的斜线构成了一种动感。

  邵亚川油画《四渡赤水出奇兵》聚焦普通红军战士,并运用象征的手法,以火把为灵魂,构思了这幅充满革命浪漫主义的诗意画作。在这个充满象征意味的画面中,一队红军战士手举火把,踏着舟桥鱼贯而行,火光映红了水和天,也照亮他们胜利的前程。画家像一位阅历丰富的导演一样,赋予画中指挥员、旗手、小号手、机枪手、饲养员、老战士等各色人物以符合身份的特征,精心把握画面的韵味和疏密关系,并使之产生一种节奏美。作品艺术地展现了“我”心中四渡赤水的场景,传递出创作者对红军战士的崇敬之情和精神赞颂。

  长征题材美术经典,作为民族精神的审美构建和国家记忆的史诗图像,使我们感受到艺术创作在记述历史中的独特作用和价值。深刻把握长征精神的丰富内涵,探寻当代中国革命历史题材美术创作独特的叙事特征和表达方式,将有助于创作更多“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红色题材美术佳作。

  (作者:许向群 为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出版社编审)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