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文艺
 

“活起来”的文物 每一件都这么好看


时间:2021-03-2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每一件“活的”文物都是如此美丽

阅读技巧

3月20日,国家文物局“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在四川成都召开。公布了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项重大考古发现,发现6个“祭祀坑”。出土了金绵菊碎片、大嘴铜像、跪像、象牙等500多件重要文物。

1986年,三星堆遗址“一号、二号祭祀坑”被发现,出土了许多前所未有的文物,如青铜神树、青铜人像、黄金面具、金棒等,揭示了与过去中原常见的古代文明大相径庭的青铜文化。“沉睡千年,醒来触目惊心”后来成为这一考古发现的专属描述。

如果说三星堆“苏醒”带来的震撼更多的是在专业领域,那么它的“再次苏醒”可谓是擦屏之火:万人观看直播,热搜变软,也带动了线上线下对文物背后的历史、文化、科技的关注。

35年后,三星堆再次苏醒。

三星堆不是第一个。从海岳侯墓的发掘到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火爆,从湖南高考第四名到考古系,再到创意节目《唐宫夜宴》的好评,冷门的文化工作越来越受到重视和讨论。

当文博走向公众,公众走向文博,说实话,那些“奇怪”和“可可爱”的古董很难不红。

一人考古 万人“监工”

从3月20日开始,三星堆考古发掘现场直播持续了4天。除了传统的电视形式外,直播也同时在互联网上进行,方便网友成为“云考古”团队成员,边看“开盲箱”边打开自己的大脑。

“jiojio好可爱”“保鲜膜迎接精彩瞬间”“3D打印抽取法惊艳”.在视频平台bilibili上,3号坑青铜大口尊准备的一段直播视频,积累了近千个弹幕。从考古学家的行动到文物相关背景知识的提取,网友们都参与了讨论。有人留下了这样的弹幕:一个人进行考古,一万人“监督工人”。

主要用户是90后bilibili,与文化界、文化圈关系很深。333,545年前,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在这里走红。此后,综艺《国家宝藏》和纪录片《如果文物会说话》相继推出。他们改变了以往文化节目的冷淡和严肃,从头到尾都带着烟火和人情味。

有音乐的三色骆驼俑是“汤潮乐队”,阿斯塔纳俑和文献是“吃瓜人”.在《如果国宝会说话》推出之初,它以不落俗套的文案和时而搞笑时而清新的画风赢得了众多观众的青睐。

近年来,让文物走下神坛“活下去”,是文物与大众接口的一种新态度。三星堆的《上信》,一部官方出品的融入四川话的电神曲《我怎么这么好看》,将文物手绘动画与发掘现场图片相结合,以说唱的形式呈现三星堆的历史和故事,一推出就热搜。春节期间,河南电视台春晚《唐宫夜宴》让原本只是乐舞人物的唐朝胖妞活生生的出现在当代人面前。由于好评如潮,整个晚会被重播了。

《如果国宝会说话》总导演徐欢在解释创作思路时说:“文物是文化物证,还是要看创作它的人和那个时代的人的生活、思想、情感。”时代不同,但中华民族的文明一直在延续,人们的感情和日常生活一脉相承。试图将历史文物带入普通人的生活,是让历史文化遗产焕发新光彩的第一步。

文物“上新”

  文博人也“上新”

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文物,考古学家在三星堆发掘现场穿戴防护服。在直播节目中,这些图形标语出现在“挖掘者”的防护服上

去年,湖南留守女孩钟因为高考文科第四名,决定报考北京大学考古系。有人认为学习这样一个没有“钱途”的专业浪费了分数,但更多的人认同小女孩对理想的追求。全世界的博物馆和考古机构都把她当成“群宠”,纷纷给她送礼包。

其实除了争议之外,人们已经“更新”了不少文化圈的90后学者,都是“老学究”。

徐丹阳,1995年出生,去年刚从北京大学考古与文化学院毕业。这一次,他是4号坑的“掘土熊”。从去年10月4日开始发掘,到今年1月中旬,确认发现一块象牙,考古速度一如既往的缓慢。用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于蕾的话说,很多考古学家可能一辈子都赶不上一项重要的发掘工作。

徐丹阳乐在其中。考古学专业除了提高他的多学科理论知识和实践能力外,在他看来,每挖一勺土都可能是对着古代文物的“四眼对面”,这真的很奇妙。

纪律的魅力不仅仅是专业人士能感受到的。三星堆发掘重启后,各大购书平台上“三星堆”、“考古”、“文物”等关键词搜索量飙升,广汉三星堆博物馆门票预订量也增加了十倍以上。不难看出,除了“看云”之外,很多人还想了解更多的相关历史文化和文化文化产业。也可以想象,每一次热潮都会吸引一批人走近文博,对它产生兴趣,甚至激发相关的职业理想。

三星堆再次发掘,集结了全国34个科研单位。于蕾说,今天的考古学需要多学科人才的共同努力。也许十年或二十年后,有人参与考古发掘

年轻人就是现在彻夜研究三星堆文明的孩子。

  板凳看着热 坐着还是冷

  从2019年考古人员发现三星堆3号坑的存在到现在,6个坑中只有3个清理到文物层的第一层,其余3个还在清理填土的过程中。据雷雨介绍,这是因为此次发掘做了长时间的准备工作。

  发掘现场配备文物应急实验室,搭建保护大棚,棚内每个“祭祀坑”再单独罩上恒温恒湿的考古工作仓。此外,每个坑内的填土也都作为文物进行了采集。“这种立体全面的考古意味着工作量翻倍翻倍再翻倍。”雷雨说。

  当然,这同样也意味着考古界现在“不差钱”,“放在过去,土还没挖完经费就没了。” 对比1986年时抢救性发掘的影像资料,雷雨十分感慨。在他看来,能够全面、科学地从事发掘工作,是考古人遇上了黄金时代,而由此获得的考古成果,“对民族自豪感的激发有极大的促进作用”。而这也是我国文博业越来越受到人们关注的重要原因之一。

  三星堆热带动考古热、文化热的同时,争议也随之而来。在考古现场的直播中,有媒体连线了《盗墓笔记》系列小说作者“南派三叔”,这一举动引起了包括专业人士在内的不少人的不解:考古与盗墓天生不相容,这样的连线是否不太合时宜?

  “南派三叔”也许是不小心躺枪,但这样的小插曲也是一个小提醒。早在几年前,海昏侯墓发掘项目领队杨军就曾说,考古走出“象牙塔”迈向公共考古范畴,这是当代考古学的使命,“但考古不能因此娱乐化,它的本质仍是科学研究”。

  从看着冷坐着也冷的板凳,到看着热坐着还是冷的板凳,在文博领域,不变的是要有耐心和匠心,让更多人明了这一点,或许才能为文博圈筛选出真正的“粉丝”。

罗筱晓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